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妖妇娘亲,威胁逼迫(1/2)

加入书签

  第四十二章妖妇娘亲,威胁逼迫

  原来白衣少年东方问的真实身份,竟然是曼陀罗宫女扮男装的少女,还是小宫主,只见她一路忐忑不安的走到一间密室前。

  密室的门是蓝白色透明的琉璃打造而成,少女可以看见密室里的景象,两边岩石长满了黑色曼陀罗,她知道,娘亲白之宜闭关修炼,需要吸收黑色曼陀罗的毒香。

  正面是巨大的黑色屏风,没有任何图案,整座屏风巨大到已经遮挡住屏风之后的景象,因此看不到屏风之后这密室的模样,所以不知这密室里究竟有多大。

  能进曼陀罗宫第三楼阁密室的人,除了白之宜自己,便只有与白之宜平起平坐的紫魄,紫魄名义上是曼陀罗宫的二宫主,实则他几乎整日不见人影,向来自由,白之宜也不能奈他何,也习惯了他总是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

  除了紫魄能靠自身内力自由出入,还有白之宜的女儿小宫主东方闻思,就是结识皇甫雷化名东方问的少女,和护法之的水涟漪,而制毒高手的半老徐娘漆昙和东方闻思都要靠白之宜才能进出密室,她们自身内力不够,打不开这道琉璃门。

  但是东方闻思知道,屏风之后,便是白之宜,可惜东方闻思看不到白之宜,所以不知道此刻白之宜的表,是生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表。

  东方闻思终于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说道:“娘,我回来了!”

  下一秒,琉璃门开启,东方闻思缓缓走了进去,然后琉璃门便再次合上。

  她屏住呼吸,运用内力,尽量不将曼陀罗的毒气吸进体内,否则内力会受到损伤。

  绕过巨大屏风,便来到屏风之后。

  屏风之后,更为宽阔。

  黑色山石,上面密密麻麻雕刻着邪功秘籍,而一座巨大的寒石床上,白之宜正在那里打坐,呼吸紊乱,不住的喘息,额间也满是汗水,看来已经修炼了好一阵子。

  凹凸不平的山石中央,长满了黑色曼陀罗,这是曼陀罗宫的毒医漆昙特意研制的剧毒曼陀罗,白之宜修炼的是邪功,自然需要毒气来提升。

  花间飞舞着黑色和蓝色的蝴蝶,诡异而美丽。

  只见白之宜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那一双眼睛冷艳动人,却也如同深渊,银白色长已经垂及腰间,冰骨肌肤的面容找不到一丝皱纹的痕迹,相传白之宜已是四十有几的中年美妇,但这张面容却跟东方闻思一般年轻,只是东方闻思清秀可爱,而白之宜却妖娆风韵,她的年龄与小水滴一样,是个解不开的谜。

  白之宜可以用绝美来形容,满是白,却仍能冷艳妖娆,实属不易,恐怕就连十大美人之的未倾隐都未必做得到。

  再加上那诱人的血色红唇,实在让人不敢置信,这样一个美人,竟然会是曼陀罗宫的宫主,江湖人称妖妇的白之宜,她杀人无数,心狠手辣,犹如蛇蝎,是江湖之人恨透的大魔头。

  她一身白衣,更加的如同少女一般。不同于冰魄宫只许白衣,烈火宫只许红衣的规矩,曼陀罗宫却有黑白两衣,但是弟子只许身着黑衣,只有地位较高的才许随意更换白衣。

  “闻思,你又偷偷的出宫了?”

  东方闻思有些胆怯的低着头,像是个做错事等待着娘亲责怪的孩子:“对不起,娘,我知道错了!”

  “娘又没说怪你!”白之宜淡淡的说道。

  东方闻思有些惊讶有些惊喜的抬起头,望着白之宜:“娘,你真的没有生我的气吗?”

  “你已经平安回来了,娘为什么还要生你的气呢?”就在东方闻思开心的绽放出笑颜时,白之宜继续没有语气的说道,“生你的气又有何用?你哪一次不是哄好了我又偷偷的溜出宫去?既然你那么喜欢外面,娘便不阻止你出宫!”

  “娘,你说的,可是真的?”东方闻思简直以为自己听错了。

  “只是,我说过,你是曼陀罗的小宫主,是不能有朋友的,你从小我便告诉你,魔宫没有朋友,到处都是敌人,一个人出去,是很危险的,万一被他们现了你的身份,你会死无葬身之地的,知道吗?”白之宜的绪向来沉稳,说话慢声慢语,虽是平淡无奇,却透着不可反抗的威严。

  东方闻思委屈的咬着嘴唇,娘总说我们魔宫之人没有朋友,如果能与其他门派和平相处,不挑惹事端,又怎会没有朋友?当然,这话东方闻思可是不敢说出来的,她只是有些害怕的小声说道:“可是,娘,我有朋友了!”

  “你没有朋友!”白之宜突然高声喊道,表瞬间从平静变为了扭曲和愤恨,这一声突然的高声吼叫吓了东方闻思一跳。

  东方闻思因为恐惧,而不敢说话,双手撕扯着衣角。白之宜终于走下寒石床,来到东方闻思的面前,声音又恢复了平静:“交朋友,就等于为自己埋下一个陷阱,总有一天,你会陷入其中,害了自己。”

  “可是,可是,娘,他是一个好人,我忘记带银子,要被饭庄老板打断腿,是他帮我付钱救了我,他不会害我的!”东方闻思的话语带着哭腔。

  白之宜温柔的趴在东方闻思耳边说道:“好,你说他不会害你,我暂且相信,但是你敢保证,他知道你是曼陀罗宫的小宫主,我白之宜的女儿之后,还不会害你吗?还会在你遭受劫难的时候出手相救吗?”

  东方闻思低头不语,她不敢保证,魔宫之人人人憎恨,她不敢想象皇甫雷知道自己也是魔宫之人后,会有着怎样的反应。

  白之宜轻轻的笑了,堪称绝色,伸出指尖,一只黑色的蝴蝶落在她的指尖上,扇动着翅膀:“闻思,你知道这只蝴蝶,原本是蓝色的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