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凶杀现场断定凶手(1/2)

加入书签

  段如霜点了点头,说道:“这江湖中放眼望去,用蛇做武器的人,恐怕只有水涟漪了。而张五妻子和孩子的伤口来看,凶手是用一把带有锯齿的剑,江湖中用剑的人居多,但是剑带锯齿的却不多,而曼陀罗宫的巫涅又是那为数不多使用带有锯齿的剑做武器的人!”

  “段如霜,你是说杀人的人,是曼陀罗宫的人吗?”文珠儿问道。

  “倒也只有曼陀罗宫的人能做出如此残忍之事了,不过眼下还没有明确的证据,或许另有其人,也或许就是曼陀罗宫所为,我们再去下一个现场看看,或许就会有答案了!”段如霜说道。

  很快他们又去了第二个凶杀现场。

  从院子进入里屋,只见有三个人坐在饭桌前,全身腐烂,看不出是男是女的模样了,只能从腐烂的尸身看得出是一个小孩和两个大人。

  一进去便是一股刺鼻的腐臭味,看到这腐烂的尸体,方俊不和文珠儿都忍不住干呕起来,谁都不敢再进去了。tqr1

  看到金瑶也在捂着嘴,似乎极不舒服,段如霜便低声道:“金瑶,你也跟珠儿他们出去吧!”

  “不行,我可是捕快,未来要面对各种各样的案子,我不可能每一次都躲到一边去,再说了,老娘什么场面没见过!”金瑶将手背到身后,故作镇定的说道。

  “别逞强!”段如霜柔声道。

  金瑶白了他一眼:“别废话!”

  段如霜无奈的勾了勾嘴角,同她一起走进了屋子。

  “看样子,他们是中了剧毒!”段如霜在几个腐烂的尸首周边观察了一番,说道。

  “你怎知是中毒?常理而言,中毒也不该是腐烂成这样啊!”金瑶疑惑的问道。

  段如霜说道:“从腐烂的尸体上来看,没有明显的伤痕,也不像是中了什么拳脚的招式,周围的地面也没有凌乱的脚印,唯一的解释,就是中了一闻就会中毒的毒!”

  “一闻就会中毒的毒?”

  “你看这饭菜一点没动过,足以说明不是饭菜里有毒,据我所知,这家人的老吴,是个地地道道的生意人,每天早出晚归的去各个地方的集市卖雕刻品,所以一家人每到这个时候就会做好饭,坐在饭桌前等他回来。门口放雕刻品的箱子都在,足以说明他刚回来,甚至还没走到饭桌前,凶手就出现了,将他抓走,瞬间施毒毒死他的家人,你看这个尸体身子不是正对饭桌,而是门口,就说明她刚要起身去迎接便中了毒又瘫坐下去了!”段如霜缓缓说道。

  “能让尸体在一夜之间便腐烂的不成人形,这种毒一定很厉害!”金瑶叹道,“还没听说什么毒可以做到,恐怕那妖妇练得千寻七镣也不足以令人一瞬间就毒发身亡吧!”

  “普天之下,只要闻到就会瞬间中毒而死的毒不多,多数是成粉末状,丸药状,或是熏香里附带的,就连圣荨香这种毒都要通过人的掌风才能送进体内,可见,用这毒的人首先就是百毒不侵的人!凶手至少有两个,一个将老吴束缚住,另一个才能如此快速的施毒,让任何人都来不及反应和挣扎!”

  “不会是唐门的人吧,唐门可是以毒闻名的,你想,唐门少主黎百应和他妻子焦红菱刚刚失去孩子,正是精神错乱之时,出来四处杀人也不是没有可能的!”金瑶说道。

  段如霜摇了摇头:“第一,他们就算想要报复杀人,为什么要把女人老人和小孩都杀了,只抓走年轻力壮的男人?第二,唐门的毒是很厉害,但是厉害到能在瞬间让人中毒而死的毒却没有过!”

  “那会是谁?”

  “江湖中用毒的人不多,用如此剧毒的人更是不多,魔宫白之宜算一个,但是她不可能亲自出来杀人,那么唯一有可能的便是双飞燕了!双飞燕就是练毒的,而且还是两个人形影不离!”

  金瑶觉得有道理,却又觉得不可思议:“你真觉得是曼陀罗宫的人干的?他们无缘无故,为什么要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段如霜也有些不解的摇了摇头:“暂且还不明确!你若觉得我下结论尚早,我们可以继续到下一个现场,再做定夺!”

  “好!”

  二人从屋子里缓缓走出,而文珠儿和方俊不正在院子中央小声交谈着,周围把守的官兵各个面色严峻。

  “段如霜,你刚刚的推理,就好像你在现场似得!”金瑶说道,心里对段如霜的佩服倒是又多了几分。

  “我们做捕快的,推理很重要,它将决定你的查案方向!”

  “就像你觉得是曼陀罗宫的人所为,此后你就会暗中查探曼陀罗宫人的动向?”

  “就算是吧!”

  金瑶叹了口气:“哎,段如霜,你不怕因此惹上曼陀罗宫吗?”

  “如果这些凶杀案与曼陀罗宫有关,就是龙潭虎穴,就是曼陀罗宫,也得不要命的往里闯啊!”

  金瑶听他这么一说,有些赌气似得说道:“那为何上次的窃玉案件,我要去抓飞贼夜月,你却阻止我呢?”

  “夜月这个人很危险,我是为你好!”

  “那曼陀罗宫与夜月相比,不是更加危险吗?段如霜,你惹不起曼陀罗宫的,还是交给八大门派吧,他们不是还要准备对抗曼陀罗宫吗?”

  段如霜沉声道:“金瑶,我是捕头,现在是百姓无辜惨死,不论凶手是普通人,还是曼陀罗宫的人,我都得抓!”

  “我看你是不要命了,与他们对抗不会有好结果的,我三弟金冲就是最好的例子!”金瑶吸了吸鼻子,缓了缓越发激动起来的情绪,说道,“如果这个屠杀案的凶手真是曼陀罗宫人所为,答应我,就把它交给皇甫盟主吧!”

  “你要抓夜月的时候,可是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生死,连他是不是白之宜的人都不在乎!你都可能做到将个人生死置之身外,到了我段如霜身上,难道就要退缩了吗?”

  “可最后我还是没有去抓夜月,你说只要找到了丢失的玉,抓不抓都不重要!那么,只要你断定了凶手是曼陀罗宫的人,就没有必要亲自去抓了不是吗?我可是听过江湖令,作案人若是江湖中人,就要交给盟主堂审理的!”金瑶说道。

  “我知道你关心我,可是上一次少女失踪案的凶手紫魄,他依旧活的逍遥自在,可那些少女却是无辜枉死,事关曼陀罗宫,交给盟主堂又有何用?”段如霜提到紫魄抓走那些少女的事情,心里一阵不快,案子是破了,可是凶手却无法捉拿归案,也无法给那些失踪少女的家人一个交代。

  金瑶说道:“交给你就能抓捕他归案了吗?你想一想,盟主堂有八大门派,都无法与之抗衡,就凭你一人之力,加上一个小小的衙门就能抓捕紫魄、抓捕那些魔宫凶手了吗?”

  段如霜耸了耸肩:“我们没有必要争论下去了,等我确定了凶手,会与盟主合作的!”

  说完,便大步的走出了院子,文珠儿见状,走到金瑶身边,问道:“段如霜他怎么了?”

  金瑶无奈的摇了摇头:“没吃药!”便大步的跟了上去。

  文珠儿顿感莫名其妙,也跟了上去。

  第三个凶杀现场,屋里屋外空无一人,只有地面上有一大块白色痕迹,但是旁边也有些血迹,由此可见,这里发生过打斗。

  段如霜看这块白色痕迹看了很久,在众人都忍不住要讲话的时候,才缓缓说道:“这块白色痕迹,是一个人!”

  方俊不惊讶的叹道:“怎么可能是一个人呢?”

  “这些白色痕迹的大小刚好是一个人的大小,仔细闻一闻,这其中的味道,像极了化尸水!”段如霜说道。

  “化尸水?那又是什么?”文珠儿问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