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6(1/2)

加入书签

  今天借着愤怒心疼与点滴的惶恐,他居然实现了。张启山不想再忍,他垂首咬住了日山胸口的乳粒,吮吸嘬弄诱哄青年发出甜美的声音。但是他不会让张日山爽太久的,他居然、又将他自己推入险境!一想到日山被拘禁在警局,张启山几乎想要端起加特林机枪亲自冲进去。他是疯狂的,极具占有性的,他不能允许自己的坤泽离开自己的领地半步。

  “佛爷……嗯啊……”乳粒被吮得浮现起了细小的鸡皮疙瘩,日山浑身激灵,哆嗦着尝试在狭小的空间里用腿缠住伴侣的腰。之前在警局时,虽然他的情欲暂时地平复了下去,但药物的影响却并未有消除,警察局只给他们使用了廉价的抑制剂,所以此时自家乾元略显粗暴的动作,让日山的下体很快再次湿润起来。

  张启山果断的扒了他的裤子,让坤泽敏感的肌肤接触到轿车内高级的真皮座椅。皮革与屁股是完美的组合,日山闷哼了一声下意识地扭了扭他挺巧的圆臀,却没想到由于淫液的关系,小穴和沙发接触的部位发出了一声极响亮的摩擦声。张启山呼吸一滞,捏住了他的下巴迫使他看向窗外。

  “知道今天有多危险么?”

  “嗯……启山哥——”日山原本的注意力全部在张启山身上,视角突然的转移让他这才发现他们已经行驶到了路途缓慢的闹市区。车窗外三米远的地方就是人行道。或是行色匆匆的白领,或是背着书包的学生都在匆匆走过,他倒吸一口凉气下意识往张启山怀中钻去。

  张启山却并未让他如愿,他一把摁住了日山。将手指已经捅入了自家坤泽骚得流水的小逼中。湿热柔软的地方天生就适合用来承受乾元的疼爱,再加上那个地方已经被张启山开发了整整三年,轻易就让张启山挤入三根手指。“今天是我救了你,你才有机会在人群面前湿成这个样子……”他贴住青年的耳朵,残刻的话语毫不容情,“若是季白反应再快一点,你现在就已经是贩毒和拐卖集团的罪魁了!”他咬牙切齿地再度狠狠吻住了日山的嘴唇,让日山仰头与自己纠缠。并且就在同时,就在这马路上的汽车内,用手指发狠地肏弄着自己的坤泽。

  不知道是不是张启山的错觉,日山秀气的阴茎今天出乎意料的硬得厉害。以往温柔抚慰许久才会出水的甬道今日却像是打开了闸门,还没等用手指刮蹭捅抽,就已经黏腻润泽。

  “怎么,日山喜欢在人群面前被启山哥奸?”张启山的心火难消,其实与其说是心火,更多是唯恐失去张日山的恐慌,他现在就是想在人群面前狠狠的肏他,看他的骚水弄湿自己的西装裤,让他知道自己是属于谁的。

  日山闻言猝然瑟缩,他想……他就是……想被启山哥弄。但是他害怕说出来遭到唾弃,启山哥虽然在自己十七岁时就同意了婚约,但是经历过那件事情,自己终究是和他有了那么一层隔膜。所以他无从判断这句侮辱性的语言是真心还是“情趣”,头一回被爱人重口玩弄的青年呜咽一声,紧张的闭起了双目。

  张启山却顾不得再管他乐意不乐意,他现在就要狠狠的进入他,狠狠的肏弄他,确定他的存在是真实不虚的。他从日山体内抽出拓宽的三根手指,使坏地将手指放在了日山的唇边。原先哪里做过这等羞赧的事情,日山涨红了脸颊,却乖顺的张开嘴吃入了进去。

  有些咸腥,比佛爷的味道要淡些?

  可他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