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耿耿于怀视线恍惚(1/2)

加入书签

  漆昙和紫魄二人自白狐房间毫无遮掩的走了出来,均是面色沉重,彼此一言不发。

  直至走出烈火宫,漆昙才不禁露出一点笑意:“紫魄,方才你并未否认,在绛的心中,可就算你答应了!”

  紫魄似是觉得好笑,撇了撇嘴角:“我怕她无福消受!”

  “我告诫过她,叫她休要招惹于你,可她似乎很有把握!”漆昙无奈的低声道,“也不知,是不是所有苗疆的女子都有这般性子!”

  紫魄淡声道:“人是你带来的,如何送走,便是你的事了!”

  “她的目的,的确只有赵华音!不过我在她的雀阁中,看到过无数男宠,想必她只是喜爱貌美的男子罢了,得到手之后,便不会一直纠缠于你!”漆昙打趣道。

  紫魄并未生气,似乎又想到了老化的东方闻思,眼中覆上了一层冰冷:“你也留在曼陀罗宫多年了,我是怎样的人,总该有一点了解的!”漆昙知他的意思,这话也不只是对自己说的,还有他自己,于是用只有两个人可以听见的声音说道:“紫魄,对于八大门派的再一次进攻,我并不抱任何希望,你要知道,我一直都把希望,放在你的身上了

  ”

  紫魄斜了一眼漆昙,将头昂起些许,不自觉的冷魅一笑,对于她的信任和期望,他觉得很满足,而对于一世葬,紫魄将会势在必得。

  桃花山庄的清晨,无论寒暑,无论发生了什么,都是一如既往的热闹,无论是晌午还是入夜,都不如这清晨,令人觉得悠然。

  飞盾每每路过桃花林,都会驻足观赏那么一会,才能重新回过神,去办该办的事。无论桃花山庄的人生活在这里多少年,只要进入桃花林,依然会被这不败桃花所惊叹和吸引。

  “你不觉得,这些不败桃花,其实很可怜吗?”不知何时,花碧倾已经出现在了飞盾的身旁。

  飞盾本也惆怅,见她自是愉悦几分:“被全天下的人所喜欢,所供养,为何会觉得可怜?”花碧倾撇了撇嘴角:“它们原本属于这天地间的风,雨,还有虫鸟走兽,如今被束缚在这城墙砖瓦做成的牢笼中,面对人们的勾心斗角,生老病死,还有互相残杀,如果我是它们,我宁愿做一棵枯死的桃花

  树!”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正是有了这些神奇的桃花树,才能给人的心,带来一点点安慰!”飞盾柔声道,“我倒认为,这也是它们存在的价值!”

  花碧倾挑了挑眉,不禁笑了一声:“没想到你会这么想,倒让我觉得在这桃花山庄里,感觉舒服了些!”飞盾低头羞涩的舔了舔唇角:“我知道你一直都很介意,当初青爷选择在这片稀有的桃花树外修建庄园,其实也是为了保护它们!如果不是桃花山庄的出现,这些桃花树,早被那些迷信的富商砍了去,若不

  是青爷,这些桃花树,也许早就被移植去了皇宫之中,面对的,不更是一张张虚伪的面容,和肮脏的生离死别吗?”

  “呵呵!”花碧倾笑了几声,随后说道,“你要去找姐夫吗?”

  飞盾点了点头:“青爷昨晚吩咐过,让我、流星和无鱼今儿早去找他!”

  “那你快去吧,我去桃花林里走走,顺便看看那些丫头,是如何收拾这些桃花瓣,然后酿成酒的!”

  已经常常出入桃花山庄的闻且,如今再次踏入桃庄,守门的下人也不会像从前那样恭恭敬敬的将他引路到待客堂。

  如今他已经对桃庄内部驾轻就熟,下人见他年少,每次他来,也都是故意打趣他:“闻少帮主,与无燕姑娘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吧!”

  闻且自小就是孤儿,还是个不会说话的哑巴,受尽冷落,成为丐帮的少帮主多半也都是有如父的马麟成相助,本就性格多疑敏感,所以每次被人打趣他感情问题的时候,他都羞涩的不知如何是好。

  也不能开口反驳回去,所以脸涨得通红不说,又不好无礼的甩头而去。好在桃花山庄的下人也都不是五大三粗的人,见他这般,便话锋一转,而道:“无燕姑娘特意告诉过我,只要闻少帮主你来了,就先去告诉她一声,你也知道,一个姑娘家,大伤初愈,平时不梳洗就算了,

  心上人来了,总得注意些形象不是!”

  便让传话的下人先去通知了无燕,闻且随后便慢悠悠的跟了上去。

  东厢苑。

  “这几日,江湖中再未发生过任何命案,看来这卷轴上的人,确实已经全部死亡,这其中,一定还有什么关联!”皇甫青天坐在圆木桌旁,端着刚沏好的桃花茶。

  无鱼靠在门口,抱着双臂,左眼戴着一只黑色眼罩,没有表情,声音也没有什么语气:“桃花山庄也没有任何异象,魔宫的人,无法对云少爷和凤绫罗下手!”

  坐在皇甫青天左手边的流星说道:“我就是不明白,这些人为何一定非死不可?那妖妇做事向来没有原则,无恶不作,这么有条理的杀人,根本不像她的作风!”

  “这个任务,是由东方闻思完成的,她放弃杀云少爷和凤绫罗,妖妇是不会放过她的,雷少爷那里……”飞盾有些担心的说道。

  皇甫青天沉声道:“曼陀罗宫内部的事,还轮不到我们来操心!”

  “其实青爷,还有一件事,我也实在觉得怪异!”飞盾说道。

  “何事?”

  “我和碧倾、雷少爷和双飞燕、还有云少爷不约而同的去营救云谷主和紫风月的那一晚,一直到今日,有些事我还有些耿耿于怀!”

  皇甫青天抬了抬手臂:“你不妨直说!”

  飞盾放下茶杯,站起身来:“以白之宜的武功,青爷,当日我和碧倾,重伤的两位少爷,还有双飞燕,对抗她一人,胜算如何?”

  “毫无胜算可说,那日没有凤绫罗,和云谷主的牺牲,你们可能会全军覆没!”皇甫青天说道。飞盾继续说道:“所以,在云谷主牺牲自己换我们离开之前,白之宜和曼陀罗宫的人有很多机会可以将我们生擒!就算云少爷的七桃扇还能抵抗一阵子,我和碧倾联手也只能对抗那些护法和弟子,时间越久

  其实我们就越是危险的!”

  “东方闻思不是找来了紫魄,而紫魄从赵华音的手中,救了雷少爷一命吗?”流星问道。飞盾点了点头:“的确,雷少爷和双飞燕暗中去请东方闻思相助,这些我也并没有觉得奇怪!只是云少爷,他是在找紫风月的中途碰到她的,这就令人觉得怪异了,并且白之宜的心口有伤,由紫风月亲手所

  刺,也是她亲口告诉云少爷的!”

  “你的意思是,云儿也怀疑过?”皇甫青天问道。

  飞盾轻轻的皱了皱眉:“云少爷只是奇怪,并没有怀疑,而我却一直耿耿于怀,任何一个人质,落到白之宜手中,有可能完好无损的活着出来吗?”

  无鱼冷笑一声:“活着出来有可能,完好无损绝无可能!”“所以我很费解,白之宜为什么没有折磨紫风月?而她为何会独自穿梭曼陀罗宫碰到云少爷?难道她在曼陀罗宫,并没有被囚禁?并且白之宜这样的妖妇,紫风月如何近她的身并且刺中她?”飞盾凝思了一

  瞬,继而说道,“而妖妇的心口留下了一道对别人来说是致命的伤口,但她却没有要了造成这道伤口的人的命,我也着实不能理解!”

  “这样看来,白之宜是在打紫风月的主意了?”流星说道。

  “尽管紫风月是一个很好的人质,可最后白之宜用傅千楚交换了云细细,也说明这两个人,她更需要的,是云细细!”皇甫青天说道。

  无鱼淡声道:“这份名单的出现,就是在云细细落入魔宫和紫风月被营救出来之后!”

  “这份名单,定跟她们二人有关!”流星十分笃定的说道。

  皇甫青天轻叹一声,继而说道:“我倒是觉得,名单不重要,眼下最重要的是,在白之宜突破第五重紫之前,尽快攻入!”

  “是啊,我们并没有在找到名单之前,保护好这些人,如今只能尽快铲除魔宫,还江湖安宁了!”飞盾低声道。

  “云谷主曾告诉过我们一些魔宫人的弱点,作战时,不断地称呼小矮子,来激怒小水滴这种事,你觉得谁能做的出来?”皇甫青天忍问道。

  “云少爷!”飞盾、无鱼和流星异口同声的说道。

  皇甫青天也忍不住笑了一声:“那么,让水涟漪在作战时想起自己最爱的人,让其失去作战力,谁能做到?”

  “没人能做到,但是比起我们,无鱼似乎更了解她,毕竟……”飞盾回身看向无鱼,没有再说下去。

  无鱼对他轻轻一笑,耸了耸肩:“那蛇女就交给我了!”

  “紫魄的弱点,就是东方闻思,牵制东方闻思,只能交给雷儿!至于其他人,恐怕也只能在交战时,多多留意了!”皇甫青天说道。

  流星有些激动的说道:“趁着白之宜反噬,一举歼灭魔宫!”

  “可我很怕这一次的蛊毒死士,会让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