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晋江原创首发(1/2)

加入书签

  刘婶把厨房的事一样样仔细的交待给余眉,这时候的谭家,屋里有点乱,倒不是脏,而且很多东西堆放,因为沈老太的儿子儿媳如今过年回来,名贵的礼品,高档红□□盒装的海参鱼翅燕窝跟不要钱一样,用车往下搬,吃的放进冰箱里,除去包装仍塞的满满的,礼品只能堆在厨房门边,连封都没拆。

  刘婶见余眉看到那些几万十几万贴得像展览品高档野山参,连眼皮都没眨一下,那些连见都没见过从国外进口来的水果,连都偷看都不曾看一眼,半点好奇都没有,不由的暗自点点头,就是怕那些眼皮子浅的,见到点好东西就目瞪口呆,老太太要见了,可是要大失所望。

  这一点余眉倒也不是为了在外人有好感才这么淡定,而是她清楚知道谭家,并不是住在普通小区里的普通人家,这里最多是沈老太太的老房子。

  毕竟当年的星辉园集团,那个站在财富阶层的圈层会所的最上端,涵盖建筑、装修、物业管理、酒店开及管理、教育等行业,修建无数名流贵胄趋之若鹜的顶级豪华建筑,以高品质奢侈又舒适的房地产而著称。

  并将那句“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坐看天上云润星辉。”的宣传语红遍大江南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星辉一时之间,星光灿烂,风头无两。

  当然这样的光辉要到谭慕铭进入公司的几年内,才会慢慢走向鼎盛,现在虽然不是什么房地产龙头老大,但也绝不是她们这样一穷二白的小老百姓能比的就是了。

  真正十六岁的余眉,也许是会羡慕,但是现在的余眉已经羡慕不来了,交待完,就说了些其它注意的事,就跟沈老太说了一声,回去准备行礼。

  余眉也就留了下来,沈老太正在屋里躺着,送走刘婶,余眉顺手给老太太倒了怀水,“小眉啊,你什么时候来的?”沈老太看起来脸色有点憔悴。

  “刚来,沈奶奶,你腰好些了吗?”余眉坐在床边轻问。

  “好多了,唉,儿子儿媳回来,这两天闹的,人老啦,就得儿女在身边,要不啊就一直别回来,这样一来一走,晃得老人家受不了,这两天也没睡好觉。”

  “那沈奶奶,我不打扰你,你多睡一会吧。”说完,余眉小心起身,给她盖了盖被子。

  “行啊,小眉谢谢你啊,还要让你从家里早回来一星期,没办法,我这腰啊做饭不行,要不,我就自己来了,只能麻烦你了……”

  “没事,反正我也要早回来温习的,你就安心睡吧。”

  “哎,家里有水果和点心,你想吃就吃,别客气啊,那些东西铭铭他不喜欢,我这老太太也吃不了多少,你帮我们吃点,要不都坏了。”沈老太叮嘱着。

  “行,沈奶奶,你快躺下吧。”余眉给她理了理枕头,然后直起身,刚要离开,沈老太太突然拉住余眉的手:“小眉啊……”

  “哎,在呢?”余眉急忙又弯下腰。

  “你真是个孝顺孩子。”

  余眉听着不由笑了笑:“沈奶奶,你上次收留我,我都很感激了,照顾你是应该的。”做点饭也累不着,谁都有老的时候。

  “铭铭呢?”

  “他在外面客厅呢。”余眉轻声道。

  “哦,这就好,他这孩子啊,从小就面冷心热,有时候又不太习惯跟女孩子说话,你就多主动主动,你们不是同学吗?有什么不懂的题就问他,啊……”老太太叮嘱。

  余眉半晌才“嗯”了一声,安抚了老人睡了,心里却想着,问他?算了吧,宁愿过了暑假问老师,也不想问坏蛋问题。

  谁说余眉不记仇,她只是一般不记仇,不一般的时候,记得比谁都清楚,而且一记仇就会连理都不想理对方。

  出来门,大厅沙那里已经没人,估计已经走了,余眉感觉自在了些,她不由环顾四周,刘婶说过,没事的时候稍打扫一下也行,余眉以为这打扫只是拖拖地,归整归整,但是转了一圈,就开始头皮麻了,茶几上一个指印都没有,深色的地板,上面连一点点灰尘都看得清清楚楚,像这样的地板,要打扫的像滑子般都要把人累死。

  更不提那些高档的沙桌椅。

  像这样的家庭,是一点脏都受不了的。

  为了一点脏都没有,要打扫多少遍余眉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突然有点后悔起来,为什么要答应上来帮佣一个星期呢?是因为老太太收留过她?还是实在不忍拒绝老人的请求?还是对方没有提半点钱字,完全是真城的请她帮忙的态度,让她实在半个不字都说不出来。

  可是到底为什么非她不可啊?真的就是找不到临时的保姆吗?余眉脑子里成堆的问号。

  不过,在看到墙钟表已显示四点多,她不由想起晚饭的事,这才挽了袖子朝厨房走去,晚上做什么吃的?她心里也没谱,进了厨房就打开冰箱的门,里面各种的好东西,鸡鸭鱼肉都是最低档次的食物,野生海参都是成盒子装,塞的满满的。

  余眉不由将门给关上,抱歉了,她上辈子从没过过奢侈的生活,根本不会料理这些海参鲍鱼,人参燕窝,把好东西给做废了就糟蹋了,根本连碰都不想碰。

  想来想去,虽然能变点花样,但其实她就只会点家常菜,既然要她来帮忙,那她就做自己能做的,至于喜不喜欢吃,她管不了,不好吃大不了就请别人。

  抱着这样的想法,余眉从一边的冷藏柜里翻找蔬菜,以余眉的口味,过年大鱼大肉吃太多了,就特别想吃点清淡爽口的,她就按着清淡爽口的做。

  她从冰柜里取出冻得金黄的大玉米,用刀劈成大段,切成几半,然后将胡萝卜一根头尾一去,中间切开,就这么大块切开,然后拣了新鲜的排骨剁了一根,切成段扔锅里大火焖炒,接着填水将玉米和胡萝卜扔进去,小火炖。

  这是以前她上班时最省事的一种炖菜,也挺拿手的,即有营养又不会胖,还清爽可口,最重要是看着好看,吃着清香,玉米黄灿灿的,胡萝卜红粉,排骨带着肉香,用砂锅炖完各种调料都融进去,好吃又有食欲。

  她想想都有点馋了,今年因为家里没有玉米,她过年都没用这道菜。

  接着她翻了翻,现在一袋鱼丸,还有一些油菜,不由开了另一个灶支上锅,想做个清汤。

  顺手又翻出胡萝卜,和紫萝卜与白萝卜,洗干净,低头菜刀刷刷刷的就将萝卜在卸八块,然后切面大小一切的手指长段,延成盘子周边摆了一圈,用酱料在锅里爆炒,放葱蒜姜末,再放辣子,加了鸡蛋,炒成香喷喷的辣椒酱,装进小碗里,放在盘子中间,这也算是极具农家风味,清淡爽口的蘸酱菜了,解油腻是最好的最直接的。

  转头她去看电饭锅里温的米饭,厨房的饭锅也不知是不是国外进口的,连标都是英文,好在刘婶告诉她怎么用了,半小时米饭都快焖好了。

  做饭前,余眉就倒了一碗干净的饮用水,做饭的时候她往米里掺了一点点,菜里也都掺了,这个她倒没忌讳,反正自己也要吃,水精华虽是好东西,但也没扣着谁也不给吃,平时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的。

  当然,家人的待遇要更好,余爸余妈这一寒假享受了二十多天,每天都被喝上一杯兑了水精华的开水,吃饭和菜都是加了料的,走的时候余妈余爸可是精神多了。

  汤差不多好了,排骨炖玉米还要等一会儿,她看着这些菜是不是太素了,想了想,还是保守做了个回锅肉。

  做好的时候也差不多五点半了,她也累得鼻尖冒汗,将回锅肉盛进盘子里,一转身,差点吓的没扔了盘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人站在她身后,走路居然跟只猫一样,连点声音都没有。

  她有些惊魂未定的看对方伸手接住她手里的青花盘,淡定的拿离她身边,看着她又看了看她身后,问了一句,“要吃饭了?还是再等会?这盘子要放到哪儿?”

  放到哪儿?当然是放到吃饭的地方,废话,余眉伸手没好气的将盘子拿过来,一句话也不说,转身绕过他向外走,将菜放到餐桌上。

  爱理不理的避过走过来的谭慕铭,又回厨房了。

  看到对方站在原地看她,脸上带着那种别扭又忍耐的表,余眉就觉得爽气多了,以前忍耐他是因为自己长久以来的暗恋,将他放在比自己再重要的地方,下意识的小心冀冀相处,不想得罪,不想交罪,可是当这种心态一旦打破,就觉得无欲则刚,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再有钱,我不贪图你什么,你再怎么好,我不想靠你面前,你再怎么恶劣,大不了我跟你绝交,本来两人也不该相识。

  这个时候反而觉得自己放下了一样,像是站了主导权,脚步都轻松的多了。

  把菜都端出来后,谭慕铭扶着沈老太从屋里走了出来,沈老太睡了几小时,此时看来比之前状态好多了,脸上还有笑容,看了看余眉,又看了看孙子,就又高兴了些,坐下就急忙道:“小眉啊,别忙了,看你做这么多菜,一两个就行,快快,过来坐下一起吃饭。”

  谭慕铭扶沈老太坐在椅子下,然后慢慢走过来接过她手里的碗,要帮忙盛饭的样子,余眉已经盛好一碗,他一过来转身就走,把饭给沈老太端了过去,然后解下围裙道:“不了沈奶奶,你们先吃,我想回去把衣服洗了,等过会我再回来收拾。”

  沈老太一愣,“那怎么行?饭得大家一起吃,你要不吃,我也不吃了,你过来伺候我这老太婆,我感谢都来不及,怎么能让你吃饭的时候走,快快坐下,吃饱了再说,洗衣服又不急在这一时。”说完就紧拉着她的手,让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