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chapter 5(1/2)

加入书签

  乌龟嘴里的金镏子入手沉甸甸,足有十克重,余眉惊喜之余,不由纳闷乌龟怎么可能吐出金子?不是吐的,那金子哪来的?再一细想,就有点不寒而栗。

  这种来历不明,不知是不是死人的东西,她自然不能留在身边,所以一回到市内直接就到金店卖了,这时候的金价一克才一百多点,不过这时的普通工人的月工资也才五六百块,物价偏低,倒也说不上是吃亏,十克多的金镏子折旧后卖了九百多,着实了笔小小横财。

  余眉挺高兴的,本来兜里就只剩下几块钱了,她还愁下星期回家的路费,却没想到一下子白得了三个多月生活费,乌龟还真是没白救,余眉轻松的将钱放校服兜里,粲齿一笑,然后在街道不紧不慢的转了转,街摊有刚出锅的葱油饼,配着一碗蛋花汤,算是解决了晚饭。

  回宿舍的时候,手里还提着几个袋子,里面是些女生内衣和必用品,还有一套睡衣,一件初秋穿的轻薄衫织衫与一条黑色紧身牛仔裤,一双平底仿羊皮的小皮鞋,再加一件无袖白色纱质印花裙,简单大方的款式,三年内都不过时的那种,足以穿到高三了。

  她本来也不想花钱,这时候的她家里的条件也并不是太好,弟弟才三岁,母亲在家种地,父亲在镇上做点小买卖,如果说不供她高中,日子还不错,只是现在她的学费和生活费对家里来说,实在是笔不小的开支,虽然没到找亲戚借的地步,但也是紧紧巴巴。

  所以,这些钱还是要仔细点花。

  只是原来带的衣服她上午翻了翻,秋衣本来就没几件,都是厚的毛衣和冬天的棉袄,睡衣也是拣亲戚家穿剩下的,连内衣大小都已经不合适了。

  这才想了又想,咬牙买了两套留着平日换洗穿,一个人回到宿舍将东西放下,她舒了口气,然后掏出钱数了数,花了四百多,这么多?

  余眉平日仔细惯了,花这么多钱,心里也有点滴血,但她多活十几年的经验告诉她,费钱就是省钱,这时候咬牙买一件贵的,未来三年就会省下几套甚至十几套的廉价衣服,不过想想这些钱是平空得来的,就又觉得心里好受了点。

  她数了一百多留着下礼拜回家用,给小弟买点好吃的,再给老妈买一双皮鞋,还剩下四百,先凑合着,两个月之内应该是不用再跟家里张嘴了。

  余眉将钱放好,然后把新衣服取出来过水洗了洗,拧干晾了起来,这才站在走廊的窗口静静的向外看,戒城高中的牌子又大高又显,此时正有几个学生在门口进进出出,因落日与晚霞,整个学校都布上了一层霞光,那暖暖的色调中,显得整个学校更加宁静,这就是家长都挤破头想让子女进的市重点中学。

  她看着看着不由笑了起来,不知怎么想起以前看过的一个动画,宁静的校园,暖暖的夕阳,突然远处传来一声尖叫,丧尸用手用力拉开了大门,一转眼,宁静的校园变成了恐怖的修罗场。

  余眉不由的抿唇笑了笑,她将手撑在窗台,放任着自己向窗外用力的大喊一声,“我回来了……”

  带着一连串的回音,惹得远处几个学生朝这边望……

  我回来了,是啊,她又回来了!回到当年的她……

  那时,能考上戒城是幸运的,可也是不幸的,戒城是各种人才辈出的地方,清华北大才子出了若干,进来了,就代表着你脱颖而出,没有意外的话,未来的路已经成功铺好了一半。

  换一句话来说,这里的学生每一个都是聪明才智出类拔萃的,且家庭条件都不俗,像余眉这样从农村来的学生,全校恐怕不超过十个,女生就更少。

  原本就内向羞涩的个性,在这三年的高中生活中,没有改变,反而变得更沉默寡,性络也更加的沉闷呐呐不语。

  戒城这里的学生每一个都是从小有专门的老师辅导,父母花重金培养的目标,或者家中有教师的父母及知识分子,脑子也是个顶个的聪明,个顶个的懂得举一反三,叫出哪一个都比余眉底子好,那是真正的实力。

  所以,她的唯一的幸运在这里都变成了不幸。

  余眉不笨,但她也只是一个普通人,算不上人才,更算不上天才,天份上比不过别人,只能从其它方面弥补,可是家里的条件,又不允许她再有多余的花费,去不起辅导班,也没有做老师的父母或亲戚朋友给与经验,更买不起太多的书与资料,她只能靠借,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与时间去维持岌岌可危的成绩。

  穷酸的穿戴,别人异样的目光,这些使得她本来内向性格更加的自卑。

  成绩,家庭,穷困,父母殷殷的期盼,像一座座大山,压在她稚嫩的肩膀上,压得她喘不过气。

  那三年是怎么过来的,她现在想起都觉得窒息,可是,再黑暗的世界,也会有一束阳光,也会有那一点希望,让她追逐,让她咬着牙坚持下去,支撑着自己走过无比黑暗的岁月。

  只是,那一道阳光,却永远不属于自己……

  余眉从回忆里挣扎出来,天色已经黑了,她不由的摸摸脸,还好,没有泪……

  而这一次,她会记得带着笑容去生活。

  回宿舍开了灯,她将床铺整理了下,想到什么看了看手腕颜色变浅的金鱼纹身,吸了一下午的海水,此时已经凝出精华,她不由取过一张白纸然后将手腕凑上去,她以为海水里的凝出的海洋精华应该不一样,结果略有些失望,还是一滴的浅蓝色的液体,拿在灯下看了看,比之前的要颜色深一些。

  这一次她没有直接咽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