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绛入魔宫常住桃庄(1/2)

加入书签

  这是绛第一次来到中原,一路上她本就对中原风景感到无比好奇,在集市上的时候更是东瞧西望。二人离开城里,回往曼陀罗宫的路上,绛一直对自己身上这件刚刚买来的紫黑色衣裳无比欢喜:“毒娘子,你们中原的衣裳真是太漂亮了,简单却又别致,不像我们的衣裳,穿起来麻烦得很,还有这些首饰

  做功比起我们苗疆,更为精细,而且还便宜,等我回苗疆的时候,也多给我姐姐买几件!”

  “我带你去的几家店,都是既便宜又好看的,那些特别贵重的衣裳,也不是我们寻常人能穿得起的!”漆昙笑道,“更何况,衣裳只是点缀人的,阁主这么漂亮,穿再简单地衣裳都会很漂亮!”

  正当漆昙和绛两人有说有笑的时候,忽被一个黑衣年轻男子挡住了去路。

  “巫涅护法?居然在这碰到你!”漆昙惊声道,心里多少也有一些慌张。

  看到巫涅,绛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好俊的公子,就是太苍白了,该是受过伤吧!我最会看伤了,不如我帮你深入的瞧上一瞧?”

  巫涅看了一眼绛,没有应她的话,而是低声对漆昙说道:“漆昙药师,我已经找了你很久了,我正要回宫复命,没想到却碰到了你,快跟我回曼陀罗宫吧,紫魄大人他受伤了!”

  还好不是白之宜派他来调查自己行踪的,漆昙这才松了口气:“紫魄受伤,不是有赵华音在吗?”

  “小宫主只要你去给紫魄大人医治,她不信任赵华音!”巫涅说道。

  漆昙有些疑惑的说道:“普天之下,又有几个人能伤得了紫魄呢?就算是宫主,也不至于让紫魄伤到非要我出马给他医治不可啊!”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宫主为了给赵华音出气,将紫魄大人带去了焚玉山,好在小宫主及时出现,但是紫魄也是九死一生。”

  看着漆昙的面容逐渐严肃起来,绛忍不住问道:“紫魄是谁?焚玉山又是什么?这个俊俏的小公子也是你们曼陀罗宫的人吗?”漆昙知道绛本就在巫涅这里吃了瘪,如果自己再不回答绛的问题,她一定会很恼怒,在巫涅面前暴露了身份,事情可就麻烦了,便低声在她耳边说道:“紫魄在中原是一个很传奇的人物,他不仅是江湖第一美男子,更是曼陀罗宫唯一敢与宫主白之宜对抗的人,他拥有不死之身,没有人知道他的命脉在哪里!焚玉山是用来给叛徒处以极刑的,可是为了赵华音,竟然连紫魄都被带去了焚玉山,阁主,赵华音能

  从你们极乐坊盗走赤鸣虫,已是不简单,又取代袁无祸成了毒疯,更是令我震惊,现在又在曼陀罗宫风生水起,我现在终于相信,她真的是一个很可怕的人了。”

  绛却不以为然:“我才不管她在曼陀罗宫多能呼风唤雨,遇到我,她也一样只能束手就擒。”

  漆昙急忙笑道:“小江,别这么说,赵华音毕竟是五大医师的毒疯,就算你医术再高,终究还是不敌赵华音!”

  巫涅有些警惕的看着绛,冷声道:“你是什么人?听你的口音,不像是中原人!”

  就在漆昙惊得一声冷汗时,绛却娇声笑道:“我怎么不像是中原人了?我常年游历在外,遇到形形色色之人,在我遇到漆昙前,我一直跟着一个西域人学习医术了,可能不小心沾染了他的口音!”

  “你也是医师?”

  绛知道漆昙不想让别人知道她去了苗疆,便说道:“医师不敢当,在毒娘子面前谁敢自称医师啊?只是在漆昙采药的时候遇到了她,便跟着她学习医术了!这个好机会,我才不想错过呢!”“是啊,巫涅护法,小江只是一个游离在外的医师,知道我是毒娘子,偏要跟着我,你不是行医之人,或许不知道我们医者总有一个习惯,就是碰到资质好一点的,就想倾囊相授,毕竟一身的医术死了也带不走,我只是见小江在医术上有些造诣,便让她跟着了!”漆昙笑道,随后又在绛的耳边小声说道,“阁主,以后人前我叫你小江,免得被赵华音识破!还有,现在的赵华音,肯定不比十几年前的赵华音,

  你还是小心为妙的好,千万不要小瞧了她!”

  绛难得认真的点了点头。

  漆昙随后又对巫涅说道:“巫涅护法,不知道,能不能让小江随我一起回曼陀罗宫?我保证不让她乱走,只留在我的房中!”

  “曼陀罗宫,不是她可以去的地方!”巫涅沉声道。

  绛冷笑一声,走到巫涅的面前,特意贴近他的身子,软声细语的说道:“有漆昙在,我怎么就不可以去了?”

  巫涅有些不自在的后退了一步:“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八大门派找来的奸细,想要混进曼陀罗宫,对宫主不利呢?”

  “你放心好了,到了曼陀罗宫,我一定只在漆昙的房里,哪都不去!”绛娇声笑道。

  漆昙低声道:“巫涅护法,难道,我连自己的传人都不能选择了吗?我在曼陀罗宫多年,一直效忠宫主,何时做过伤害她的事?再说了,小江也不可能是宫主的对手,她恐怕靠近宫主都难呢!”

  “漆昙药师,一旦出了事,恐怕连你也会受到牵连!”巫涅说道。

  “如果是我看错人,我愿意以死谢罪!”

  绛没想到还没去曼陀罗宫,就遇到了巫涅这样的阻碍,便抿嘴一笑,抬起手在巫涅的耳畔轻轻一抚:“小公子,你会让我跟随漆昙去曼陀罗宫的,对不对?”

  只见巫涅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然后便有些木讷的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漆昙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对巫涅做了什么?”

  “我在他的脑中下了一种听命于我的蛊,这种蛊一个时辰后就会失效,他会忘记一个时辰前所发生的事,这样就不会有人知道我进入了曼陀罗宫!”

  “你确定不会伤害到巫涅?”

  “这种蛊对他的身子一点伤害都没有,你放心好了,如果不是他这么难缠,我也不会对这么俊俏的小公子下蛊的!”绛媚声笑道。

  漆昙无奈的说道:“你不能再这么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