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温柔擦药,暧昧情愫(1/2)

加入书签

  第三十九章温柔擦药,暧昧愫

  “绫罗姑娘,你的脸没事吧?”房间中的凤樱花香味令皇甫云暂时忘记刚才的尴尬和不快,他坐在梳妆台前,把玩着一只女子的钗!

  凤绫罗将古琴小心翼翼的放在琴台上,拿出一条绣帕坐在铜镜前擦拭着自己的脸:“没事,幸亏紫风月只是打到我的脸,而不是砸了我的琴,想必紫风月也是觉得我会认为脸比琴重要!”

  “不会吧,绫罗姑娘,难道这琴,比你的脸还重要?”皇甫云满脸的惊讶,“虽然容貌并非要排在第一位,但是至少要排在古琴的前面吧,古琴被毁了,还可以再买一个,可是脸若被毁了,那岂不是……”

  “这古琴,乃是家母的遗物,固然重要,琴在人在,琴亡人亡!”

  皇甫云看着正在用药油擦脸的凤绫罗,她依然面无表,被打的半边脸颊已经肿了起来,虽然擦拭的小心翼翼,但是一定很疼,因为冷汗顺着凤绫罗的脸颊滑下,她却仍无半点表。

  皇甫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弱女子居然会说出这种带有血腥的江湖话,她一定是经历了什么生死离别,所以才会变得今天这样的冷漠,不解近任何人,也不让任何人靠近,正如大哥一样。

  凤绫罗半天没听到皇甫云的说话,便扭过头去看他,则对上了一双愣却好看的眸子:“皇甫公子在想什么?”

  皇甫云笑着摇了摇头:“在想你这样的美人,娘亲也一定是个大美人!”

  凤绫罗无奈的说道:“皇甫公子的嘴里,就没一句正经话吗?”

  “绫罗姑娘别生气,如果对你娘哪里不敬,还请海涵,我皇甫云向来对美女是直快语,你都已经美得不像话了,你娘岂不是仙女一般的美人了?”

  凤绫罗被他逗得不知该生气还是该开心:“皇甫公子,你就是靠这张嘴来取得女人的欢心吧!”

  皇甫云暧昧的一笑,凑近凤绫罗:“如果云某只靠一张嘴,只能让女人开心,但是要取得女人的欢心,还是得看床上功夫!”

  凤绫罗的手一抖,脸颊顿时红透,肿起来的脸更加血红,她有些慌张而又气急败坏的瞪向皇甫云:“皇甫公子,你再说些下三流的话,就不要再见绫罗了!”

  “好好好,我开玩笑的,你千万别当真,也别生气!”皇甫云急忙陪笑道。

  凤绫罗这才消了气。

  “对了,你以后就不要叫我皇甫公子了!”

  “那叫什么?”

  “你也可以跟着她们叫我云少!”

  “我不叫!”

  “哈哈,莫非是绫罗吃醋,不想跟着她们一起叫我云少?”

  凤绫罗又一次恼羞成怒的举起粉拳要打皇甫云,却被皇甫云一把握住,就见皇甫云的表从嬉笑变为认真:“你叫我云,我叫你绫罗,我们彼此叫对方的名字,好吗?”

  凤绫罗看着皇甫云的眼睛,她在他的眼中,找到了一种从不属于自己的真,在那双似笑非笑的目光里,她找到了一种让她诧异的绪,那是爱吗?还是戏弄呢?

  凤绫罗有些慌张的躲开皇甫云的目光:“我还是叫你云少吧,绫罗又不是公子的红颜,岂能太过亲昵!”

  “好,随你,你叫什么我都开心!”

  炽热温柔的目光,还有那双手的温度,凤绫罗只觉得慌张和惊讶:为什么当皇甫云叫我绫罗的时候,我会觉得害羞?为什么当皇甫云宠溺的随我叫他云少的时候,我会觉得开心?为什么当我与他对视时,我会想要逃避,心跳也不受控制的变快?不可以,不可以,凤绫罗,你要记住你的使命!你要让皇甫云爱上你,而不是你去爱上皇甫云,你要记住!

  凤绫罗将手从皇甫云手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