第二百七十一章 义结金兰,如霜叫苦(1/2)

加入书签

  第二百七十一章义结金兰,如霜叫苦

  皇甫雷是亲眼看到星天战为白狐接了手指和脚趾,也是亲眼看到东方闻思跪在地上对着星天战说了一声又一声的谢谢,再到亲眼看着她扶着白狐缓缓离去。

  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或许,看到东方闻思对另一个人好,皇甫雷倒觉得有些嫉妒了。

  自己为他险些丧命,可他却为了别人不要命,所以自己才会这么愤怒,这么失望。

  “还是愁眉苦脸的,这可不像我三弟!”

  皇甫雷回过神来,看向说话之人,原本的悲愤却变成了委屈:“二哥,你来了!”

  “我都已经听说了!其实我也没想到,东方问会是曼陀罗宫的人!”皇甫云走去皇甫雷身边,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皇甫雷靠在亭柱上,一脸的愤怒中夹杂着一丝不甘:“算我皇甫雷瞎了眼,交错了朋友,亏我之前还舍命相救!”

  “三弟啊,其实你无需想的这么糟糕,东方问他心地善良,本来就不像是魔宫之人,连我都被骗过了,足以说明,要么他太会伪装,要么就是自然流露。或许,他真的只是想跟你交朋友呢?”

  “二哥,我好难过啊,我拿命去交换的朋友,怎么会是魔宫的人、我们的敌人呢?”

  皇甫云难得的叹了口气,缓缓说道:“有的时候,命运是逃不过的,就像我,我那么深爱的一个女人,却在我们成亲那天,刺杀我的父亲。爱上她之前,我也并不知道,她会是爹的仇人啊,所以呢,你也没必要这样郁闷,你跟他做朋友前,并不知道他是魔宫的人,就好比,他遇到你,跟你纠缠,也并不知道你是武林盟主的儿子啊!”

  “二哥,听你这么说,我倒是舒心了不少,可是……我唯一的朋友,就这样没了!”皇甫雷还是很失落。

  “你还会有很多朋友的!”

  “可我只想要一个东方问!”

  皇甫云笑着拍了拍皇甫雷的肩膀:“也许,是你把事想的太复杂了,真的是患难与共过,这份友,是不会就此割断的!”

  “好吧,我明白了,二哥!”

  “既然想通了,那就跟二哥出去走走吧!”

  皇甫雷点点头,随即起身,跟着皇甫云走出了星天战。

  金瑶刚换完药,正百无聊赖的肆意走动,路过这上等厢房东处的院中,听到里面传来一些喧闹声,便走了进去。

  原来是星沫苍月和星沫初雪在切磋,不过,那架势,倒更像是对决。他们的武功不相上下,让人看得眼花缭乱,却也精彩无比。

  “大哥,你也在啊!”金瑶看到金猛,便走了过去。

  “是啊,这两姐弟的鞭法,还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着实厉害!可他们一个内功略胜一筹,一个鞭法略胜一筹,这样一来,倒是更难以一较高低了!”

  金瑶随性的抱住双臂,说道:“可他们的招式都差不多,怎么能分出胜负?”

  金冲一边目不转睛的欣赏着星氏两姐弟的对决,一边说道:“我听皇甫雷说了,他们两个是双生子,除了一个男一个女,其他的都一模一样,能猜到对方的下一招也不足为奇!”

  正在这时,满月跑了过来,将金瑶拉到了一边:“二当家的,庄外有人找你哦!”

  “有人找我?谁啊?”

  “你出不就知道了!”

  “谁会来找我,除了桃花山庄的人,我又不认识谁!”一边往外走,还一边小声嘀咕着。

  金瑶来到门口,却现,站在门口的人竟然是文珠儿,便惊讶的说道:“是你?你不是段如霜的女人吗?来找我干什么!”

  文珠儿大笑起来:“谁是他的女人了,我爹是县令,他是捕快,说起来,他还得叫我一声小姐呢!”

  “哈哈,原来你是县令的女儿,看你的穿着打扮,倒是不像啊,更像是一位女剑客!”

  文珠儿昂起头,俏皮可爱:“本姑奶奶立志要当一个捕快,行侠仗义,跟女剑客也差不多啦!我这次来找你,是想跟你道谢的!”

  “没什么大不了的!”金瑶晃了晃包扎好的手,笑道,“都快好了!”

  文珠儿笑了笑,说道:“今天晌午,我在洛阳城最好的饭庄天享客栈定了一桌酒席,你可一定要来哦!”

  “喂,不用了吧!”

  “当然用啊,这可是我对你的答谢宴!”

  “喂,真的不用了,不过受了一点点的小伤,你别大惊小怪了,我也不需要你的答谢宴!”

  文珠儿对金瑶的好感又多了几分,她笑道:“别喂喂的,我有名字的,我叫文珠儿!”

  “文珠儿,不用这么麻烦了!反正我不会去的!”不过是举手之劳的搭救,没想到这个文珠儿还放在心上了,有意思!

  “好啦好啦,是女人就干脆点,说好了,你可得来哦!我走了,还得去巡街呢!”文珠儿一边说着,一边愈走愈远。

  金瑶笑着摇了摇头。这个文珠儿的性格,倒是跟我蛮像的嘛!不过看她跟段如霜倒是合得来,可我和段如霜,却是一见面就看对方不顺眼的死对头!

  晌午,金瑶一路打听,才终于到了天享客栈。

  她一边走进,一边抱怨道:“这个文珠儿,难道不知道我是第一次来到城里么?幸好这个天享客栈不难找!这里倒是挺不错的嘛!”

  “这里,金瑶!”文珠儿从一个隔间内探出半个身子,对着金瑶用力的挥了挥手。

  金瑶笑着走了过去,进去以后才现,酒桌上还有一个令她咬牙切齿的段如霜。

  “我就说嘛!文珠儿你才没这么好心第二百七十一章义结金兰,如霜叫苦

  请我吃饭呢!”金瑶虽然嘴上这样说,可是表还是笑若春风。

  文珠儿一边推金瑶坐下,一边说道:“哎呀,金瑶,别这么说嘛!我也是为了你们好啊,这一次请你们聚到一起,就是为了让你们和好!顺便做答谢宴嘛!”

  “什么,跟他和好?你没吃错药吧!”金瑶不可置信的说道。

  “金瑶,你听我说,我已经教育过段如霜了,让他别跟女孩子一般见识,你瞧,这会啊,他可是一句话都没说哦!”文珠儿笑着看向段如霜,冲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