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重云自荐修炼玄音(1/2)

加入书签

  江池、龙泉和常欢准备返回江家堡,临行的前一天晚上,皇甫青天又命厨房的人多做了些饭菜,摆了几桌酒席,算作践行。

  “江大哥不多留些日子吗?”武月贞说道。

  “不了,我该回去准备修炼《玉碎之冥》了。而且,我也想念乐儿了!”江池笑道。

  “常乐姐姐真是好福气!”武月贞笑道。

  龙泉忍不住笑道:“夫人也是好福气,皇甫盟主与您相敬如宾,恩爱有加呢!”

  “哪的话!”武月贞脸红了大半,但是随即又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一下子,收留的伤患们也走了,你们也要回江家堡了,桃庄也不知何时能再像大家都在时那般热闹了!”

  “月贞妹子,皇甫兄,等到什么时候魔宫被铲除,江湖不再动荡,百姓回归平静,我们才能回到从前那般热闹的时候!”江池说道。

  “是啊,今夜便陪我多喝几杯吧,明日你离开后,又不知何时能在一起喝酒了!”皇甫青天叹道。

  而另一桌酒席上,坐着皇甫风、皇甫云等这些小辈。

  “以你的性子,怎么可能这么听江叔叔的话,让你回去就回去?你回去了,一品红该多孤单啊!”皇甫云打趣道。

  常欢却没同他说笑,表情极为严肃:“我留在这里会分心的,现在倒还好,可是一旦星前辈练好了烈焰丸,一旦服下,就要开始全身心的修炼,江家堡人少,清净,也没人会打扰我,是最适合修炼的地方了。”

  “那你可得防着点江流沙了,我看她要是知道了你在修炼《烈焰焚祭》,以她的性子,说不定会怎么嫉妒你呢!”皇甫云笑道。

  常欢有些不解:“此话怎讲?”

  皇甫云说道:“江流沙的武功不比你弱,野心却比你大得多,更何况,能与大哥一起并肩作战,可是她一直都想要的机会呢!”

  常欢冷笑了一声:“她是用剑的,我是用拳脚的,她就是想练,也心有余而力不足吧!”

  皇甫风沉声道:“她现在已经弃剑了,我在江家堡的那几日,她一直在与我切磋拳脚功夫!”

  皇甫云说道:“常欢,我大哥都这么说了,你还是小心点吧,别以为江家堡就是安全的!”

  “江流沙就是再嫉妒,还能把我杀了不成?更何况,这修炼者都已经定下来了,我可不担心这个!”

  江圣雪无奈的笑道:“就是啊,你们都把流沙表妹想成什么人了?我和常欢最了解,流沙表妹,她就是嘴硬心软的人!在大事上,她是不会添乱的!”

  显然常欢也是没有把江流沙放在心上的,皇甫云也自知没趣:“我就是闲说几句,你可别去江流沙那里告我的状!”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常欢挑眉笑道。

  “你……”皇甫云无奈的说道,“大不了帮你照顾一品红喽!”

  “你敢出现在他面前,我就添油加醋的告诉江流沙,你讲她的那些坏话!”

  看到皇甫云难得吃瘪,惹得江圣雪、皇甫雷等人都笑了起来。

  酒席结束后,常欢便去了不堪剪。

  白发老妪还是那般苍老,开门的时候感觉手脚都不像两年前那般麻利了,但依旧坚持留在不堪剪照顾重云。

  “常公子,你来了,我去通报主人!”

  “不用了,您去休息吧,我自己去找他!”

  白发老妪点了点头,便回房休息去了。

  常欢看到重云的房间还是灯火通明的,门也没敲便直接推门而入了。

  “你来了!”而重云不用回头,也知道除了常欢,没人会直接闯入他房间里来的。

  常欢笑着走去重云身后,弯下腰身,在他脸颊上轻轻地一吻:“你再画什么?”

  重云手中的笔停顿了一下,又继续描绘着:“我所知道的所有曼陀罗的机关和破解方法,这样日后你们攻打曼陀罗就会减少一些伤亡。我所能帮到的,也只有如此了。”

  常欢看到重云如此用心,不禁感动万分:“重云,谢谢你!”

  “跟我就不必如此客气了,我也想做些好事来赎罪,算是为我们的以后祈福了!”

  “你真好!”

  重云笑道:“今天留在桃花山庄的伤患和幸存的百姓都离开了,皇甫盟主可是做好了下一步的打算?”

  “你的消息还真灵通,我明天要回江家堡了!”

  重云听他要走,便停下了笔看向常欢:“怎么突然要回去了?还这么急?跟那些伤患离开可有关系?”

  常欢点了点头:“倒是有那么一丁点的关系,重云,你知道一世葬吗?”

  “一世葬?我从未听过,那是什么?”tqr1

  常欢便说了一世葬的事,还把皇甫青天命令的兵分三路的计划都告诉了重云。

  “我也是修炼者之一,我会修炼其中的《烈焰焚祭》,等星前辈炼完烈焰丸就开始,所以我和姑父才急着回去的。”

  重云叹了口气:“常欢,我真的不想你也参与其中,你要知道,你们对抗的可是白之宜,白之宜她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你们的一世葬,真的能打败她吗?”

  “十个人还对付不了一个白之宜吗?任她本事再大,武功再强,终是邪不压正!”

  “可你别忘了,你们修炼的一世葬,也都是由禁功组成的!”

  常欢笑道:“那就是以毒攻毒,以邪克邪喽!更何况,殇婆婆也已经预言了,唯有一世葬,才是白之宜的克星!”

  重云见他意已决,突然有些感伤,他抚摸着常欢手指上的一小节伤疤,说道:“这小指上的伤疤,是你第一战时留下的,可那只是对抗一个冰魄宫,这第二战,对抗的可就是曼陀罗宫了,真怕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常欢,你是我这世上,最后的牵挂了!”

  “你也是我的牵挂,我当然会珍惜我这条命了!”

  “不要再说了,承诺说得多了,就不灵验了!对了,我听你说的这十本邪典,有两种是需要两个人一起修炼的,《花针决》和《玄音煞》,《花针决》是需要花与针结合修炼的武功,两样我都不会,而《玄音煞》需要两个精通音律会弹奏古琴的人,而我也算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了,不如,你跟皇甫盟主说,让我来修炼《玄音煞》吧!”

  “你疯了?我不会答应的!”常欢急声道。

  “你都可以,为什么我不行?”

  “不行就是不行,那太危险了,更何况,弹奏十弦古琴需要很深的内力。就算琴弹得好,可内功不深厚者会被自己的琴音震死的,就像姬笑绵未倾隐她们,都是无法弹奏《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