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要搬走(1/2)

加入书签

  宠妻无度:小女人,你躲不掉!,他要搬走,

  “只包工吧,我请的那个经理为人明,以前也替他们老板装修过几个办公室,交给他还能省下不少钱”。

  “你请的人我放心,那我…”,谢欢看了看时间,“吃个中饭得回g市去了”。

  “好,正好让你见见我请的经理”,卫豫桓先去拿车,中午吃饭的时候谢欢也见到了他嘴里一直夸赞的经理,文朔,三十多岁,五官端正,小眼睛,说起话来十分圆滑,为人聪明灵活,谢欢也就放了心,下午便回了g市。

  屋里静的像她昨天离开时一样,看起来他昨天晚上走后也没回来,只有可怜的阿塔,饿的“呜呜”的呻吟。

  她倒了些狗粮,看着阿塔狼吞虎咽,她真不知两人接下来会变成怎样,不过对他,她非常的生气,就算她藏有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权力,他都不该趁她洗澡时打开她的箱子,甚至撕毁她的日记湎。

  现在只是刚开始,若是以后不是更没有一点私人空间了。

  他嫉妒又敏感,虽然她叫嚷着要分手,可毕竟是气急了没有理智,但她这次一点也不想退让,更不会道歉。

  阿塔吃完了狗粮,又舔着她手背,脚踢了踢水碗狼。

  “要是跟着你的主人估计早饿死了”,谢欢叹了口气,起身倒了碗水给它。

  好吧,两人吵架到接近交恶的地步了,她却还要替他照顾狗,这究竟是什么世道。

  生活又回到了以前独居的日子,晚上回家可以直接打了倒锁不用担心有人会回来,也不用再做夜宵,更不会要洗男人的衣服,而且他的衣服都非常名贵,通常只能用手洗或者扔干洗店去。

  现在一切都不需要了,这样过了一个星期,邻居也都发现了端倪。

  “你那男朋友搬走了”?赫德狐疑的扫描着走在身边的女人,“好一阵子没看到他车子了,你这个星期竟然还叫我出来打了两次台球”。

  “叫你打台球有什么奇怪的”,谢欢翻白眼球,“以前不也偶尔去玩玩吗”?

  “前些日子他在的时候,你工作也忙,别说打台球,你啊别说跟我打球就连和她朋友逛街的时间都少”,赫德笑着摇头,“我也不大敢去你们家,你家那位好像不大欢迎我”。

  “他一直是这样”,对所有英俊帅气的男人都有敌意。

  “看来你们之间真出了问题啊,不过就算分手了,他是不是应该也把这条狗带走,这么大的狗每个月得多少伙食费和神费啊”,赫德指了指她身边的阿塔,瞧瞧这阵势,不过才一个多月,这狗就好像认定这位女主人了。

  “你能不能别跟我提这事了”,谢欢冷冷的目光朝他丢过去。

  她工作已经够忙了,谁想养这么一只大狗啊,每天还要清扫家里大狗留下的屎尿,这狗闷在几十平方的家里常常还会发牢,她又得挤着早上时间带它散步。

  可是没办法啊,她不管,难道还把它扔了不成。

  到宿舍楼下面时,两个眼神的身影一道走下来,她开始看着眼熟,待看清两人的脸时才发现是易南枫和姜姝,“刚去找你,敲了半天门,看你没在家,还打算打你电话呢”。

  易南枫边说边瞧了她旁边的赫德一眼。

  “我先上去了”,赫德识相的先上了楼,谢欢多少猜到他的来历,自从那天后,她和章盛光彼此没一个电话、没一条短信联系,总该是有点什么要发生了,“南枫哥,你们来是为了他的事吗”?

  “光子在外面找了套房子,今天…说是让我们来帮他拿衣服还有把阿塔带走”,易南枫观察着她眼色,见她只是眼睛稍微闪了闪,便恢复了平静,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你不着急吗”?

  “这样也好…”,谢欢垂下眼眸,一直以来都是不愿去想两人接下来会怎样,分手?千丝万缕的联系也未必能说分就分,要在一起,她和他都没办法对那晚的事释然。

  “也好”?姜姝听得拧眉,有些着急,“你是不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