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chapter 10(1/2)

加入书签

  余眉从花鸟市场回来,就直奔宿舍,将那只壶从床底下勾了出来,这次没用报纸,用了块干净的布紧裹着,又寻了上次买衣服的结实袋子装上,直接坐车去了景奇花鸟市。

  半个小时后,她用手将壶抱在胸前,就近找了家公用电话,天冷了,她只着了薄衫跑来跑去,谁知竟出了一身汗,但手却因一直捧着壶,冻的冰凉,拿电话时都有点不好使。

  这时候别说手机了,家里连电话都没有,太不方便了,余眉着急的搓了搓耳朵,想了想,就在电话上按下一串号码,这是村里离家最近的商店公用电话,老爸已经打过招呼,自己有事就往这号上打。

  里面响了两声有人接了。

  “哎,你好,是嫂子吗?”余眉轻声问道。

  “啊,你是……?”

  “我是余德海家的小眉,嫂子还记得我吗?昨晚我带小弟到店里买过零食……”

  “哦,是小眉啊,哎哟,昨天你来了我都不敢认了,我早上还跟你哥说,咱村老余家的姑娘有出息呢。”电话那边十分热:“小眉啊,打电话是有事吧,让你家人过来接一下?”

  “嗯,我这有点急事儿,麻烦嫂子了。”余眉赶紧道。

  “行行,我这就叫顺哥去你家找你爸去……”

  “哎,谢谢嫂子……”余眉急忙道谢,然后挂了电话,提着袋子看了眼墙上挂的钟表,已近十二点了。

  只一会儿,电话就响了,她马上接了起来,一听声音就知道是余妈。

  “啊……妈,怎么是你,我爸呢?”

  “你爸去你小姨家了……”余妈的口气也不怎么好,不过可能商店有人,倒也没太表露出来,只不过知母莫若女,余眉自然分辨的出。

  “妈,怎么回事啊?”

  可能店里的嫂子去卖货了,余妈顿时有丝埋怨的压低声音,不满透了出来道:“还不是因为你惹的祸,你爸拿着礼去给人赔不是了,顺便找你姨夫探探口风,看能不能借两个,他现在还对铺子的事不死心,算了,随他折腾吧,你说你的事儿,这才到学校就打电话,是不是生活费不够了?走时你爸给你拿二百,你偏不拿,现在别跟我说你没钱了……”

  余眉哪有这时间跟余妈抬杠顶嘴,她急忙道:“啊妈,先不说这些,我这边有件特别急的事,不是生活费,嗯,是学校这边儿,很重要,嗯嗯,对对,很急,电话里说不清楚,这事儿得我爸来一趟,你快去找我爸回来吧,叫他坐车过来,别坐汽车,汽车太慢,包个车吧,贵就贵点么,汽车要三个点,等他来了天都黑了,黄瓜菜都凉了啊,包车一个小时就到,妈,真的很重要,特别重要,叫我爸来的时候,一定要把身份证带上,嗯,身份证不拿人来了也白来,不用带钱,只要带身份证,妈,你别问了,一时说不清,我就在学校门口等他,好,嗯……”

  说完余眉挂了电话,把钱给了,出了花鸟市场,心里多少有点七上八下,多年一个人住养成的警惕,她特意走的很慢,然后看着周围的人,直到没什么人跟着,这才坐了车回了学校。

  到了宿舍才松了口气,把壶又拿出来看了看,找了些报纸仔细给包了包,这次,十分的小心冀冀放到床底下。

  不怪她这么小心,因为这么一个壶,十五万啊。

  她到现在都有点不敢相信……

  之前去花鸟市场问了问,陈明远居然是位大师,但问到价钱,都说要看了东西才能估,现在假的太多。

  不过,在看到壶后,古钱店里的店主倒是对着灯看了半天,还跟店里的几个老友讨论了下,跟余眉说这壶是后人仿陈鸣远的南瓜壶。

  不过,虽然是仿得,但却仿得惟妙惟肖,而且仿得这个人也大有名头,后来也是位大师极的人物,所以这一件也不算差,值点钱。

  他的老友也说,如果这是陈鸣远大师的壶,那这一把紫砂东陵瓜,卖的话最低不少于二百万,拍卖要更多,而且极有升值的空间,因陈鸣远大师名头之响,实在是紫砂艺人中的翘楚,一直以来都有古来技巧能几人,陈生陈生今绝伦这样高度的赞美语,因为留下的珍品不多,南瓜壶现今只有三把,所以现在收藏界都是一壶难求……

  这样讲了一通,余眉是听一耳,掉一耳,她还管这壶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也根本不懂什么陈鸣远还是东陵的,她在意的是能卖多少钱,能给她多少,最后,那个店主给到十五的价。

  她当时就动心了,十五万啊,除了买铺子还剩下一笔,对家里,还是对父母的买卖,都能解决老大问题。

  可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