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天马化龙(1/2)

加入书签

  readx();????????气息掌控妙到毫巅,将一朵凋零的花朵化为一只蝴蝶,柳清风终于明白,为何试剑峰那边的蝴蝶数量多的惊人,而且触碰之下,立刻消失无影。Ω┡小说ん

  之前曾经怀疑过是这位“海枯石烂回春手”的丹道宗师所为,此刻亲眼所见,忽然想到道祖说,这个怪老道最不喜欢看到草木花叶枯萎,看来果真如此。

  他一向很少上丹鼎峰,一来是受不了东方引月的怪诞性格,二来有这个功夫,还不如多看几次天上的白云,多扫几遍台阶上的落叶。

  方才这位长辈在讲述之时,他就在认真思索,并且也能想通月月为何能轻易放飞魔龙之王。

  “据我所知,这位姑娘正是焉知国公主,身负妖族王者血脉,所以我推断,第一层“玄龙天元法阵”不但不能阻止她,反而还会向她出召唤。”

  东方引月轻轻点头。

  柳清风继续说道:“而打开‘铜雀春深锁’,需要以强悍的妖族王者之血滴注其上。我想这位殿下心地善良,定然不会是故意为之,最大的可能是,她之前的伤势导致血液偶然落在锁上。”

  他望一眼东方引月,继续说道:“我观察过姑娘的手臂,看起来像是被某种锋利的东西所划伤,据我推断,可以是她无意中触碰到‘铜雀春深’,从而打开禁魔殿。”

  “再后来,强大的龙息撞来,使她神志恍然,不由自主就揭开这时光符咒。”

  “她此刻既有旧伤,浑身元气出于散失状态,自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其后魔龙之王附体,想借助她的驱壳高飞远遁。不断以一己之力抗拒魔力,才是她昏迷不醒的真正原因。”

  柳清风真正的修为境界不在东方引月之下,所以略微思索,就能将事情的经过猜个大概。

  而且他还据此推断出另一个很耐人寻味的事情。

  他毫不隐瞒,语极快地说了出来。

  “所以大唐王室,必须笼络妖族后裔焉知国。”

  这次,轮到这位丹道宗师疑惑。

  “何解?”

  虽然并不关心王朝宦海,东方引月还是随口问道。

  “妖族王者之血能打开禁魔殿,一旦与盛唐为敌,趁机放飞魔龙之王,联合魔族,那对盛唐,必将是最沉重的打击。”dudu1();

  他的话音一变,轻轻呼吸一缕花香,继续道:“尽管这个秘密妖族无从知悉,但大唐王室不得不防。”

  “这些勾心斗角的破事,老道懒得管,你回去天剑宫吧,我需要救治伤者。”

  东方引月在天剑宗的地盘上,向天剑宗掌教下了逐客令。

  柳清风哈哈一笑,只要这个古怪的老道士肯施以妙手回春之术,这一趟就没有白来。

  回转身来,向那只可恶的裂天兕望一眼,习惯性拍拍身上,下山而去。

  ……

  “你叫什么名字?”

  王山阳手从卓藏锋肩头移开,目光望向那匹踏云天马,眼睛里闪烁着惊奇之色。

  “我叫马踏云。”看到这老道如此喜欢自己的马,他随便想了这么一个名字。

  “当前千万不能暴露真正姓名,不是害怕方才这山羊胡老道要痛打‘没良心’的自己,而是因为要隐姓埋名学习天剑宗剑术。”

  粗糙的老手在绸缎般的马身滑过,王山阳并没有对这个名字感到惊讶,卓藏锋看他全神贯注的样子,似乎也没有认出自己,略感放心。

  “马踏云,难道是天意?”他略微想了想,掠过不提。

  “好马!真是千万中不见一匹,好马呀!”

  王山阳连声赞叹,忽然在马身上滑动的手停顿下来,转头望着卓藏锋。

  “这匹马从何而来?”

  “是我从小在山野捕获,一直养到这么大。”卓藏锋撒谎不带眨眼。

  王山阳走过去搬开天马口齿,看了半晌,忽然怒道:“你这小子满口谎言,以为能欺骗过贫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