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失而复得交换人质(1/2)

加入书签

  第五百一十一章  失而复得,交换人质

  还未走至地牢,便已经听见阵阵凄厉却极其虚弱的惨叫声,守在门口的弟子,见到白之宜,急忙恭声道:“属下参见宫主!”

  白之宜没有应和他们,只是一挥衣袖,进入了牢中。

  映入眼帘的紫风月,跟被巫涅带回来之前的样子已然大不相同。

  只见她头发散乱,粘在湿漉漉的脸上,嘴角滴血,面容却毫无血色,眼神迷离,随时都会昏厥过去一般,她的身子即便被吊起,也依旧摇摇欲坠。

  “怎么,她还是不肯说吗?”白之宜一边走进,一边问道。

  手中拿着一条沾染了鲜血的鞭子的弟子说道:“宫主,我想她应该是真的不知道,我已经把她打个半死了,这样毫无内力的姑娘,应该是不能忍受的!”

  “紫风月,你知道我们曼陀罗的待客之道吗?”白之宜走近紫风月,伸出食指挑起紫风月消瘦的下颚,逼着她看向自己,“就是让客尝尽曼陀罗这地牢里所有的刑具,但看你细皮嫩肉的,应该经受不起,你若是招了,本宫主即刻命令他们把你送回烟雨阁,但你若是铁了心的想帮皇甫青天隐瞒,可就别怪本宫主不客气了!”

  紫风月十分虚弱和痛苦的看着白之宜,哑声道:“别说我不知道就算我知道什么也绝对不会告诉你这个妖妇”

  “真是没想到,烟花之地的姑娘,也会有这般有骨气的!”白之宜笑着将手抽离紫风月的下巴,抬置到身旁的弟子面前。

  那弟子见状,急忙将手中的鞭子递到白之宜的手中,并且向后退了几步,心里想着:看来这么漂亮的小美人,就要香消玉殒喽!

  白之宜笑的十分优雅,她一边欣赏着紫风月因为疼痛而扭曲的面容,一边笑道:“你只不过是一个妓女,还真把花碧倾当成你的亲娘了?她背地里帮着皇甫青天修炼花针诀,你以为本宫主什么都不知道吗?她待你就像亲娘一般,肯定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紫风月,你只要告诉本宫主,除了花碧倾和皇甫青天,还有谁常常出入桃花山庄,偷偷修炼禁功的人都有谁,本宫主说话算话,立刻就会送你回烟雨阁!”

  紫风月虚弱的说道:“我是真的不知道花妈妈从来没对我说起过这些她常常出入桃花山庄是因为她想见皇甫盟主她爱他!什么练禁功什么帮皇甫青天隐瞒我根本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可我现在明白了,你这个妖妇让人把我抓来,就是为了威胁花妈妈吧!”

  “你说对了,可你还是个愚蠢的人,你这身子骨,可经不起这个!”白之宜话音刚落,手中的一鞭子便已经抽在紫风月的身上,瞬间皮开肉绽,血沫横飞,紫风月直接吐出一大口鲜血,险些喷溅白之宜一脸。

  那弟子急忙将一块绣帕递上,并且小心翼翼的说道:“宫主,如果紫风月被打死了,我们还怎么拿她威胁花碧倾和皇甫云啊!”

  “这一鞭子本宫主自有分寸,轮不到你来多嘴!”白之宜冷声道。

  那弟子急忙说道:“是是是,弟子多嘴了!”

  白之宜再次举起鞭子,邪魅的一笑:“你如此重情重义,可是皇甫青天却未必领你这个妓女的情啊!”这一鞭子刚要挥下去之时,白之宜的视线却忽然落到紫风月沾满鲜血惨不忍睹的胸口上。

  手中的鞭子掉落在地,而白之宜的心也咯噔一下,好像瞬间就被冰封,不断有人拿着斧头木头轻轻的敲啊,砍啊,却始终敲不碎,砍不断。

  白之宜一把扯出紫风月挂在脖子上半隐半现的那块玉佩,拿在手中,惊讶,不敢置信,欣喜,一时之间,五味杂陈涌上白之宜的心头。

  紫风月没有挣脱扭动的力气,她知道自己被带入曼陀罗宫的那一刻,就会九死一生,如果那一生只能成为梦境,这九死,倒也让自己这辈子就此解脱了,逃离一座叫做痴情的牢。

  翠绿剔透,没有多余的刻纹,正面写着清秋一梦,反面刻着一句醉里相宜。

  “这块玉佩,你从哪里来的?怎么会被你戴在脖子上?”白之宜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那弟子眼见这一幕,不明所以,他偷偷得看了一眼那玉佩,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更不是什么上好的货色啊,宫主这忽然是怎么了?

  紫风月半死不活的垂着头,哑声道:“与你无关,妖妇,别弄脏了我的玉佩!”

  “紫风月,这块玉佩为什么会在你的身上?”白之宜激声道。

  紫风月从被关在地牢以后,就受尽了皮肉之苦,脑袋一片沉重,随时都有可能昏厥,可她却被身上的疼痛刺激的头脑十分清醒:“我的玉佩,当然要戴在我的身上了!妖妇,有本事你就杀了我,等我有力气咬舌自尽了,一样叫你白忙活一场。”

  “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你这块玉佩,到底从何而来,本宫主就不会杀你!”白之宜问道。

  紫风月也很不解,为什么白之宜会十分在意自己的玉佩,看她的神情,似乎见过这么玉佩,或许她知道自己的身世,便说了实话:“从我记事开始,这块玉佩就跟着我了,我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得来的。收留我的爷爷奶奶告诉我,他们发现我的时候,这块玉佩就在我的身上了!”

  白之宜的身子一震。

  清秋一梦,醉里相宜,这块玉佩,不正是自己在亲生女儿宇文婠婠三岁生辰礼时亲自送给她的吗?难道自己苦心寻找并且生死未卜心心挂念的亲生女儿,竟然就是烟雨阁的妓女紫风月吗?

  这不可能。

  白之宜十分严肃的一把将玉佩扯下:“这块玉佩,当真是你的?”

  “妖妇,把我的玉佩还给我,你可以杀了我,可以折磨我,但你不能把唯一与我亲生爹娘有关联的玉佩抢走!”紫风月哭声道,也或许,她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甚至她怀疑,如果自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