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晋江原创首发(1/2)

加入书签

  吃完了饭,余眉帮老妈收拾好了桌子,刷了碗,这才擦了擦手,想了想没有直接的说,而是从旁侧敲道:“妈,爸身上的衣服是店里卖的吧?穿着可真精神啊……”

  余妈正往柜里放着碗,闻道:“啥啊,是你爸的战友来一批货,说是有几套男装有点瑕疵没算钱,你爸这才穿着了,要不这一套快两百块钱的衣服,哪舍得给他穿啊?”

  余妈的思想一直是这样,以前批几兜海鲜回来,那些小鱼腥和卖不出去臭皮烂虾才拣着回来吃,能卖钱的坚决不动一下,过年能拿出两条好鱼都肉疼的要死。

  根深蒂固的观念,这会儿很让余眉有些力不从心,可是,老妈一个人不肯改变,不代表别人都陪着她不变,如果家里还像以前一样很穷,也就罢了,那余眉也不担心什么,那时候一家人确实是心往一处使,劲儿往一处拧的想赚钱,老爸也听她管。

  可是,现在况不一样,家里条件好了,老爸也才四十来岁,说句话做为女儿不该说的话……

  电视报纸上那些事还少么?一有点钱,男人见了世面,看多了莺莺燕燕,回头看着糟糠之妻又土又渣惹人厌,即没有共同语,也不懂温柔小意,然后抛妻弃子迎娶年轻貌美的小三……想到这儿余眉竟有点恶心的感觉。

  真的,绝不能允许这样的事生!

  她知道自己这样多想有点过份了,老爸未必是那样的人,老妈也未必是胆小怯弱的女人,但有些事谁能先预料到呢,未雨绸缪总不会错的,总不能等到事已经生了,无法改变时再去想打算。

  她重生了,最想做的就是让家里人不再背上她那份沉重的学费,那么风里来雨里去的辛苦生活,想父母能因为她过的好点,轻松点开心点,如果这一切适得其反,她一定会无比后悔,比任何人都后悔。

  所以,趁着她想到了,趁着一切都还好,一定要将所有苗头掐死在胎里,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余妈了,怎么改变余妈,让她入乡随俗,习惯打扮自己,别让自己仍像个面朝黄土朝天的农妇,至少别让老爸有生厌的感觉,如果能做个美貌与强势兼备的老妈,那这样她所想的事,基本就会被降低到最低点了。

  余眉的心思动了动,立即放下毛巾,去倒了杯水,然后在里面放了滴水精华,虽然一滴的量效果很小,但总能排除些杂质,让人看着精神点,看了眼店外,正是中午人不多,老爸正坐在椅子上抱着弟弟,弟弟虽然能走,但走一会就累,非得要大人抱着,嘴里吃着她给买的巧克力糖豆,在那吧吧吧的讨老爸欢心呢。

  她一向知道,自己的小弟聪明,虽然开口晚,但贵人语迟,嘴甜最会讨父母欢心,有他在父母身边,她有点放心,加上家里的钱一向是老妈保管,自从上次老爸偷取了钱买铺子后,她管得更紧了。

  余眉又放心了点,随即回头看了看余妈的自然卷头,微顿了顿,不少人羡慕天生的自然卷,多好,都不用去烫,又时髦又省钱,但实际上呢,又丑又土,烫得卷跟自然卷是完全不同的,一个追求美与型,一个像野草一样乱长,余妈留的是长,平时就在脖子上用皮筋一缠,很难看,再加上额头的流海也是自然卷,一大陀顶在脑门上,毫无美感可。

  其实余妈并不丑,相反,因一直劳作身体很健康,除了有点小肚子,身材比例好腿又长又直,好好收拾打扮下,绝对是很亮眼。

  “妈。”

  “啊?”余妈拿着抹布抹着锅盖。

  “你的头该剪了,一会儿我陪你去修理头吧……”

  “是吗?”余妈下意识摸摸自己的头,想起来自己是真的好久没去了,她这头长得丑,也不爱照一年四季都不怎么去修理,除非流海长了,想到这个余妈不由道:“这镇上什么都好,就是物价贵,以前在咱们那里的理铺,剪个刘海只要两块钱,现在镇上动动剪子就要五块,也太贵了,不行我就自己拿剪刀剪剪……”

  余眉知道她妈的那个“节俭”劲儿,你要是正面劝着她,她绝对是听不进去,想了想,只得换个说法道:“那妈,我想剪个头,我不知道哪家便宜,你陪我去吧。”她说的她妈不听,但别人说的就不一样了。

  这么一说,余妈倒是回头看了看她,叨咕了一句:“你的头挺好的,剪什么,花那个钱……”不过女儿到底在外面上学,她也没说什么,收拾了下就带着余眉去了。

  但是到了理店,那理师的嘴会说,会介绍啊,把从余妈和余眉一通夸,说得余妈眉开眼笑,讲得是天花乱坠,余妈最爱听人说好话了,以前都是别人夸她闺女,难得一个人连带她一起夸,还正经打量了下余妈的型,说剪烫出来绝对能让丈夫都认不出来。

  一个农村妇女哪见过那架势,再加上余眉在旁边偶尔一句煽风点火,忽忽悠悠的就坐在椅子上了。

  连染带烫,折腾了半下午,好在理师小伙的手艺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