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染指白莲采阳补阴(1/2)

加入书签

  这已经是水涟漪第三次来到琉璃密室,将没有心脏的尸体喂给关在那里的各种野兽做食物了。

  偌大的岩石旁,放置着数不清的笼子,还有十几只不知名的野兽被拴在下面干枯的池子中,将尸体丢进里面,便已被无数头野兽撕咬啃食。

  就在水涟漪转身离开的时候,她忽然听到一些细微的异常动静,与野兽之间的撕咬和争斗声不同。

  以往她就已经听到了这种声音,不过这一次,她的好奇心便驱使她进入了屏风后面的曼陀罗花花园。

  这是用岩石砌成的墙壁,深下九尺,都种满了巨大的黑色曼陀罗花,这片花的花毒比岩石峭壁上的曼陀罗花更加的毒,水涟漪想,若是往里扔进一只兔子,那兔子势必会在举手之间毒发身亡,这是连白之宜都很少会来的地方,除非会用到这片花里的花毒。

  毒花中央,隐约能看得到残破不堪的尸体,这一条腿,那一条胳膊,不仔细看,还真是分不清是人的残肢,还是动物的断臂。

  起初水涟漪以为那是喂给花的肥料,但是细细观察以后,便看到那些曼陀罗花,时而这个轻微颤动,时而那个轻微颤抖,就好像有野兽在这花海下面四处逃窜。

  而水涟漪腰间的黑蛇王似乎嗅到了危险的气息,一直立着身子吐着信子,如同水涟漪一样,都在紧绷着神经。

  看了半天,也不见任何异样,就在水涟漪刚要转身离开的时候,一匹灰色巨狼突然从花海下跳出,那张脸正对着水涟漪的脸,只见那匹狼的身体已经千疮百孔,鲜血淋漓,而它的本能令它决不放弃生的希望,即便跳出来的时候,前面挡着一个浑身散发着危险气息的女人,它也能够丝毫不理会自身伤势而用力的挥起了它的巨爪。

  不过水涟漪却没有任何动作,因为她知道,这匹狼所跳出的距离是不足以触碰到自己的,它会再次掉下去,一定会。

  但是水涟漪腰间的黑蛇可是耐不住性子了,它一下跳到了灰狼的头上,死死地缠住了它的脖子,却在下一秒,水涟漪惊呆了。

  因为就在那匹狼下坠的时候,突然从花海之中跳出一个红衣少女,身子轻盈可谓轻功较好,那少女满脸是血,已看不清本来面目,眼眶欲裂,像是她才是野兽一般的贪婪地盯着自己的猎物。

  满是鲜血但是依稀可见的白衣,头发凌乱,还从嘴中滴落鲜血,她的眼睛泛着红光,嗜血的红光,她一双纤纤玉手也已沾满鲜血,微微泛出红光,只一爪下去,那匹灰狼的身上便又多出了几道血痕。

  灰狼惨烈的嚎叫一声,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巨大花海中,倒像是美妙的音节。

  见状,水涟漪急声喊道:“回来!”

  缠住灰狼的黑蛇也意识到了危险,便迅速松开它的脖子,刚爬到一边,那匹狼便已坠落在曼陀罗花的花瓣上,正要滑落花心时,便被那少女一把拉住尾巴,直直的扯下,然后顺着它的脖子狠狠地咬了下去。

  如果黑蛇不及时的抽身,恐怕它现在也已经被那少女吸光了血,成为干尸一具,不过还没这么简单,从出现到抓住灰狼,从咬破脖颈到灰狼干瘪停止呼吸,不过是眨眼间的功夫。

  尔后,那匹狼的尸身被少女撕碎,喷溅到四处各地。

  这一幕令水涟漪咋舌不已。

  如果说,什么是魔鬼,这便是了。

  异样声响停止了,所有的风吹草动都化为了平静,少女静静地站在花海中央,黑色曼陀罗花的花瓣遮住了她大半个身子,她东张西望了一会,才喃喃自语道:“看来今天只有十个!”

  只见那少女飞身而起,脚尖踩到曼陀罗花的花瓣上,轻轻一点,便借力飞出了岩石墙外,刚好停驻在水涟漪的面前。

  却见那少女眼睛的颜色正在逐渐恢复正常,没有了凶残,水涟漪才分辨出这个少女究竟是谁,不禁更加惊诧,只见她的身子摇摇欲坠便要跌倒,水涟漪急忙扶住了她,她的瞳孔却又突然一闪,恢复了充满杀气的血红色,她吸了吸鼻子,嗅到了水涟漪身上的体香,眼中的嗜血便又贪婪了几分。

  刚要将嘴靠近水涟漪的脖子,水涟漪立刻察觉到异样,一把禁锢住东方闻思的手臂,将她的身子反转到自己的怀中,令她动弹不得:“小宫主,你到底在练什么邪功?”

  本就已经筋疲力尽的东方闻思这才恢复了理智,身子也颤抖起来,水涟漪刚一松开,她便瘫坐在地,失声痛哭起来。

  水涟漪不知如何安慰,又见东方闻思起身走到一座用白色大理石砌成的清池前,那清池呈圆柱形,向外扩张,中间一条甬道源源不断的喷溅清泉,东方闻思用双手捧起一捧清水,清洗了满是血迹的脸。

  然后便很疲倦的从水涟漪身边走过,可水涟漪却清清楚楚的在她的双眼中看到了绝望。

  “你真的是小宫主吗?你真的是东方闻思吗?”

  “水姨娘,我已经不是我了!”

  水涟漪叹道:“你不能再练下去了!我可以去向宫主求情!”

  “不必了,我不想连累水姨娘你!我要回房休息了,娘说不能让奶娘起疑心!每日用十几只的动物来修炼踏雪归来,直到我开始泯灭人性,对鲜血愈发的贪婪,等到我这双手想要切开任何皮肤,等到我这张嘴想要吸取任何鲜血,我便可以离开琉璃密室了!”

  很平静的说完这番话,东方闻思便离开了。

  可是水涟漪却久久不能平静,踏雪归来并没有自己的滴血涟漪可怕,但是却能让一个人活生生的变成一个吸血的怪物,这对单纯善良的东方闻思来说,才是一件最可怕的事。

  这一尘不染的小宫主终于还是被染指了,可水涟漪却又无能为力,最后,只得叹了口气,便也离开了琉璃密室。

  两双玉臂在白皙的脖颈间来回游移,轻轻地摩挲着,白之宜清楚的感知到,自己的皮肤越来越滑嫩了。

  靠在清凉的玉石盆边,她抬起脚,用脚尖调皮的踢开覆在水面上的一层又一层的黑色曼陀罗花花瓣,在看着那些花瓣聚到一起,黑压压的一片,却异常的美艳。

  “宫主,是我!”这时,门外响起了漆昙的声音。

  白之宜吩咐她进来,而自己也已经起身,随手披上了一件白色纱衣,但是肌肤若隐若现,何其曼妙。

  只见漆昙在前,身后跟着两个弟子押着一位容貌姣好的少年。

  “宫主,这便是纯阳之身的童子,这些人中,倒是有不少纯阳之身的童子,这段时日,我每日都会给宫主挑选出一个上等纯阳之身送往宫主房里,随着反噬的加重或减轻,可增多,或减少!”

  只见那少年面色红润,眼神迷离,白之宜便知一定是漆昙给他下了药,他才肯乖乖地听话,一点都不挣扎。

  白之宜点了点头:“剩下的便不用你再来教本宫主怎么做了!”

  “如果有何意外,请宫主及时通知我!”说完,漆昙便退出了白之宜的房间。

  巫涅抱着双臂靠在墙边,他浑身散发出的怒气令漆昙有那么一瞬间的惊讶,不过她没有阻止让他留在这里,只是和那两名弟子无声的离开了。

  而巫涅也只是斜着眼睛看了看门口,便将头垂下了去。

  那少年的目光没有焦距,但是身上已经开始不断地冒出细密的汗珠,白之宜拉起那少年的手,走到床边,轻轻得一推,那少年便倒在了床上,却是动也不动,只是胸膛间的起伏可以看出少年的身体开始出现了反应。

  随后她走去妆台前,拾起一朵娇巧的黑色曼陀罗,将这小巧精致的曼陀罗塞进了少年的嘴巴里,并在他耳畔喃喃道:“敢把它吐出来,我让你全尸都不留!”

  这靡靡之音在少年已经空洞的脑海中不断地回荡,冲击着他的理智,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