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晋江原创首发(1/2)

加入书签

  当时乍听事始末,确实是半惊半慌,但是进了房间,她反而镇定下来,虽然一进屋他就松开手,但余眉还是佯装揉着手腕,实际是在低头想对策。水印测试水印测试

  而对方进了房间后反而无比放松起来,斜倚在书桌边,将刚才顺手从她手里抽出来的书,拿在手里随意的翻了翻,只见书里用红蓝黑笔交替着划重点,很多难点都做了标示,写得密密麻麻,边上的空白都没有放过,显然是吃透了,这才抬头看了她一眼,翻的动作慢了下来,有时会停留在字多的页面看一眼。

  余眉抬头就看到他在翻自己课间找时间做的习题,不由伸手就去拿。

  他将书一合,反而放到旁边的书桌上,“简单的答案非要用最复杂的方法解,不过难得……一页只错了两处。”

  余眉很想问问是哪两处,不过现在不是讨论习题的时候,她沉了沉心气儿,想到心头的疑惑不由开门见山的道:“既然你知道那壶是你家的,为什么当初不说?”她话里有质问,当然要质问,任谁看到自家的东西在别人手里,当时不做反应?偏偏他看了盖子那么久,又放回到地上转身就走,一副莫名其妙毫无牵扯的样子,任谁也不可能想到他是原主。

  现在东西回来了又突然说追究,哪有这么自相矛盾的人?余眉都有点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故意整自己的。

  谭慕铭个子高挑,气质冷漠,此时往那一倚又有一丝莫名的慵懒,因穿的微成熟,那种处于少年与男人之间无所畏惧的气势,尤中一把尖锐的越要成形的绝世兵器,光是开锋的那一刹那都觉得气势锐不可挡。

  不得不承认,某些人既使是在年轻的时候,也总是能让人头疼又难以招架的存在。

  谭慕铭伸了伸修长的腿,逼得余眉往后让了一步,他轻笑了一声,随意道:“当初只是不想老人赌物思人罢了,现在想追究也没什么原因,就是想追究了而已……”

  想追究了而已?这算什么理由?完全是故意的?余眉不由气得蛾眉倒竖。

  谭慕铭却是一腿微曲,一腿伸直的倚着书架,继续气定神闲地看着她。

  看着他刚才在大厅对着沈奶奶还一副彬彬有礼的好孩子模样,现在在自己面前,立即就开始原形毕露……她都不知道这个人有这么坏的,原来人真的是不可貌相。

  余眉站在那儿,一个劲儿的告诉自己冷静冷静,不能跟他吵,吵是没有任何作用和价值的……

  其实这事儿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只要他高抬贵手,也就这么过去了。

  如果现在冲动的转身就走,或者撕破脸,那就再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余眉觉得自己其实是个不太容易生气的人,有些事能忍就忍,忍不住了转身就走,又没什么记仇体质,过了就过了,但不知道为什么遇见他就会从心来气,她告诉自己忽略吧,无视吧,却每次都被气的直冒烟,久久都不能平静。

  “慕铭同学……”余眉只能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尽量不僵硬,“南瓜壶你那天你也见到了,湿乎乎的,我一直在用报纸在吸水,因为壶是在海边拣的,外面有一只银色的箱子,不知道是不是你家的那只,箱子当时被海水泡烂了,我也没保留,壶本来只以为是个小玩意儿,没想到会是个古董,当时我是真的没想到这是偷盗来的,如果知道,肯定双手奉还的……”

  “就算是你拣来的,拣来的东西就可以直接拿去卖?”谭慕铭挑眉问。

  余眉此时穿着宽松粉色蝙蝠衫,□是膝上三寸的黑色百褶裙,腿上是带棉绒的黑色连腿袜,本来人就娇小,站在那里就跟站直了挨老师训一样。

  “我以为是无主之物,对不起,当时也并没有想太多,我知道,这东西是你爷爷的,拿去卖对你和沈奶奶都是一种亵渎,我也不想辩解,但是,我确实不是有心的。”余眉抿了抿干巴巴的嘴唇。

  她当时的想法,确实是觉得东西在海里时间不短了,应该是无主之物,无主的东西自然谁拣到就算谁的,现在没人有傻到真拿着东西去交给警察叔叔,她也不例外。

  可是谭慕铭独特的清冷的声音却是传了来:“几百元的无主之物拣了没人追究,但是古董不同。”他顿了一下,“你知道陈鸣远的一把南瓜壶现在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