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幸存理智堂内声讨(1/2)

加入书签

  银白色的月光,透过微微张开的轩窗投射到地面上,折射在床脚的一边。

  而他们,就像两只被遗弃的怪物,躲在阴暗的角落中,日复一日的沉浸在走不完的梦魇之中。tqr1

  他的面容,沉着而哀伤,就算闭上眼睛,身陷黑色的深渊,却好像始终无法牵住她的手,拥抱她的身躯,他怕,怕就这样失去她。

  她感到他的手指冰凉,却不断地颤抖,她嘴里呢喃着别死,别走,别丢下我!

  他越发的握紧她的手,她清晰的感觉到这股疼痛感,似乎是想把她在无尽的黑暗之中拉出来,而她也努力的,随这双手无尽的飘荡。

  “夫君,你醒了?真的是太好了!”这便是江圣雪醒来的第一句话。

  如果不是月光不够明亮,江圣雪一定能看到此时皇甫风的眼眶,是何等猩红。

  他抱紧江圣雪,沉声道:“圣雪,你怎么如此任性?”

  “因为,我发誓要与夫君你同生共死,你不可以丢下我!”

  皇甫风无奈的说道:“连我身上的剧毒,你也要一起分享吗?”

  江圣雪嘴角含笑,她将双手覆在皇甫风结实的后背上,柔声道:“我们彼此分享幸福,为何就不能分享痛苦?我们是夫妻,大难来临时,更要风雨同舟!”

  “事已至此,我只能期盼星叔叔早日到来了!”

  “如果星天战前辈能够解夫君的毒,就一定能再解圣雪的毒,所以,夫君没事圣雪就没事!”

  重云梳洗过后,一大早便来到了桃花山庄,面见皇甫青天。

  只见重云虽着浓妆,却依旧露出没有遮盖住的伤痕,这是皇甫青天等人第一次见到没有画上戏妆身着戏服的一品红。

  “一品红姑娘,今日桃庄发生了些事,恐怕不能再辅助你修炼《灵诀煞》了!但是姑娘若不想白来一遭,我会留下飞盾与你指教!”

  “我今日并不想修炼,本打算来询问十弦琴的事,但却听说了云二公子的事!”重云说道。

  皇甫青天叹了口气:“这个孽障,不提也罢,姑娘的脸上怎么有伤?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重云忙说道:“没事,只是不小心摔倒所致,盟主如果有事要处理,那重云改日再来!”

  “我的确要忙着去盟主堂处理皇甫云的事,姑娘且先回去,改日我会派人前去不堪剪邀请!”皇甫青天说道。

  重云点头道:“好,那一品红就先告辞了!”

  回去的路上,她思虑再三,她选择如此冒险出入桃花山庄,就是为了做给那些监视自己的人看,如果此时前去曼陀罗宫告密,定能换来白之宜的再度信任。

  而皇甫云的事虽然还没有闹到人尽皆知的地步,但是以曼陀罗宫的本事,这件事再过不了两天,就会传到白之宜的耳朵里,不知道,她会不会趁火打劫,做出什么不利于正派的事。

  于是,重云便由回不堪剪的方向,直接转于前行曼陀罗宫的方向。

  “现在是桃花山庄的非常时期,月贞,如果有人前来闹事,便由你全权打理了,雷儿,你与你流星叔父一起保护你大娘,知道吗?”皇甫青天说道。

  皇甫雷点头道:“我知道了,爹!”

  皇甫青天又看向李叶苏,说道:“叶苏,你也负责辅助月贞,明白吗?”

  “是,老爷!”李叶苏阴阳怪气的说道。

  “我一会就要带着风儿去盟主堂了,桃庄,就交给你打理了!”皇甫青天看向武月贞,温柔的说道。

  武月贞点点头,说道:“老爷,你就放心吧,云儿一定是被冤枉的,老爷你定要还云儿一个清白!”

  “如果这个孽障真是清白的,我一定会让陷害他的人付出代价!”

  李叶苏暗自别过头去,心里极不舒服,如果皇甫青天知道陷害皇甫云的幕后黑手也有自己一个,自己会有何等下场。

  “皇甫云一定是遭人陷害的,他是你的儿子,连你都不相信他吗?”

  只见凤绫罗只身一人闯进,想要拦住她的蝶儿一脸为难的看着皇甫青天。

  皇甫青天冲她摆了摆手,蝶儿才急匆匆的退下:“凤绫罗,万事都要讲证据,更何况,此事风儿也在场!”

  “皇甫风,你确信你亲眼所见到的,就一定是事实吗?”凤绫罗看向皇甫风,但此时皇甫风面色铁青,有一种大病初愈的状态,还是让凤绫罗暗自心惊。

  皇甫风说道:“我不确信,但是,我的确看到了,并且,二弟用七桃扇伤了我,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凤绫罗,你能相信云儿我很开心,也很欣慰,我这个做娘的,也自是相信,只是,他现在不知道去了哪,是出了事,还是躲了起来,想帮他还原真相,也是无从做起啊!”武月贞说道。

  李叶苏暗自勾了勾最近,故作严肃的说道:“依我看,就是唐门的人再故意陷害皇甫云呢,为了报你杀害人家孩子的仇,才报到皇甫云身上来的!”

  凤绫罗面色一变,握紧拳头,转身欲走。

  皇甫青天急忙喊道:“你去哪?”

  “我去唐门,问个明白!”凤绫罗沉声道。

  “你若是去了,便是自投罗网!连风儿都无法辩白,你去更是白去!”皇甫青天冷声道。

  凤绫罗这才冷静了下来:“皇甫风的确是中了七桃扇的毒,又是他亲眼所见,我没法辩白。但我不相信皇甫云会这样做,我现在去找他,找到他,就真相大白了!”

  皇甫青天说道:“这就对了,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安抚江湖中人,安抚唐门,然后找到云儿,段捕头也答应出动人手去找了,但愿早日找到!”

  凤绫罗显然已经没有方才那么冲动了,她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谁都没有注意到,李叶苏的面容露出了一丝不快。

  曼陀罗宫。

  气象瞬息万变,老天在抬手低眉间戏弄着世间万物,秋风萧瑟,快要穿透了重云本就单薄的身子。

  他裹紧了披风,步伐加快,却依旧没有失了风度。

  曼陀罗宫里的死寂,如同秋季万物泯灭笼罩在冰凉之中,竟又比秋风更加凉薄。

  玄冥大殿里,白之宜高高在上,坐在曼陀罗花宝座上,俯视着一步步向她走来的重云。

  重云总觉得她在笑,走近了,却又是一副云淡风轻似是万事皆掌握在手中的表情,那双眸子总透出一种似要审透重云内心的目光。

  “江湖传言,皇甫云在唐门侮辱焦红菱,此事已经引起了江湖公愤,现在,桃花山庄俨然已经手忙脚乱,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