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一章冷儿再现命格之说(1/2)

加入书签

  白之宜与亲生女儿相认,东方闻思自然就彻底的沦为“玩物”,一个生死被捏在手中的提线木偶,紫魄也因此被白之宜威胁,她自然没有了后顾之忧和其他顾虑,于是为了

  尽快突破第五重紫,她开始继续利用武林纯阳高手修炼邪恶内功心法三阳融一。

  吸其内力,嗜其血肉,喝其心血,以此让自己体内的内力达到最高重,再以此强化七獠真气。有了紫魄刺杀的事件,让她放不下心,便让水涟漪在琉璃密室门口守卫,而琉璃密室内,她则继续利用巫涅采阳补阴,不料却使得反噬极具加重,比任何时候都要严重,

  这痛苦的滋味让白之宜越发的难以忍受。

  白婠婠也站在门外,听到里面传来白之宜一阵阵痛苦的呻吟,她几次喊叫,白之宜都不允许她进来。

  水涟漪虽然担心,但也只能听从白之宜的命令,强行送白婠婠回湖心小筑。

  白婠婠心里憎恨和讨厌水涟漪,冷声道:“阿市和小水滴会送我回去的,所以你和你的蛇最好都离我远一点!”

  “小宫主慢走!”水涟漪依然眉眼含笑,不敢有丝毫怒意,等白婠婠回身离去时,她的眼睛才缓缓布上一层冰霜。

  巫涅虽然身子虚弱,毒浸满身,但好在白之宜的克制,让他虽然吸收了些曼陀罗剧毒,但可以自行用内力将其逼出体外。这一次过后,白之宜的脸一直没有恢复,漆昙告诉她,是因为巫涅的内力开始与其他人的内力相冲,达不到融合,以至于慕雪隐的面皮与皮肤的融合出现了问题,就快要

  撑不住了,再这样下去,会彻底的被毁坏。

  别无他法,白之宜只能加大食用少女心脏的数量,紫魄被迫还像以前一样,开始为白之宜抓大量的貌美少女。

  为了尽快突破第五重紫,和彻底解决自己反噬的折磨,地下皇城关押的人彻底清空后,新的一轮采阳补阴便开始,江湖很快便再一次陷入虐杀与死亡的混乱之中。

  曼陀罗宫的晨曦,依然充满黑暗,阳光透不进的地方,弥漫着幽蓝色的烟雾,就像不能轮回只能肆意游荡的孤魂野鬼。

  白之宜站在冰冷的城墙上,眺望着天边淡淡的红光,脸上罩着一层面纱,紫魄来到她身边的时候,还能看见她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就像溃烂了一般。

  “我早就说过,不属于你的东西,你也无福消受!”紫魄的语气有着毫不掩饰的嘲讽。白之宜承受了数日的反噬折磨,以至于慕雪隐的面皮无法愈合,这让她越发的暴戾和愤怒:“慕雪隐再美,也是个男人,男人的皮肤始终不适合女人,但若是未倾隐的脸,

  也许我会恢复得更好!”

  紫魄轻轻的皱了皱眉,冷冷的白她一眼:“现在的未倾隐,与我们再无交集,你以后也不要再打她的主意了!”“除了你,她的身边没有任何人,只要她一天还活在这个世上,就难保不会落在本宫主手里!”白之宜那双充满戾气的眼睛又露出了无限的**,“你不去,我也会派别人去

  也许相比较之下,你还懂得如何让她死的舒服一些!”

  “我是不会让你动她的!”紫魄冷声道。

  白之宜冷笑一声:“我会不知道你的心思?你以为,你与未倾隐一刀两断,再无交集,我就再也想不起来她这个人了吗?”

  “我说过会把慕雪隐完好无损的交到未倾隐手里,可我没有做到,我紫魄这一生,虽然杀人无数,但却不想失信于人,所以,保她性命,是我对她的偿还!”

  白之宜大笑起来:“你说的可真好听,我们是一类人,我真的相信你会在乎是否失信于人吗?”“白之宜,我们虽然是一类人,但我好歹还有一丝恻隐之心,我的心,还是有温度的,而你呢?你的心早就冰冷如铁了,就算是你的女儿回来了,你仍然嗜血如命,你当真

  不怕报应,会到你的下一代身上吗?”“你何时相信因果报应了?那些伪君子们,哪一个遭到报应了?我白之宜不信命,我只信我自己!”白之宜沉声道,“你对未倾隐的感情,恐怕不只是守信这么简单吧!你是

  紫魄,就凭你的身份,江湖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你是一个比我强不到哪去的杀人魔头啊!你会对除了东方闻思以外的女人有其他任何人类该有的情感吗?”

  紫魄淡声道:“一秀死后,有好长一段时间,我忘记了朋友之间是怎样的感情,但是未倾隐的存在,填补了我的迷惑!”

  “哈哈哈!”白之宜就像听到了笑话一样,笑的停不下来,“你这种人,还会有朋友吗?”紫魄微微一愣,他似乎也想了很久很久,从相遇,到诀别的种种,在他的脑海里一一闪过,最后轻轻的咧开嘴角:“我也以为这个词再也不会用到我的身上,可是当我决定救她性命的那一刻起,她就注定跟别人不一样了,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很轻松,既然她能陪我一起喝酒,又能倾听我的心事,我自然也可以为她做一些事,像你这

  种女人,根本不会明白这种感情的。”

  “她要是把你当朋友,就不会背叛你,而害得你身负重伤了。”白之宜讥讽道。

  紫魄想到未倾隐背叛自己的那一次,不禁笑着摇了摇头:“她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把我变成一个所谓的好人罢了!”

  “这么说,你是一定要保护她了?”白之宜冷冷的盯着紫魄。

  “这世间美人千千万,你何必死死盯着未倾隐不放!”紫魄毫不示弱。他们四目相对,眼神厮杀,谁也不肯退让半步,最后白之宜勾了勾嘴角:“好,我给你这个人情!既然十大美人之首的脸不属于我,那天下第一美人的脸,就有劳紫魄公子

  你替我取来吧!”

  “江圣雪?”

  “怎么,难道她也不行吗?你可没有任何理由保护她!”白之宜得意的说道。我真的要为她去取江圣雪的脸吗?尽管我的确怪皇甫风没有在盟主堂保护好丫头,可是,如果江圣雪死了,牵动的人就会更多,到时候,曼陀罗宫不仅八面树敌,以后想

  要翻身都难,而丫头跟皇甫雷,便再无可能了。

  紫魄虽有些为难,但是他没有任何理由拒绝白之宜,更何况,再一次拒绝白之宜的后果,可想而知:“行倒是行,只不过江圣雪在桃花山庄,恐怕没那么容易。”

  “任何地方都任你来去自如,你还会惧怕小小的桃花山庄吗?再说了,若是那么容易,岂会麻烦你大材小用呢!”

  紫魄冷笑一声:“这么多年,我不一直都是替你获取心脏的小人物吗?”

  白之宜笑着抚上紫魄的肩:“那是因为,你为我抓来的心脏,我才觉得格外好吃!”

  紫魄一脸的受不了,他推开白之宜的手,语气充满了嫌弃:“恶心!”白之宜每次看到紫魄窘迫的表情,都会格外的痛快,就算他对自己充满嫌弃和厌恶,仍然觉得痛快:“抓住江圣雪,既可以让皇甫风乱了阵脚,也能为我恢复容貌。我正愁

  不知如何对付那些一世葬的修炼者呢!”

  “我明白了,刚好我跟她的夫君也有一笔账要算!”

  “那么,就拜托你了,紫魄!”白之宜的话音刚落,连手还未落到紫魄的身上,他就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