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1/2)

加入书签

  余眉伸手将卷起的裙子拼命往下撸,边撸边曲起膝盖,其实裙子已经整理好,但整个人还是懵了一样像刚才那样重复的把裙边往下拽。

  她的记忆还在刚才的一幕无法走出,越想越觉得颜面尽失,恨不得从这间房间里消失,也不想相信刚才下半身走光走光的彻底的是自己。

  谁也没想到事竟然变成这样,男生愣了两秒就帮她把裙子翻过来,此时看着红了眼圈的女生,却一直隐忍着没落下泪,一个劲的憋住的们子,心头像是被火烫了一样。

  “对不起……”男生不知对她说了第几句对不起,从一开始的难以说出口,到现在已经成了本能,他轻轻的坐在床边,伸手将床上那个稚弱像正舔舐伤口的小兽,忍不住连碰都不敢碰的圈在怀里,“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走开!”

  “对不起……”

  “你走开!”

  “对不起……”

  “你……”余眉瞪着他,伸出手就想打他耳光,骂他不要脸,流氓!

  可是看到他的脸,不知为什么改成了拳,用力的打他的手臂,使劲的打,男生仍然不肯放,反而抱得紧了些,不再让她用受伤的小腿踢人。

  女生哪有多少力气,打到最后,包在眼晴里泪,晃了晃掉下来,然后一不可收拾,她真的很少哭,除非是特别难受的时候就才会把被子一蒙哭一场,然后一年半载都不会再哭第二次,因为没有人看,没人可怜。

  但是现在,她却觉得短短几个月,已经哭了几次,还是忍不住那种,忍了就会疯那种。

  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屈羞的事要落在她的身上,她只不过是下去倒个垃圾而已,再上来腿摔伤了,连□都人光,被看到的还不是别人,还是她最讨厌的人。

  只要一想到当时他还扯着她的腿,那姿势……如果有把刀,余眉简直是恨不得杀了他。

  “你别哭……”男生看到她哭的厉害,缩在他怀里一直不停抽气,实在心疼的抱紧她。

  女生不说话,眼泪叭叭的掉。

  “眼晴哭坏了,明天上学怎么办?”

  女生仍不说话,眼晴泛着红,水渍殷湿领口。

  “别哭了,是我的错,你来打我几下出气……”

  女生仍然不理他,虽然在他怀里,但是全身都透出一种抗拒。

  “你到底怎么样才能原谅我?我真的不是有意的……”男生看着她哭的身体抖,不能自已,心口不知怎么也跟疼的难受,忍不住去亲她泛红湿漉漉的眼角。

  余眉手整个人缩在一起,抱着膝,将脸埋在膝上,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男生的手指都是湿的。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原谅我,要不你再打我几下,打到你出气为止。”男生虽然霸道,但也知道他几次或间接或无意中让女生觉得羞辱,而这一次,她哭的再过份都不过份了。

  他伸手拉过女生的手,朝他手臂打,但女生抬起头,用力的抽回手,仿佛多碰他一下都觉得脏似的。

  看到她眼晴哭的像在水里泡过,已经肿起来,倔强的将脸扭向一边,看他一眼都不愿看,男生心里又气又急,不由扳过她:“你到底要怎么样?一直哭一直哭,想把眼晴哭坏吗?那还要不要读书了?别哭了,你要觉得被我看到,要我负责,那就等到上大学,到时我……”

  余眉听到那句负责,本来就似被羞辱的心顿时像找到泄口一样,她瞪着肿得像核桃的眼晴,沙哑着嗓子看着他道:“负责?流氓也会说负责,你以为谁都稀罕你啊,说一句负责就能抵消对别人的伤害吗?你私闯别人的房间,让你走你还动手动脚?你以为你家有钱就了不起?你算什么啊,你以为你是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的私生子?我告诉你,我最讨厌你,看见了很烦,动不动就冷嘲热讽动手动脚脚,像只苍蝇样嗡嗡嗡,平时都恨不得离你越远越好,因为看见你就想拿烂白菜臭鸡蛋砸你,你这种人……”

  “我这种人?”男生也是有脾气的,今天的事是他的错,但是被女生说成这样子,他的脾气也快到了临界点,但还是忍耐道:“我这种人如果是流氓,你以为你还能好好在这里?”说完又用指腹轻碰了碰肿起来的脸包,“别再哭了,再哭眼晴都睁不开了。”

  余眉愤怒的继续蒙着眼晴,一语不。

  “怎么弄的?小腿上的血沾在衣袖上……”男生见到不由的拉起她胳膊,然后小心的一把将抱至床边,“别感染了,我给你上药。”

  “你能不能走?”余眉受不了的抬头,用力的挣扎。

  男生不理她,拿过来药箱打开,女生像是积攒的愤怒涌上来般,一脚将他手边的箱子踢了出去,箱子滚了出去,药瓶撒了一地,“用你假好心?”

  男生终于怒了,一直隐忍的表,此时终于龟裂,站起来时脸跟冬至霜降一般,低头看着女生想说什么,但见到她的红通通的脸,随即转身,无处可泄,不由一脚踢开脚边的瓶子,毫不犹豫的转身往外走。

  以为踢瓶子了不起?就他一个人会踢吗?凭什么踢我的瓶子,余眉一垂眸,眼泪不由啪的都落下来,正好落在腿的伤口上,该死的,连落个泪都要让她疼一疼吗?她伸手捂着伤口,跟盐水进去了一样,不由从床上下来,弯着腰去拣地上的箱子,希望能翻到药贴。

  结果刚刚沾了血的手伸进箱子里,男生怒气冲冲走到门口,听到抽气声,忍耐再三又走了回来,看到她拿手擦伤口的血迹,不由快步走过来道:“你手干净吗?手不干净就碰伤口?感染了怎么办?你是怎么照顾自己的?你爸妈怎么放心你自己出来住?”说完就把箱子扶正,蹲在她面前。

  余眉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带着怒气,被辱骂还不走的男生,连一句,你自己又回来了,都没问出口,她看着男生佯怒的四下拣着药瓶,然后归在箱子里,接着去卫生间洗了毛巾来给她擦手,还想拿药水给她消毒。

  板着一张,动作却无微不至。

  余眉终于从羞愤恨不得从楼上跳下去的心中恢复过来,她开始意识到一件事,赶也直不走,骂也骂不跑,打不回手,还忍着强烈的自尊心帮这帮那,在家里手都不沾水的少爷,居然给她洗手巾擦手,不对不对,与她心中那个冷淡清雅的人,相差的何止八千里,私下里别扭又霸道,毒舌又脸皮厚,却又不断的欺负她,欺负完又给她忙前忙后的哄……

  以前觉得这个人只是别扭讨人厌的小男生,可是现在……不对,很不对劲,她开始抽着鼻子冷眼看着,心里开始思量,看他近一米七八的个子,小心蹲在地上,扶着她的腿,沾着药想往上擦,大概是怕擦上去疼,有点紧张的顿了下,手也不确定的转了转棉签,伸过去时还抬头看了她一眼。

  马上要擦到的时候,余眉突然伸手拨开他,往旁边移了移,连看都不看他,再擦,再移,无论他怎么说,就是不说话,把腿护的好好的,伤口的血因为之前碰到,从上一直流下来,余眉就任它自己干。

  男生终于忍不住,起身道:“你到底要怎么样?怎么才能擦药?生气也不能拿自己身体开玩笑!”

  余眉眼晴总算不冒水了,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哭太久,眼晴磨的很,眨两下,就又一泡泪,看着水盈盈的可怜人,她不说话,却看到男生手背上青筋动了动,犹豫了下,把头一扭,当自己没看到。

  男生没办法,走过来要给她贴药贴,余眉就是不作声,死命的护着不给贴,挣扎几下,伤口又开始流血,血滴到地板上,男生也不敢动了。

  看着她的惨模样,腿上有伤还带血,眼晴又红又肿,面颊擦得红通通,连小脸都是白白红红,手上还有血迹,看起来可怜极了。

  偏偏连碰都不让他碰一下,男生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况?气得恨不得把药扔地上,转身就走,实际他确实这么做了,可是走了两步,看看她腿缩在胸前的样子,又转了回来。

  回来瞪着眼晴问:“你到底想怎么样?我是看了你一眼,但根本就没有细看,甚至什么都没看到,你就为了这个要羞愤自杀?伤口也不上药,只知道一个劲的哭,要哭死还是流血致死?你就这点出息?”

  余眉不作声,看到男让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好,我认了,我错了,行不行?你想要我怎么样?怎么才能原谅我?打我,骂我,让我马上走都行,只要把药上了……”男生的声音透着深深的妥协和无奈,如果能转身摔门就走,他又何必这样咬牙切齿。

  余眉顿了下,终于从膝上抬头看他,“什么都行?”她声音哑的很的,又弱又细,都不像是自己原来的声音。

  见到余眉终于肯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