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百口求情答应同盟(1/2)

加入书签

  “不要!”武月贞哭喊道,“云儿,你不能答应她!”

  皇甫青天看向焦红菱的目光终于从冷漠中透出了一丝杀机:“焦红菱,你不觉得你的要求太过分了吗?”

  “过分?我的孩子死了,我要报仇,又是否过分呢?”

  “爹,娘,你们都不要再说了,我既然答应了,就不会反悔的!”皇甫云说道,“夫人,若我自宫后,你和黎少主,要答应云某,还像唐麟少主在位时,一样拥护和听从我爹的话!”

  “好!”焦红菱冷声道。

  凤绫罗无力的松开了手中的铁锁链,而李叶苏也就此倒在了地上,喘的愈发厉害。

  “皇甫云,不可以,你不可以这么做!”凤绫罗无力的说道,心里却是难受无比,她真的想不到,皇甫云为了自己,竟可以做到这般。

  同样悲痛欲绝的还有紫风月,她也没有想到,皇甫云可以为了凤绫罗,竟然连男人的尊严都不要了。

  这时,飞盾已经眼疾手快的将李叶苏从凤绫罗脚下带到了皇甫青天的身边。

  “叶苏!”皇甫青天急声道,“快给夫人服药!”

  庄儿自是随身携带着治疗李叶苏哮病的药,喂她服下后,李叶苏咳了几下,刚叫了声:“老爷!”便晕了过去。

  “飞盾,你送叶苏回桃庄!”

  “是!”飞盾便一把抱起李叶苏,将她送回桃花山庄去了。

  焦红菱将脚下的剑拾起丢到了皇甫云的脚下,而皇甫云把剑捡起,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从他苍白的嘴唇上便可以看出,其实皇甫云的心里,千百般不愿意,但为了凤绫罗,却又无可奈何。

  只见皇甫云缓缓地解开腰带,在众目睽睽之下准备承受莫大的耻辱,常欢已经握紧拳头,开始犹豫着要不要前去阻止。

  皇甫雷看到李叶苏被飞盾送回桃花山庄,危机已经解除,这才将全部的视线投送到皇甫云的身上,哭着喊道:“二哥,快住手,大哥,你去阻止二哥啊!”

  “夫君,去阻止吧,有很多种方式可以补偿,为何要用这种方式呢?”江圣雪也不忍心的说道。

  皇甫风看了看皇甫青天,却又没办法有所动作:爹,我明明从你眼中看到了杀机,可你为何不下命令让我前去阻止?若是您还不下命令,那风儿便真的不再顾忌后果的去阻止了!

  凤绫罗见皇甫云开始当众解开压带,大喊一声:“皇甫云!”可是还未赶到皇甫云的身边,便已有一人突然现身,将皇甫云手中的剑夺了去。

  凤绫罗急忙定住身形,似是松了口气,却看到那人时,眼中充满了惊讶:她是谁?

  “是贺无暇,武当掌门家的二小姐!”皇甫雷自是松了口气。

  常欢握紧的拳头终于松了开,这才发现已是满手冷汗。

  “真想不到,还真有人敢当众阻止,连姑父都无可奈何的场面!”武义德叹道。

  贺逐飞这才察觉到一直站在自己身旁的贺无暇已经不见了,又气又好笑的嘀咕着:“这个臭丫头,事关云二公子的事,连速度都比平时快了许多!”

  又是她,以前在盟主堂里议事的时候,也是这个贺姑娘第一个站出来支持皇甫云观点的人,闻且见到有人出来阻止皇甫云了,不知为何,心里竟松了口气。

  随后她粗犷而又豪爽的声音再次响起,却让有些愣住的皇甫云感到一丝温暖和感动,也不像第一次听她说话时那般刺耳了。

  “黎百应,焦红菱,你们闹够了吧!云二少是攻打曼陀罗宫必不可少的力量,断魂笑使从来都是笑着杀人,不管是好人坏人,该杀的不该杀的,凡是招惹到他的人就各安天命!可是如今,他为了凤绫罗可以连命都不要,还要被你们羞辱,想让云二少变太监,我贺无暇第一个不答应!盟主阻止不得,那是因为他不只是云二少的爹,还是武林盟主,大义灭亲又觉得冷血,可是要去阻止又要被你们说成包庇自个儿子儿媳妇了!既然大家都在犹豫要不要阻止,那就让我贺无暇来吧,反正我一个姑娘家,做错了事也可以求得大家多多担待!焦红菱,黎百应,你们知不知道,就凭云二少一个人,就可以灭你满门?更何况他还有七桃扇,他为了给你们的孩子偿命,竟可以做到如此,你们为何不得饶人处且饶人呢?”

  皇甫青天暗自叹道:当初还真是小看了这个小姑娘,别看其貌不扬,倒是有几分当年玉儿那般的豪爽劲!

  武月贞看到贺无暇阻止了皇甫云的动作,也不禁停止了哭泣,焦急的看着事情的发展。

  黎百应明显有些失了面子,心里却又痛苦万分,便有些犹豫的看向焦红菱。

  然而焦红菱听得贺无暇的这番话,愤怒不已:“死的是我的孩子,你们这些人尽说些风凉话,贺姑娘,你又懂得失去孩子的爹娘的痛苦?”

  “我不懂,但是,我明白一件事,若是我死了,我一定不希望我爹为我去报仇,因为,我爹报了仇,就意味着我爹结下了仇家,就会有人找我爹报仇,这样下去,谁都安宁不得,死去的我也不会好过,我只希望活着的人要快乐幸福下去,而不是为了一个死去的人耿耿于怀!虽然失去的时候很痛苦,可是,即便是报了仇,痛快了,可是,死去的人又能活过来吗?你们不照样还是活在失去孩子的痛苦之中?还要承受着其他人前来报仇的时刻警惕之中?依我看,不如就此放手,好好给你们的孩子建个灵堂,还能让有罪的人前去悔过,为你们做一些有用的事来补偿,总比再有人去死的强!”贺无暇说道。

  却让众人不禁感叹,这哪里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丫头能说出来的话?原本贺无暇是继金簪子百里嫣之后,第二个进入盟主堂的女子,便已经让众人敬佩不已了,如今又能说出这么一番看似天真其实是大彻大悟的人生道理,更让众人对她刮目相看了。

  “贺姑娘,如果今日,我的仇人不是云少侠和凤绫罗,而是魔宫的人,你还会这么说吗?”黎百应说道。

  贺无暇一时语塞,看了看皇甫云,嘴角咧开,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不会,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第一,因为我喜欢云二少,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所以,云二少要保住他心爱的人,我也要保住我心爱的人。第二,魔宫的人霍乱江湖,残害百姓,人人得而诛之,可是云二少和凤绫罗不一样,云二少是武林盟主的儿子,活下去,可以造福百姓,维持江湖秩序!而凤绫罗虽然是鬼再生,一个专门收人钱财为其杀人的杀手,可是她还没有像魔宫的人一样执迷不悟,就像她明明有机会杀掉桃庄二夫人的,可她一直都没有动手,她是鬼再生,她的武功想必一定很高,即便不是众人的对手,但她可以用她的琴像在唐门杀人时一样全身而退,可她没有就此逃走,说明,她放心不下云二少为她挡下这一切,她的心还没有冷的彻底,自然不能与魔宫的人相提并论!所以,我贵为正派人士,武当掌门贺逐飞的闺女,我有权利保住两条可以为江湖做事为百姓做事的正派之人的命!”贺无暇高声道。

  这一次,却轮到了黎百应和焦红菱开始无言以对了,虽然心里明明知道,自己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可是听了贺无暇的这一番话,却突然觉得,这两个人还真是杀不得。

  常欢低声道:“这个贺无暇,还真不是一般人啊!”

  武义德点点头:“是啊,多亏了她,我看这一次,云表哥算是逃过一劫了!”

  皇甫云说不出话,有些尴尬的站在那,他没想到,自己并不喜欢的贺无暇,竟然不是一个像她外表一样那么粗犷野蛮的女子,却是一个心思缜密懂得以大道压制小道的人,突然有些感动的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贺姑娘,你……”

  “衣冠不整的,赶紧把衣服系好,这里全是人,小心丢了脸面!”贺无暇故意低声道,但是奈何她的声音天生粗犷,叫众人一听,又不禁觉得这个贺无暇其实还是个可爱的姑娘。

  “阿弥陀佛,人既已死,再失一命,也不能换回什么,你只是换来一时的痛快,照样还要继续痛苦,你又害的别人又失去亲人而开始痛苦。贺施主说得对,为何不宽宏大量,饶恕罪过之人,让自己也得到救赎呢?放下之后,你才能走向新生,你和焦施主才能重新接受下一个孩子的降临,念你慈悲,我佛才会重新赐给你们一个富贵麟儿!”星印缓缓说道。

  就连得到高僧神仙一般的人物星印也都开了口,这让黎百应已经彻底的放下了报仇的心思,只是他看焦红菱仍旧握紧拳头,泪湿眼眶,又不禁心疼的将她抱在怀中:“红菱,星印大师都开了口,我们,就此收手吧!”

  焦红菱哭喊道:“可是失去孩子的是我们啊,为何他们全部都为杀人凶手求情,却没有一个人肯同情我们呢?好像做错事的是我们,是我们要无理取闹的去逼死无辜的人一样。”

  星印叹了口气,说道:“化干戈为玉帛,不一定非要以命抵命,我愿意为你们的孩子念超度经文三日,为他超度,转世投胎富贵一生!”

  见向来不管江湖事的星印都在开口请求,其他帮派的人便也都七嘴八舌的为皇甫云求起情来了。

  “星印大师,我和红菱,不报仇了!”黎百应沉声道,可是心里却觉得压抑无比,压得透不过气来。

  皇甫青天说道:“黎少主,焦夫人,我皇甫青天知道你们的心里倍受委屈,可是眼下我们都有共同的敌人,那就是魔宫!所以,我们正派人士用人之际,切不可互相残杀!我保证,等你们再次喜事临门,我会做你们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