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晋江原创首发(1/2)

加入书签

  附近的夜市有不少人在摆摊卖东西,其中不乏一些手工艺品,余眉就特别喜欢那些手工制的物件,虽然批量生产出来的更精美,但她觉得手工一点点做出来的东西用着更有亲切,是别人一点一滴的诚意和心血,而且价格真的便宜到让人咋舌。水印测试水印测试

  现在一下子拿到这么多钱,就想再填置点什么,晚上吃完饭便下楼当做是散步,过去逛逛。

  夜市摆摊的人真的很多,当然逛的人更多,周边有两个学校一个卫校,不住校的学生也多,因为是周末,不少都三两个一起逛夜市。

  余眉正手工针织摊那里挑着花样雅致的帽子和手套,正好也有几个男女生叽叽喳喳的过来蹲□便扯着围巾道:“老板,这个围巾怎么卖。”

  “纯色的十块,带花纹的十五……”

  手里那条被扯了去,余眉不由看了那女生一眼,年纪不大,十六七岁的模样,但是那打扮在晚上倒是吓人一跟头,右耳有五个耳洞,银耳圈挂了一溜。

  她目光往下一扫,身上那条像从悬崖爬上来似的牛仔裤与脖子上的叮叮当当的骷髅头铁链就不说了,短居然有三种颜色,还是洗剪吹后无比松散飘逸感。

  余眉不由往旁边移了移,非主流不可怕,可怕的是中二期的非主流,她这一移旁边那个女生也跟着看了她一眼,眼神挺不善的。

  不过此时的余眉却没注意她,而是看向后面站着的那个眼熟的人,不由愣了下道:“李雨蓉?”

  一行人有男有女,似乎是一个学校的嘻嘻哈哈,你推我扯,李雨蓉也跟原来刚来学校时不一样了,家里有钱了,零花钱也给的足,身上再不见以前土了吧叽的对襟褂子,鲜红跟国旗一个色的运动服,而是一身的牛仔,头也染了颜色。

  李雨蓉看到她显然也吃了一惊,“表姐,你怎么在这儿?”

  “你们学校晚上可以随便出来?没有门禁?”想到什么,她顿时起身拉住她,“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余眉伸手一把将还没反应过来的表妹给拉了出来。

  “干嘛?有话说话,别拉拉扯扯的,我同学还等着我呢……”李雨蓉被拉了几步后立即扯开余眉的手,不由撇着嘴揉着手腕不满道。

  提起这个表妹她就来气,上次走前还不忘阴了她一把,她从头到脚看了表妹一圈,耳钉带了三个,大冬天的就穿一套牛仔,连个棉衣都没套,脸冻的红还在风中光着脖子吹风,觉得自己挺招人眼的。

  “你穿成这样还是学生吗?啊?古惑仔看多了?想学大街上砍人的混混啊?你也不怕姨夫看到把你耳朵戴的那些东西给拽豁了……”余眉忍不住数落到,就算两人之间有什么隔阂,但是毕竟是自己亲表妹,没有看她这副模样还拍手叫好的。

  而且姨夫这个人最想子女有出息,见余眉考上了市里的重点,女儿连个普通高中都没考上,就训了李雨蓉一顿让她重读初三,但可惜他闺女不是读书的那块料,但就算这样还是求人送钱的把她送进了卫校,希望将来有个好前途好工作。

  但这绝不是把她送进大城市跟着人学时尚前卫来的。

  “要你管,你是我妈啊……”李雨蓉不服的白了她一眼,余眉打量她,她还在打量余眉,厚羊毛毛衣,红色针织开衫,脖子上还围着手织黄色围巾,长随即皮筋扎着,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装什么清甜可爱,一点个性也没有。

  余眉冷笑道:“不用我管行啊,明天我打就电话告诉姨夫你晚上不在宿舍,出来乱逛还穿成这样……”

  李雨蓉不怕她妈就妈她爸,一听顿时就软了,要上她爸知道了就真的吃不了兜着走了,看了看不断往这边张望着的同学,顿时摆了摆手让他们别过来。

  “表姐,算我怕了你了,你当我们学校是戒城高中啊?门禁根本就不严,塞点吃的给门卫老头就搞定,只要十点前能回去就行了,而且那些人都是我的同学,出来逛夜市能有什么事啊,你真是大惊小怪的……”

  余眉听着直皱眉,学校那么松真的好吗,而且那几个男女生看起像混混,跟混混没什么两样。耳洞打那么多学校居然还不管?

  上辈子表妹这时候已经跟她疏远了,她也并不知道会是这种况,十五六岁的孩子这时候是最容易跟人学坏的,她忍不住嘴道:“学生也要有个学生样,你们这样将来毕业了去工作,哪像白衣天使,往那一站,小孩都让你吓哭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怎么跟我们老师一样,啰啰嗦嗦的。”李雨蓉不耐烦的白着脸,说完见余眉抿嘴看她,顿时拉着她的手:“好啦,表姐你要怕我学坏,就让我去你那住啊?”

  “想都别想,我马上要期末考,你来会影响我,如果你想住就自己找地方。”余眉的个人空间意识非常强,自己的地盘是绝不随便让人进的,李雨蓉偶而去已经不错了,常住是不可能的。

  “切,假惺惺。”李雨蓉转身就走。

  余眉忙拽住她:“等等我还有个事问你。”

  “什么?”

  “你上周到我那里了?”

  “去了。”李雨蓉低头看着胸前的吊坠。

  “门锁眼是你拿东西堵的?”

  “是那个谭什么的告诉你的?”

  “谁?”

  李雨蓉看了看她,然后无所谓道:“是我堵的,谁让我等了一上午你都不回来,让你也尝尝待在门口的滋味儿喽。”

  余眉听着简直要气炸了,被揭穿了却一点反醒认错的态度都没有,这种人不是欠揍吗?

  “你堵别人锁眼你还有理了,你缺不缺德啊?你怎么不学点好的啊?”

  “你那么大声干什么?我又没真堵上。”

  “你还没堵上?锁都换了你还没堵上?”

  “我都承认是我堵的了,我还骗你干什么?我撕了点纸想试试了,正好楼上下来人了,就没堵成……”

  “没堵成锁怎么打不开?”

  “你问我,我上哪知道?楼上那个叫什么谭什么的,就沈奶奶的孙子,就你们学校的那个第一,他走下来,看见我弄门锁了,反正我怕他认出来就走了啊,那纸也没塞进去,还有一半在外面呢。”

  “不可能,哪有什么一半的纸,”余眉不信,“你别是编着话来骗我呢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