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碧玉阁里,与爱同在(1/2)

加入书签

  第四十五章碧玉阁里,与爱同在

  紫魄走进玄冥殿,众人都很惊讶,紫魄很少出现在玄冥殿,也很少出现。

  白狐和水涟漪几乎是同时的抱拳道:“紫魄大人!”

  对于见到紫魄,白之宜也并不感到意外:“你们先下去吧!”

  “是!”水涟漪和白狐一同退出了玄冥殿。

  “紫魄,你怎么来了?莫不是闻思去你那里告我的状了?”

  紫魄温柔的笑着:“不关闻思的事!”然后紫魄伸出手,紫色蝴蝶便停落在他的指尖上,“是紫澈,它说它有不好的预感。”

  “紫澈的预感向来精准,一品红说,少林已经加入了攻打魔宫的队伍,莫非很快就会血洗曼陀罗?”

  “曼陀罗岂是他们能血洗的?对于此事,你大可放心,你我联手,必定天下无敌!”

  白之宜迟疑了一下,随后说道:“可是,紫魄,如果杀流幻被他们找到了呢?”

  “杀流幻虽然深不可测,是武林第一传奇,但你别忘了,他可是逍遥之人,又岂会管红尘中事?”

  “那不好的预感,究竟会是何事呢?”

  “不知,紫澈说,它也预测不出会是何事,但是之宜,近日你可要小心,或许是你练这邪功之事!”

  白之宜微微一愣,然后低声道:“千寻七獠,我已练到第三重,一切相安无事!”

  “千寻七獠是我都不敢轻易修炼的邪功,你这个女人,还真是未达目的不择手段,连自己都要搭进去!”

  白之宜冷笑一声:“那又怎样?早在我成为东方一秀的妻子时,不就已经把自己搭进去了吗?如今不过是命而已,若命在,我就要统一江湖,杀光当年残害过我的人,若命没了,大不了是一抹净土,你说对吗?”

  紫魄笑而不语,是啊,白之宜,你和她,还是有区别的。

  “漆昙说,用来做药引的心脏不够用了,紫魄,此事还是由你来办!”

  紫魄和白之宜四目相对,只是他们彼此都无法看透对方眼底的绪。

  白之宜看不懂,为何紫澈的紫眸永远都是温柔而淡定,似乎看不到他的喜怒哀乐,也看不到他的过去和未来,他为何从不拒绝我的请求?为何会在东方一秀死后拥护我坐上宫主之位?他的实力,明明可以当上曼陀罗的宫主,又为何甘愿居住在禁地里,不愿沾染血腥,却还要留在曼陀罗?

  紫魄看不懂,对于这个女人来说,究竟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是坐上武林盟主的宝座统一江湖?还是觊觎统一天下的皇位?是她努力维护的美貌?还是她心中的仇恨放不下也丢不下?

  他们都没有再说话,直到紫魄优雅的离开,白之宜才恢复倦态,捂着胸口,越来越痛苦的表,却硬生生的将血咽了回去。

  看来,紫澈的预感是对的,千寻七獠正在腐蚀我的内力,只是不知,我能在内力消失前,练成千寻七獠而功力大增,还是在内力消失后都无法练到它的第七层。

  我还要报仇,我还要杀掉皇甫青天,我还要统一江湖,我还要找到我的女儿,所以,千寻七獠,我白之宜是势必要练成的。

  桃花山庄。

  二层高耸的楼阁,朱漆玉璧,繁花飘落,别致唯美,楼阁顶端坐落四处边角,雕刻着白泽,神圣而精美。二层楼阁顶端挂着一幅黑色牌匾,上面写着金漆大字——碧玉阁。

  皇甫青天和皇甫风站在碧玉阁前,一个感叹物是人非,一个早已期待许久!

  皇甫青天从腰间取出一把钥匙,那正是唯一能打开碧玉阁的铜锁的钥匙。

  “风儿,我们就要进碧玉阁了,你有什么话想说吗?”皇甫青天的脸上只挂着浅浅的笑意。

  皇甫风将头埋下,表有些复杂,过了好一会,他才抬起头看向皇甫青天:“我娘,她叫花碧玉。”

  皇甫青天先是一愣,随及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门被打开,扑鼻的桃花香气掺杂着檀木的清香,这是皇甫风第一次看到碧玉阁里的景象。

  轩窗紧闭,所以香气蔓延整个碧玉阁,外表看起来是二层楼阁,实则只有一层,直通顶端,而两边均是古书秘籍,不愧是皇甫青天的藏书阁。

  左边尽是一个挨着一个摆放的女子衣裳,被架在架子上。原来爹把娘的衣服全部摆放在架子上了,皇甫风数了一下,总共是六十七件,多数以白,粉,紫,蓝为主。

  花碧玉用过的绣帕一条一条摆放的整齐,毫无褶皱的痕迹。

  古木桌子上几个古木箱子均是打开的,手掌般大小的箱子里放满了挂坠和耳坠,而相对大一些的箱子里,放着簪和玉镯。

  一叠古书旁,竟然还有一些题在纸卷上的诗,那些是花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