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chapter 22(1/2)

加入书签

  人都倒地上了,表妹还在那傻傻的站着,也没上去扶,余眉立即伸手推了她一把,两人这才跑过去,不怪她紧张啊,刚才表妹说话不看路,走出去的速度又快,对方要是有什么事儿,那她俩今天就都走不了了。

  “大姨,您没事吧?”余眉看到老太太摔在一边台阶上,当时心里就一咯噔,摔的不是好地方啊。

  “哎哟,小姑娘家家的冲劲这么大,没事没事儿,都怪人老了眼神不中用了。”说完老太太撑着台阶坐了起来,一坐起来就四下寻着花盆。

  余眉真是心都提了起来,她给老太太拍了拍身上沾的灰,想试着扶她站起来:“我扶您起来走走?能站起来吗?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没事,哪都好。”说完顺着她的力道起身,余眉见她动作真的没什么影响,总算松了口气,旁边表妹李雨蓉也吓的够呛,直看她。

  见老人四处找花盆,她急忙扶起那盆摔在台阶下的春鹃,盆是瓷地,已经碎两半了,土都露了出来,怕花露了根,她将土往一处拢了拢,“大姨,对不起啊,这个花盆碎了,不过花没什么事。”

  春鹃开得娇滴滴的好看。

  老太太手扶着后腰,见余眉蹲地上,不怕脏伸手去拢地上施了肥的花土,她忙“哎哟”了一声:“不可不可,小姑娘的手可不能摸花土,又湿又冷的,冻着不能读书写字了。”

  余眉听着老人的话,心里一暖,忙笑着道:“没事儿,耐冻着呐,大姨,您的盆坏了,给您赔个花盆吧。”老人没什么事就谢天谢地,花钱买个花盆才几个钱。

  老太太一脸的善面,看了看余眉身上的校服,脸色特别和蔼:“是戒城高中的学生啊,算啦,花盆也不值钱,家里有的是,小姑娘帮我找个塑料装起来,我拿回家找个盆就栽上了。”

  “诶,好……”余眉见老人特别通打理,一时间好感倍增,这世上还是好人多,为难人的毕竟是少数,这个时候,大家都是互相体谅的。

  她急忙冲李雨蓉道:“你去花店要个塑料袋。”不过看着表妹在旁边乱手乱脚的样子,别说让她要塑料袋装花,就是让她借把扫帚扫地都扫不干净。

  “算了,我自己去,你扶着点啊。”说完转身进去了,她就知道不能跟表妹待一起,烂摊子永远她收拾,又不能把她扔下不管,只能自认倒霉。

  周围本来有几个人围观,但见没什么事就都散了,余眉把老人的花土都装袋子里,又收拾了下自己买的盆花,果然耐用,塑料盆竟然屁事没有,只撒了点土。

  余眉收拾家务一向快准狠,多年养成的习惯,所以这点场面小意思,几下就弄得利利索索。

  老太太见了又细看了她一眼,小姑娘白生生的俊,也没见多着急,有条不紊的随手几下就干净了,那就一个干净利落。

  李雨蓉在刚才老太太躺地上时,就吓愣了,这会见没什么事,又恢复劲头儿,余眉收拾的时候就跟老太太说上话了。

  余眉整理好了,回来就听她正嘴甜道:“大姨,你一个人来的啊,要不我和姐送你回去吧,刚才都怪我,我得把您送家去才放心,我帮你提花袋子。”

  “没事,就几步路不用送了,你们赶紧回家吧……”

  “离得近我们更应该送了……”

  余眉有点想骂娘,表妹就是这样,从小到大,烂摊子别人收拾完,她开始天真烂漫的装好人,别人闷头锄地,她拿着个鞭子在挥舞,说到底这事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人又不是她撞的,她倒成了忙前忙后的那个人。

  正提着自己买的东西和花盆,就听李雨蓉惊喜道:“姐,大姨就住在你租房子的那个小区,是顺路啊,你快来,我们一起送大姨回去吧。”

  真是讨厌表妹这样理所当然指使人的语气。

  顿时后槽牙磨了磨,到底还是过去了。

  老人一直乐呵呵的,六十多岁的年纪,头白多黑少,但梳理的特别整齐,有点像过去那些妇人挽的髻,身上的衣服是一套对襟暗绿色棉衣很复古,样式更像是手工缝制,做工很好,连花边都极为对称,当时没注意,此时见了,现上面有大片的刺绣花纹,细看精美的真是晃花人眼?

  她目光再看向老人脚上的一双加厚了的布鞋,那做工和镶边,越细看越觉得哪里都不普通。

  眼前这个像农村的老太太,好像不是她们想象中那个样子,当然,这疑惑只能压心底。

  有两个小姑娘陪着她,老太太很高兴,那边表妹叽叽渣渣没心没肺的说着,她听到什么不由眼前一亮,转头看向不多话有点安静的余眉道:“自己出来租房子住啊,辛不辛苦啊?现在的像你这么大的小姑娘很少会做家务了。”

  “我表姐家务一把手的,她从六七岁就做家务,洗衣做饭收拾家,还会种地呢,家里院子里的地都是她种的,大姨爱喝鱼汤吗?我表姐家卖鱼,她从小就做鱼汤,做的可鲜啦,大姨你看,我表姐买的鱼,今晚还打算做呢。”

  老太太也不嫌脏的伸手翻了翻,不由看了安静的小姑娘一眼,惊讶道:“小姑娘很会挑鱼啊,这小鱼又新鲜又嫩,鱼肚不用掏,鳞也不用刮,直接洗干净放锅里煮,熬出来的白白鱼汤是最有营养的,我家儿子孙子最爱喝这个……”

  余眉也不由惊讶道:“我和您做的一样,家里人也都说好吃,其实里面什么都没加,就加了点盐巴,喝着不知为什么就是鲜。”

  “那是鱼鲜啊,刚捞上来的新鲜的海鱼什么都不加就有一股鲜味儿,做出来的鲜美,放了几天的鱼就不行了,味道会酸,冷冻的就更差了,又腥又无味……”

  余眉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她家卖鱼,他爸自然是批的新鲜鱼,把卖不上价的小鱼小丁挑出来,自己家吃,那些可全是新鲜的。

  “这吃的东西都讲究个鲜字,刚从树上摘下来的苹果,和放了些日子的口感是不同的,肉也是一样,记得我那时候家里杀猪现煮的肉,多香啊,十里都能闻着味儿,现在不行喽,放冰箱里拿出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