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试探内力心愿达成(1/2)

加入书签

  一顶轿子静静地停置在不远处,四个黑衣男人,已经站在不堪剪门外有两个时辰了,直到重云出来,他们也没有一点不快之意。

  “姑娘可出来了,小的们已经恭候多时了!”其中一位恭声笑道。

  只见重云红衣蹁跹,妆容媚气而精致,手拿一块娟帕,婀娜多姿:“真是不好意思,本以为今日得已悠闲度日,没想到盟主会差人邀我前去唱戏,所以才费了些时候画上这戏妆,穿上这戏服!”

  “我们知道姑娘的规矩!”那人侧身一转,“姑娘,请上轿吧!”

  重云便随着轿子前往于桃花山庄,一路上她一直在想,这种时候,桃庄究竟会有什么喜事,才会邀请自己前去唱一出戏呢!

  果不其然,这一次并不像以往进去时,会被下人直接引去戏台,她一路打量,也并没有举办任何宴席,接着便被带到了她从未去过的待客堂中。

  “这是何意?”重云有些不解。

  “小的也不知,是老爷吩咐的,接到姑娘便直接带姑娘来见老爷!”

  重云进入待客堂后,那几个下人便都一一退下了。

  此时,待客堂中,只有皇甫青天一人,连平日形影不离的飞盾和流星也都不在。

  重云只好一边走进,一边恭声说道:“一品红见过盟主!”

  “一品红姑娘,请坐!”皇甫青天的面容威严却又带着柔情的笑意,他指了指桌上的茶壶,说道,“这是新煮的桃花茶,今儿早刚采摘的!”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重云坐下后,品了一口桃花茶,便放下茶杯,“盟主找我前来,恐怕不是为了听我唱戏吧!”

  “不,正是因为想念姑娘唱的戏,所以才请姑娘来的!”皇甫青天笑道,但是他的目光却给重云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重云满是疑惑和警惕:“哦?那为何要我来到这?盟主应该知道一品红的规矩!”

  “戏台上唱戏中规中矩,远观而去实在是分不清其中的喜怒哀乐,姑娘的唱腔实在是无可挑剔,但是人的眼睛才是故事的灵魂,而我想看到的,就是姑娘真实的在我眼前,为我唱上一出戏,演上一次别人的人生!”

  重云觉得奇怪,为什么皇甫青天会突然把自己找来,还要在他的面前唱戏?恐怕不只是唱戏这般简单吧!

  莫不是,我奸细的身份暴露了?可是以皇甫青天的手段,此时自己应该是在盟主堂接受审判,而不是在桃花山庄待客的厅堂里吧。

  尽管重云怎么都想不通,但还是在皇甫青天面前迈起台步,唱起了戏。

  他每一次甩出水袖的力道,收回时的干净利落,看似轻盈的迈着台步实则稳扎稳打。

  这都看在皇甫青天的眼中,他几乎目不转睛,似是在看戏,就连喝茶的时候也都没有移开过视线,可他的眼神早已变得严肃,随着重云每一次变换那些高难度的动作,他的眼神都在跟着变化。

  “这出戏我听过,姑娘的左手应该是聚在头顶,而不是半空!”说着,皇甫青天手中的茶杯便借力甩出,朝重云而去。

  只见重云的目光稍显错愕,刹那间,便用停在半空的左手化攻击为己力,借力打力,一个甩手将茶杯击回皇甫青天面前,而她的手也及时的停在了头顶。

  皇甫青天接住茶杯,里面的半杯茶一滴未洒,他满意的勾起了嘴角。

  重云不解皇甫青天为何会突然用茶杯攻击自己,不过这出戏自己唱过千百次,方才因为心里一直在想皇甫青天究竟在打什么算盘,以至于走神,动作才出了差错。

  不过如果皇甫青天想要了自己的命,恐怕不会采用如此麻烦的手段。

  重云唱完这出戏,便做了一个揖:“盟主见笑了,是一品红学艺不精,扰了盟主的雅致!”

  “我看这才是精彩之处,如果没有失误,我便不会选择你!”皇甫青天笑道。

  重云满是疑惑:“盟主此话何意?”

  “在我道出何意之前,还请一品红姑娘回答我一个问题!”

  “盟主请讲!”

  “对于曼陀罗宫,对于白之宜,你怎么看?”

  重云虽然没有任何情绪转变,但是内心早已动荡不安:皇甫青天突然问起这个,到底是他在怀疑我,还是另有它意?

  “曼陀罗宫乃是三大魔宫之首,近年来一直都是江湖的危害,自从白之宜做了宫主,江湖之间人人自危,就连百姓也深受其害,对一品红来说,如果有人能让曼陀罗宫和白之宜都消失在这个江湖中,还江湖一片宁静,还百姓一片安逸,那便是最好不过了!”

  “如果让曼陀罗宫和白之宜消失的那些人中,有你一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