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晋江原创首发(1/2)

加入书签

  她这个大姑是余爸的姐姐,余眉的爷爷奶奶都过世了,过世的时候大姑已经嫁出去,但是过的特别不好,住在她婆婆家,她婆婆三儿子,都成亲了,没钱搬出去就挤在老房子一起住,没房间就用布帘隔上,吃饭还得按人头算,每个月都要往家给交钱,吃大锅饭,连两口子私密事,都能被人听得一清二楚。

  大姑有一次偶然听她大伯家的小子在外人面前学她叫,再也受不了,就带着丈夫儿子回了娘家,从此就住下了,余爸那时候还没成亲,姐姐回来住也没意见,但谁曾想,老人过世后,大姑会撒泼一样赖房子,在村里到处说,是她一把屎一把尿的送两个老人走了,现在弟弟刚成家就要把她撵走,又说谁伺候走老人房产就应该给谁,而且老人死前已经把口头答应给最困难的女儿。

  把刚成亲的弟弟赶出家门。

  和善的大姑突然为了房子不顾手足亲,做出这样的事来,余爸也是懵了,那时候的余妈也是十八的大姑娘,别说对着骂了,脸当时就红了,转身就跑,长这么大没丢过这人,余爸只得去追,也就这么搬了出来。

  只能说,人不要脸天下无敌,那时候的人纯朴,根本就想不到去告,在他们眼里法庭那是不好的地方,会被乡里乡亲指指点点,而且父母刚刚下葬,余爸不想父母尸骨未寒,姐弟两就为了老人的房产闹的死去活来,忍一忍也就算了。

  借住余妈娘家一年多,才东借西借拉了一屁股饥荒盖了三间砖瓦房,余家为什么那么穷,除了孩子,也因底子太枯了,从结婚就有两万的借债,还了六年,等到还完余眉又要念书,家里一分钱没有,种地根本赚不到多少,余爸开始去镇上卖鱼,慢慢家几年后,家里条件稍稍好了一点,小弟又出生了,生孩子,养孩子,花销又大了起来,过得是捉襟见肘。

  每次一说起这些,余爸都不吭声,余妈气得直哆嗦,逢年过节别说是登门问好了,连见面都不说话,基本就是不来往了,可谁曾想到,不来往的人,居然在家里日子又好过的时候,上门送鸡蛋来了,弄得一家人错愕,半天没反应过来。

  大姑有些讪讪,不过很快就过去将篮子放地上,看到余眉,便笑得很亲切道:“这是小眉吧?都这么大了,长得可真水灵,像你妈,你妈年轻那会儿皮肤就白,十里八村一朵花,刚见面那会儿,我都看呆了……”

  余妈没说话,余爸筷子要放不放,本来一家人和乐融融,一时间像是僵住一般,余眉见状,看了眼爸妈,这才露出礼貌的笑:“大姑你来啦。”说完起身给拿了把椅子来,“大姑你坐吧,吃没吃饭,坐下来吃点……”

  听罢,大姑感激的笑笑,但看了眼弟弟和弟媳的模样,急忙道:“不用了,我都吃过了,一会就走,不用坐……”

  这时余爸才放下筷子,“姐,你坐吧。”

  听到这句,大姑才“哎”了一声,坐下了。

  余眉当然知道大姑的德性,以前家里是自己参加工作了以后才慢慢好起来,大姑那时就没少来,她家穷,就算有了房子住,但姑夫懒又爱赌,只靠大姑去别人大棚里干点零活,日子过的紧紧巴巴,有点事都是这个亲戚蹭点钱那个亲戚蹭点钱。

  你有钱的时候她低眉顺目的凑跟前,没钱的时候,就跟把余爸赶出去一样,毫无留面。

  只是前世,她是在六七年后才出现的,没想到自己重生,居然连大姑也提前来了,无事不登三宝殿,还带了鸡蛋,明显是来借钱的,别人家一有点钱,她就又眼馋了。

  “好了,小眉啊,给你大姑填双筷子。”余爸道。

  “行,我去拿。”说完看了眼在吃饭的余妈,“妈,你喝不喝水,我给你带杯水?”

  “不用。”余妈也没什么好声气,谁都能看出来她的脸色。

  余眉去房间把筷子拿来,还是倒了水出来,大姑是知道余妈这边不行了,一直跟余爸说着话,话里都是余爸小时候的事,余爸和大姑相差五岁,大姑六岁时就哄弟弟,一哄就哄了十多年,上山割草带着他蛐蛐,挖蚯蚓喂鸭子,河边拣河蛤敲碎用火烤着吃,吃够了就砸碎了掉给鸡鸭鹅。

  拿着那些往事提,余眉当然知道,这是大姑的手段,她没嫁人以前,对余爸确实很好,人对小时候总是难以忘怀,显然余爸脸色也柔和下来。

  余眉坐下用力咳了一声,立即打断大姑的话题,“大姑你吃啊,这炸鸡腿是前面店里的,现炸,上面还浇着酱,你尝尝。”

  “哎哎,好好。”话题一打断,大姑又不好接下去,只好接了鸡腿,顺口道:“小眉现在哪个学校啊,念初中了吧?”

  “大姑,我都高一了。”余眉道。

  大姑不由尴尬道:“高一了啊,大姑这段时间家里事太多了,天天头疼吃药,这不都不记事了……”

  说到这里,余眉急忙打断她,又没让她说下去,“我现在在戒城高一,大姑你不知道戒城吧?就是市里的第一重点学校。”

  “哦,重点学校啊。”大姑赶紧笑道:“真厉害,我就知道侄女是个有出息的,你爸你妈真的熬出头了,女儿有出息,又生了儿子,现在日子也过好了……”

  余眉立即接:“大姑,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我家兑这家店,托人贷的款,每年要交钱给银行呢,现在连我明年的学费都愁,我爸还说明年春若生意不好,就出去找个活做。”边说,她边用手捅了捅一旁的余爸。

  “贷款?你们家不是卖壶卖了十多万?还用得着贷款?”

  “可是这店面兑下来要十五万呢,我们把老家的房子卖了四万,还差两万,家里还要进货,就又贷了四万块,都要慢慢还的,现在不仅要供我上学,来年小弟也要上学前班,日子过的比以前还紧巴。”

  大姑显然不信:“你的学费才几个钱,你家店生意那么好,人都挤满了,还不早还上了,还能有大姑家困难啊。”大姑看了眼桌上那些丰富的菜色,“大姑现在连口肉都快吃不上了……”

  “他大姑,我家闺女今天才回来,一个月就回来一两趟,让你赶上了,孩子放暑假

  “那个壶是不是圆底的,带耳朵的酒壶,就是你爷爷用过的酒壶?”

  得,狐狸尾巴露出来了,连余妈都开始斜眼看她。

  如果说是酒壶,她绝对天天坐地泼,赖去一半的钱。

  “他大姑,当年你赶我们走的时候,就拿了两床被子,怎么?现在是说我们拿了老爷子的酒壶去卖?证据呢?”余妈可再不是以前那个刚结婚脸皮子薄的小姑娘了,一出口就气势汹汹。

  “哎呀,弟媳妇,我说错话了,我就是问问你别生气,当年的事是我不对,大家不都是穷的吗。”

  “哼,穷的人多了,也没见谁干出这事来。”余妈把筷子一摔,但就是坐着不走,这是她家,她凭什么走?

  一时间气氛尬尴的很,不过很快大姑开始掉眼泪,不断用袖子擦眼角:“弟弟,弟妹,当然的事是我不对,你姐夫家里那么穷,我也是没办法了,我知道我这个当姐姐的做的不地道,这些年叫人背后戳脊梁骨,也不好过,我就想着,等家里日子好点,有了钱,就过来把爹妈房子一半的钱给你们,可是这日子却越过越苦,你姑夫腿脚不好,这些年也没赚个钱,就靠我一个女人四处给人打零工养活一家三口。

  我也不怕丢脸了,家里连过年的粮都没备上,孩子就想吃顿猪肉饺子都没钱买肉,你姑夫现在还有病,每天都要吃药,家里实在是揭不开锅了,要不,我也不能厚着脸皮上门来,我知道,现在日子过成这样是爸妈在天上怪我,怪我没给弟弟留一砖半瓦。

  我也内疚,有心想把房子倒出来,可是,搬出来我和你姑夫侄子实在没地方住,弟弟,你就可怜可怜我吧,再怎么说,咱们是一个爹妈生的,就看在爹妈的份上,看在从你吃奶时就带着你,一直带到你上初中……”

  余眉看着声色俱下的大姑,也开始无语了,这就是死了心的要从家里借钱了,她都说到那份上,仍然还是要借,不管你过的有多苦,都没有我苦,这种借钱的把戏,前世不知演了多少遍,但每一次见到仍然会刷新下限。

  “他大姑,我们家刚刚有点好日子,你就看不下去了是吧?”余妈把筷子一摔,“你家怕出去没地方睡,那当初怎么狠得下心把我们赶出去?现在吃不上猪肉馅饺子,当初我和你弟弟为了省钱还饥荒,一年都吃不上一斤面,天天啃玉米面,省的粮全拿去卖,连个鸡蛋都舍不得,肚子里怀着余眉这丫头,没好吃的我就去跟人要吃剩下的骨头,回家一遍遍熬,下地干活一天都不轻省,有次饿得头昏眼花摔了一饺,还差点流产。

  那时候怎么不见你来跟我们说句暖心话?这么多年,我们家好不容易缓过劲儿了,你现在又来搅活,我告诉你,你过不好是活该,人在做,天在看,伤天害理的事做多了,鬼都不原谅你。”

  说完她就指着余爸道:“你就这一个姐,但是你这个姐姐不是东西,祸害我们家还不够,现在又来?我怕了,我看见她就头皮炸,你要是觉得骨肉亲难了,我没说的,我们离婚,我自己带孩子过……”

  “妈,有话好好说,我和爸都理解你的。”这个时候余眉是坚决站在余妈的身边的,大姑这个人,软的不吃就吃硬的,你好话跟她说,她听不懂,把她打出门,她就不敢再来了。

  余爸也不说话,刷刷从兜里掏出二百块钱,然后往大姑桌前一放:“买鸡蛋钱,回去给孩子买点肉,以后别来了,虽然你是我姐,但我老婆孩子更重要……”

  “还给她钱?一毛钱不给她?”余妈上去就抢那二百块,卖多少衣服能赚出来,凭什么给她?

  结果大姑眼明手快的一把抓在手里,转身就走,边走边回头说:“弟弟,那我先走了啊,等过段时间让你侄子来看你……”说完就一路小跑的走了。

  等余眉哄住老妈,回头看那篮子鸡蛋,哪是什么家里养的,当她没养过鸡,根本就是养殖的鸡蛋,两毛五一个,三十个才八块钱。

  好好的一顿饭,吃得一家人筋疲力尽的,好在余爸最后一句给力,老妈也没生多久气,余眉也变着花样的逗她开心,说些别的事转移注意力,一家人这才又开始吃饭。

  总得吃饱了,明天还得起早卖衣服。

  “哎,爸妈,家里那三个店面租出去了吗?”

  “没有呢,还剩一个。”

  “不如留着,反正也不用交租金,等明年商业区盖好了,咱就在那里也开个衣饰分店。”

  “那哪行,这个店都离不开人,开两个,你想把我和你爸累死?”余妈没好气道。

  “可以雇人啊,雇两个服务员,签个合同,然后你和我爸没事就行。”

  “那怎么行,没人看着衣服丢了怎么办?”

  “怎么能丢啊妈妈,拿过去的衣服都有数量,每天下班前查数和销量,对不上数找她们就是了么。”余眉转头跟余爸道:“爸,你可以试试啊,咱也没有房租,就是雇人那点钱,先做两个月看看商业区那边赚不赚,如果赚钱那肯定比只一个店面好,不赚最多就是赔个几百块钱,也没有太大损失,不过我觉得那边的客流量肯定不少,不可能赔钱的……”

  余眉的想法其实是和余爸不谋而合的,只是余爸只是个隐约的想法,余眉直接连赔多钱都算出来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