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晋江原创首发(1/2)

加入书签

  说起那天,沈老太送走了郑老板,回头路过房间,不由悄手悄脚的往门边移,本意是想看看孙子的题教的怎么样,有没有跟人家小姑娘冷眼,结果一动门口,正好看到她孙子从来没有过的,手足无措的似在哄小姑娘的一幕。

  老太太差点“哎呦”一声叫出来,如果嘴里此时有水,老太太都要当场喷出来了。

  孙子开窍了,别提老太太有多高兴,一时间腰也不酸,腿也有劲,走来走去,一个人脑补的厉害,比如两个小家伙高中毕业就让他们结婚,然后成了亲再念大学,连大学时如果有孩子了,就先休学生下来,老太太想,她在家帮着带孩子,两个人是念书还是工作都随意,她只要她的大重孙子。

  事连影儿都没有,老太太已经开始脑补出重孙子了,谁说老人没有想象力?站出来,保持不找死你!

  总之老太太是满心欢喜,以为事接上正轨,可谁想,小姑娘不仅再也没上楼来,就连她的大孙子也比往常更闷了,回来也是进训练室,一个人待在里面。

  他爷爷是部队退下来的老干部,早年上过战场,最希望自己的后代能继续为国效力,只可惜儿子进了部队做了两年连长,因为腿受了重伤,只得退下来,然后从了商,于是他的希望就落在孙子身上,还打通另一间房子,弄了训练室,爷孙俩跟宝贝似的天天往里头钻。

  如果那间训练室只剩铭铭一个人,他每天都要在里面待两个小时,现在远超这个时间,人虽然看起来跟平时一样,但话要少多了。

  老太太觉得有点不对劲,难道是她理解错了?两个孩子又吵起来了?可这小孩子吵架不是没脸没皮吗?过两天就好了,哪有记仇的?

  不过,看着一天天的,两人放学都碰不着面,老太太终于开始着急起来,这两孩子,一个冷,一个害羞,一点小矛盾,就谁也不往前跨一步,这怎么行吗?他俩不急,老太太可急坏了。

  周末让刘婶拿些好吃的下楼,结果人还不在,考虑快期末考,孩子压力大,暂时按捺住,一考完就让刘婶掺着下楼下堵人了。

  这孩子们脸皮薄,老太太是绝不能直接问的,恐怕弄巧成拙,所以她跟刘婶商量过了,想了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两个孩子就是沟通太少,白天要上学,晚上也是见不着面,这怎么行,明明就上下楼,简直比陌生人还陌生。

  没办法,只能给他们创造机会,正好刘婶过完年后,正月十五前要回老家一趟,老太太立即就想到点子,这个时候腰好了也要装没好,进屋都是刘婶掺着。

  倒把余眉弄得手足无措,直听到刘婶代沈老太太央求她帮个忙,让她开学提前一星期照顾下老太太三餐,余眉都听愣了,今天见到沈老太,本来是以为壶的事被她知道了,甚至已经做好了被兴师问罪的心里准备,结果却出乎她意料之外。

  愣的时候也是微微有抵触,顾照老太太她没意见,但势必又要去楼上,到了楼上就又要见到那个人,顿时不吱声了,像谭家那样的家庭,还能缺保姆吗,多给钱肯定是有人做的,没必要自己再上赶子去当帮佣。

  但沈老太把最新款的复读机塞给她,拉着她的手,深深切切的道,就想着她的手艺,喜欢她这个女娃,拜托她照顾自己了,刘婶也客气的请她帮个忙,正月的人不好请。

  余眉有心想拒绝,但是两人这么你一我一语,一方面是邻居,一方面又是个年纪大的老人,别说求个帮助,就是不求帮助,余眉知道了,也是要送点好吃的去。

  最后没办法只得答应了,但复读机不能要。

  “你拿着,你要不拿着,我带回去也没用,家里有的是,不收我可生气了啊。”

  走的时候老太太还一脚一挪,可怜的只差哼哼了,让余眉的愧疚又升了个格,一直和刘婶送到楼上门口,待余眉一走,老太太手一松,腰不歪腿不斜,矫健的都能爬高去擦窗户。

  回头冲刘婶打了个v手势,笑的狐狸兮兮的。

  第二天余眉带着东西就回家了,这次仍然包的车,一个月最多回家两次,包车还能包的起,当然现在的她更包得起,所以就不肯更挤那个沙丁鱼一样的汽车了,而且现在是回家的高峰期,人更多,光想想那滋味儿,余眉都宁愿多花几十块。

  回家前余眉事先往家里打了电话,因为快过年了,头一个月生意就火爆,据老妈说,那真是人挤人,接不过来的顾客,家里的店面地点好,人是肯定多的,余眉也不用余爸接送,她直接车到门口。

  所以说,家里搬到镇上就是这样的好处,如果还在老家,余眉回家还要打摩托车,这么冷的天,那滋味儿想想都让人冷一头的,现在搬到镇上,直接到家门口,又安全又少遭罪,真好。

  余眉回去的时候快中午了,提着东西进店的时候,人那么多啊,男的女的老人小孩,间隔的两个男女试衣间一直都有人,老爸老妈忙的像个陀螺似,恨不得像孙悟空一样,拔一根毫毛变多几个人,多几张嘴。

  余眉进去打了招呼就赶紧把东西放进房间里,进厨房看看,只有一些昨晚的剩菜,还有些韭菜和白菜心,从厨房又翻出几个土豆,还有一块生肉装在盘子里,估计老想弄,但没时间。

  她顿时解了身上的杏黄色大衣,换了件宽松的带毛的大毛衫,找到余妈的围裙系上,将韭菜摘好洗了,和着三颗鸡蛋炒了一盘,又将土豆刮了皮,切成细丝然后拌上红红的辣椒油。

  然后将肉切成块,下锅,加了调料焖在锅里准备做些红烧肉,电饭煲里米已经焖上了。

  余眉摘了围裙出来时,老爸老妈还在卖呢,老妈那精神头足的很,这个时候女人的优势就出来了,一个人顶两个人使,就是可能话说的多,声音有点哑。

  余眉见一个妇女和一个女学生往里走看棉衣,急忙过去接了,虽然她没卖过衣服,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买衣服是经常买的,关健就是笑容,让客人觉得你笑的亲切,她们通常就会停下脚步看看。

  衣服上都是明码标价,按那个价卖就行,遇到讲价的,过百元的最多讲二十,但一般进来的客人都要先告诉他们,概不讲价。

  那个妇女带的初中生的女孩看到余眉身上的那件宽版的银色带亮丝的毛衫,一眼就看中了,余眉瘦穿这个特别显得娇小可爱,因为是包臀的,也省裤子,直接套条紧身黑色带绒裤就行,脚上一双黑色亮皮平底靴子,简单时尚又好看。

  “这件是多少钱,店里有吗?”那女孩问。

  余眉身上这件快要三百多了,是毛衫里最贵的一件,是商场某品牌专柜的,无论是设计师打的样式还是质量,都超好,牌子她以前的时候忍痛买过,一点毛都不起,而且入手版形也不掉,她参加工作时入手,穿了整整六年,除了腋下有微微起球,和袖口有磨损外,还和买的时候一样,所以她特别认这个牌子,老爸老妈都买了,她自己挑样子买了两件换洗的。

  “这件店里暂时没上。”余眉话到嘴边一转,来句暂时没上,是新品,这样若掂记下次还会来,总比说没有强,不过她很快扫了一遍女士的毛衫,找到一件相比之下类似的宽松版,自家的衣服也是卖的牌子,不是什么破烂,质量和款式都不错。

  她立即将衣服找出来给女孩试穿,她挑了件粉红的,别说,上衣效果也不错,虽然比不上余眉身上这件厚重大气,但也是衬着女生脸色好,最后看来看去,虽然仍对余眉身上的那件恋恋不舍,还是把毛衫拿了,一百二,余眉给她省了十块钱,顺便她又买了条牛仔裤。

  余眉接了几个顾客,余爸余妈总算轻松了些,等到将这一波客人送走,店里暂时清净了些,趁着机会,余眉赶紧在厨房外面靠墙的位置安上桌子,将厨房的早做好温着的饭菜端上来。

  “爸妈,赶紧过来吃两口,一会儿人多了又吃不上了。”

  余爸见着闺女笑容满面,看着余妈道:“还是有闺女好,回来就有热乎饭吃,哎呀,这是红烧肉,味儿可真香,是我闺女的手艺,好久没吃了。”说完余爸就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到嘴里,刚出锅的还烫的很,余爸痛并快乐的吃下肚子,意犹未尽,捧起余眉盛好的饭就大口吃起来。

  余妈不由白了他一眼:“姑娘不在家,我还饿着你不成了?看你饿死鬼的样,慢点吃,小心咽着。”

  “妈,别说话了,吃饭吧。”余眉把饭放桌上。

  余爸被骂也不生气,还夹了块肉给余妈,又赶紧催余眉也赶紧吃。

  余妈虽然嘲讽余爸,不过见着肉也是眼冒红光,平时哪有时间做饭,没时间就去对面买点吃的,包子,饺子,饼,豆浆,随便凑合吃两口得了,等到了晚上没什么人了,两人也累摊了,更没心思做好吃的,能弄两个菜就不错了,基本一天有两顿都是包子面条,两人都快吃吐了。

  现在看到又有香滋滋的红烧肉,又有清爽香辣的土豆丝拌菜,还有韭菜炒鸡蛋,顿时吃疯了。

  余眉也不跟两人抢,随便挟两口,她也不饿,不过还是忍不住问:“妈,小弟呢,回来怎么没见着?”

  “人那么多,哪有时间带他?被我送你姥姥家了,等忙过了这段再带回来。”

  “那怎么不雇个人啊,姥姥家又冷人又多,一天两天还好,十几天的,哭了怎么办?“余眉想小弟啊,听着心疼死了。

  “雇人不花钱啊?现在雇个人一个月要四百块钱呢!”余妈边吃边道,“还不都为了挣钱?你以为我不想啊,你问你爸,实在没办法,之前我给了你姥姥一百块钱,让她每天早晚两个土鸡蛋水,放心,饿不着他……”

  余眉无奈道:“妈,钱是赚不完的,为了省钱你和我爸要累病了怎么办?再说雇个人是为了卖的更多,赚的更多,她卖六百块,工资四百,你还能多赚二百呢。”余眉真是拿余妈没办法了,这种小扣的思想真不是一早一夕能改变的。

  余妈嘴里吃着香喷喷的红烧肉,这时也气萎了,“我哪知道会这么忙?”当初在农村住着的时候,一年到头也不去镇上买衣服,有时候过年都不买,根本不知道会这么忙。

  “好啦,你们爷俩的,大的说完小的说,明年雇人还不成。”说完余眉,也不强硬了,直接手去挟一筷子土豆丝,以前家里穷,大的要学费,小的要吃奶,余妈心不好,稍一不顺就是火气冲天,像这样顶嘴的事,她早就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