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chapter 21(1/2)

加入书签

  余眉对这个表妹,心其实是挺复杂的,如果表妹从来都没拥有过金鱼,她也许并不会这样,反而会待她更好,毕竟她没有姐妹,同龄中,她与表妹年纪相近又最亲近,又是亲戚,没道理对她不好,有好的也会先想着她。

  可是,在经历过一切之后,余眉觉得好像无法再用原来的心境面对她,她心底开始刻意忽略这个人,甚至想遗忘掉这个上辈子从她手中拿走了,而这辈子她又从对方手中拿回来的珍贵机缘。

  突然间,她有点理解表妹上辈子慢慢疏远她的原因,很复杂,因为拿走一件原本属于对方的东西,一开始会有庆幸,也有愧疚,心虚,又或者怕被现,开始不自然的远离,到后来下意识的避开面,因为见了,会提醒着自己,会想到什么,看着那张脸,会有种让人心底极不舒服的感觉。

  这种感觉正在余眉心里交叉进行着,不过一瞬间,她就深吸了口气,回过身看向朝自己跑过来的表妹李雨蓉,没有笑,也没有太过于冷淡,只是站在那里淡淡的等着。

  “表姐……”李雨蓉一直在小区周围徘徊,看到余眉不由眼前一亮,急忙招手跑了过来。

  这时候的表妹家里条件已经好了,家里钱充裕,给她的零花钱也多,别看表妹外貌不出色,但她很喜欢打扮,嫩黄的羽绒马夹,时尚的牛仔裤,圆头的小皮鞋,马尾也像余眉一样高高吊起,甚至脸上还扑了层粉,显得面色白了些,眼角还涂了点棕色的眼影,趁着眼晴也更有神更明亮了。

  “表姐,我们一个多月没见,你都不来学校看我,是不是还生我气呢?”表妹李雨蓉像以前没吵架时一样嘟着嘴半高兴半讨好的挽着余眉的胳膊。

  余眉看她:“我怎么敢,要是你告诉小姨我欺负你,还不得跟我妈再打一架?”其中语气是半开着玩笑的。

  无论余眉心里怎么想,也不习惯带在脸上。

  表妹李雨蓉见表姐笑了,立即也开心道:“表姐你不生我气啦?太好了!其实这事儿都怪我妈,我只说表姐纹的很好看,她就以为是你窜梭我纹的,我怎么解释她都不听,还在医院里不讲理的和大姨打起来了,那样子丢脸死了,我半个月没跟她说话。”然后可怜兮兮的道:“对不起啊表姐,你不会怪我吧……”

  余眉笑着道:“不会。”

  说着这话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很虚伪,其实她会,在前世经历了表妹的疏远,在表妹结婚都不联系她,却又多年后突然出现为她惨淡的未来添砖补瓦,在她得知当年被要走的那副画里还另有乾坤时,她就在疏远,埋怨,只是她全部都放在心底,然后用着不再关心她,不再将她看成亲表妹,不再接触她的所有,在她手纹身成疤的时候,也不愿意去看一眼,在她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把她当路人一样冷淡对待。

  她觉得自己做的很绝,做着和她表妹上辈子一样的事,但是她一点也不想改变。

  这一切表妹一点也没有察觉,仍然像以前一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以为眼前的这个还是那个吵完架,生了气,又来主动来照顾自己的女生,毕竟说起来,两个人算是从小长大,表姐对她是有求必应的,自己从小也很黏表姐,因为表姐什么都会,求她什么她都会替自己做,所以有什么事就爱找她。

  就算表姐考上了市重点,这一点也不会改变的,不过说起来她真的很羡慕,经常去学校宿舍找她,然后好奇的在学校里问这问那,接近了解了,就感觉好像自己也在念高中一样。

  余眉站在那儿静静听着,不用她开口问,很快就知道表妹这次为什么来找她了。

  “表姐,我到你宿舍找你,你室友说你在外面租了房子,为什么啊,宿舍不好吗?”

  “宿舍人多静不下心学习。”余眉随口敷衍道,表妹好奇心重,她知道自己租了房子,肯定要去看,可是现在的余眉不再是以前有求必应的表姐了,之所以一直站在这里没进去,就是不想带她上去。

  于是她“啊……”的一声,低头看了看手袋,翻了翻,像想到什么脚跟一转,道:“刚才忘记买样东西,我得回去一趟,天也不早了,你要没事就先回去吧……”

  “什么东西啊,我不着急,我陪表姐一起买吧,反正时间还早,赶末班车还能赶上。”

  余眉:“……”以前牛皮糖一样贴着,她把她当成小棉袄,现在这样,心里不由一阵烦腻,不过既然愿意陪,那就陪着吧,就是不如她的意,她想上去看,偏就不让她看。

  于是转身向另一处远点的市场走去。

  此时是下午四点多,街上人挺多的,余眉走的慢,李雨蓉也慢慢跟着,她没来过这个地方,自然觉得新奇,不过看了会很快又回到租房上,“表姐你就在刚刚那个小区租的房子啊,贵不贵?要自己做饭吃吗?我刚才看到有鱼,晚上要吃鱼吗?”

  “嗯,做点鱼汤喝。”

  “表姐,我最爱喝鱼汤了。”

  余眉看了她一眼笑了笑,爱喝是吧?随即将鱼和豆腐递给空着两手揣兜的表妹,道:“一会买东西多,雨蓉你先帮着拿两袋……”

  表妹看了看,迟疑了下,显然有点不愿意,但现在又不能拒绝表姐的要求,于是伸手拿了,不过拿之前还看了看余眉的脸色。

  像察觉到什么似的,看着她道:“表姐,你真的变了,样子变了,性格也不一样了。”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有什么活都她干的,像提东西这种事从来没让自己帮忙啊,她这么想。

  “是吗?”余眉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冬天没带手套,手指提袋子很冷,而且东西提时间长了勒手,转了一圈后,李雨蓉的手就有点红了,于是有点不乐意的拉下笑脸,但又觉得表姐虽然安安静静的,但像变了个人,不敢乱小脾气,直得道:“表姐,你想买什么啊,我们赶紧买了回去吧,天怪冷的……”

  “冷吗?我穿的多还好,你要觉得冷就先回去,我还有东西买……”

  李雨蓉一听要她回去,立即不敢再说,她还想看看表姐租的房子,还想蹭一顿饭呢,食堂的饭菜太难吃了,嘴巴都吃淡了,哪有表姐的手艺好,看到手里提的鱼,想想表姐做的鱼汤的滋味儿,不由咬咬牙,“不冷,不冷,我们再转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