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1/2)

加入书签

  晚上微风徐徐,街上的人并不太多,余眉吸了口气,觉得心出奇的宁静,就像路边柔和的橘黄色灯光,给人一种温暖安定的感觉。

  其实女生走夜路,是怕的,尤其是听老师说周边不太安全,女孩子回家要注意的况下,自己也没有她想象中那么无所谓,不过在知道熟悉的人就在后面,总是安心了些。

  进了楼道,灯猛然一亮,然后往上走,直走到自己出租屋的门前,然后回头看了看楼下,听到脚步声,才关上门。

  一连几天都是这样,人这种生物,养成一种习惯,其实只要十来天,在余眉在习惯晚上有另一个人在后面一起走,突然有一天那个人不见了,她就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频频往后望,心里就像少了点东西一样,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慌,有点不安。

  直到第四十几次回头,一不注意便撞到一个人身上。

  “看什么呢?”被撞的人也没扶她,单肩挂着包带,手插在袋里,看起来心很好,笑起来还带着一丝难见的少年的心性。

  余眉真是的吓了一跳,防备的手放在包里,里面藏了一把叠的削苹果皮的钢刀,说到底不害怕都是假的,不过看到眼前的人的是谁后,不由松了手,有些没好看的看了他一眼,“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属猫的……”

  “属虎。”说完一笑露出了两颗尖尖的虎牙。

  谁问你属什么的,余眉终于明白为什么看着他就不爽了,他属虎,自己属兔嘛,老虎吃兔子,残酷的弱肉强食,难怪越看他越不顺眼,以前离得远,看着老虎威风凛凛,羡慕葱白的很,现在接近了,只恨自己的腿跑的不够快。

  怪不得,每次都是自己吃瘪,简直就是她的克星,这样继续下去,想在他身上翻身根本就不可能,再想那天他单膝跪地的地儿,她有一度还内疚的不行,可是后来仔细想,觉得自己真是想太多了,根本就是做做样子的事,膝盖都没碰实地面,就等着她拉呢。

  “你挡着路了。”余眉转了个身,绕着他走。

  “你刚才回头看什么?”男生出口问道。

  “这几天一直有个臭流氓在后面跟着我,我看看他还在不在。”余眉故意的道。

  臭流氓?很显然男生没生气,反而笑朗如月的道:“如果是流氓,就不怕一会拖你到草丛里?”之前的女生就被人拖进树丛里。

  “敢,我包里有刀,扎得他生活不能自理。”余眉语气坚定道,她没见过太监什么样,但不防碍她制造个太监出来,说完扭头瞅了瞅他。

  “好,。”男生低声赞了下,眼晴有几分明亮的看着她道:“饿不饿,我们先去前面吃碗排骨面再回去吧。”边说边伸手轻轻拉她的手。

  男生的手很温暖,很牢固,包在余眉柔若无骨的小手上,竟是极为相合的握在掌心,余眉挣了下没挣开,“你不怕刀吗?”

  男生揉了揉她的手,“我只是请你吃碗面。”说完就拉着她进了面馆。

  学校周边有很多好吃的美味儿,排骨面就是其中一种,尤其这一家做的最地道,不管老少,学生还是打工的,都喜欢的很,不过此高峰期已过,店里没有几个人。

  两人进去的时候可以随意挑地方坐,两份排骨面,一碟店里送的香脆小咸菜,桌子虽有些油渍渍,但不影响食物的口感和香气。

  余眉很少在外面吃,一般都是自己做,但是晚上没怎么吃饱,此时闻到香味儿,也有点忍不住,外面的东西不能常吃,但是偶而吃一回是没事的。

  面上还有两块油炸过的排骨,还有些香味,喜欢吃辣的桌上有辣椒碎,可随口感填加,余眉放了一些。

  “别吃太多辣,容易上火。”男生又把她放到碗里的辣椒舀到自己碗里,余眉顿时不高兴的看他,吃个面也要指手划脚的,不过在看到他把碗里的排骨整齐的放到自己碗里,才算罢了。

  这个时候的余眉真的不是前世那样减肥减肥,以瘦为美,可能是以前瘦的太大,太皮包骨,也受够那种自己都掩不住的贫贱相,这辈子,她反而觉得像唐代那种以丰润为美,要更富态美感,当然,丰润不等于肥胖,而是在瘦和不改变体态的基础上,能有点肉感,最好,所以她不拒绝吃肉,而且每个星期,要做两次肉类的食物吃,基本什么都吃,营养方不会亏待身体,另一方面,也是经常瑜伽伸展拉筋,不在不该长肉的地方,多一圈肉出来,她要的是平均,均匀。

  面店做的排骨很好吃,炖得又烂,煎的又香,中国美食千千万,有口福真是福气,傻子才学韩国人,天天吃泡菜刮油减肥呢。

  一大碗的排骨面,她不需在男生面前再装什么淑女了,饥饿之下,吃了一大半,吃的嘴唇红润润,嘴小金鱼的嘴巴一样,对面的男生都没有吃多少,一双眼晴只顾着看她,看那一开一合的小嘴,还有被气熏的湿乎乎像葡萄粒一样水润的眼晴,还有嘴里那隐隐的粉红色丁香小舌。

  所以,男生的面没有动多少。

  余眉吃完还记得作业,如果再不回去,恐怕十点之前上不了床睡不了觉了,她的睡觉时间很规律,规律到雷打不到,到点头困,所以,在看到男的面还有一大碗,不由蹙眉:“你慢慢吃,我先走了……”说完就要起身,然后摸向身后的书包,书包里有钱,两碗面的钱够了。

  结果这么一起来,她顿时顿住不动,脸色变了。

  男生本来就不饿,不过是知道女生挑嘴,晚上没吃多少,找个借口来吃面罢了,见状,便把碗一推,“你等会。”说完叫来服务员把钱付了,起身拿书包时,就看到女生又呆呆的坐了下来。

  “怎么了?”男生看了她一眼,轻声问。

  只见女生一把抓过书包,然后在里面不断的翻,翻到最后,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腿还疼?能走吗?还是要再吃一碗?”

  余眉此时脸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红,是急的红,她把书包合上,看了眼前站在桌边等她的男生道:“你先回去吧,你先走……”

  “吃撑了?起来走走就好,别坐着,不行一会儿我给你买点消食片。”男生极为关心道,以为她刚才吃的速度太快太急。

  余眉知道他不可能真的走,低头看了看身上深蓝色的校裙,而且是晚上,根本就看不清,真是倒霉啊,因为她头几年身体育不良,大姨妈都不规律,有时两三个月没有,有时又每月都有,所以她平时都把扇子放在书包里,结果上周刷书包,就忘了装进去这事。

  怎么就那么巧?怎么就这个时候来了,刚才她一起身,感觉到那像突然打开水的水龙头一样流出来的感觉,吓得她连动都不敢动的,又慢慢坐回去。

  怎么办?现在唯一好在裙子的颜色深,她穿了打底裤,只是因为夏天,都是很薄很薄的那种,不贴身绸纱,她担心的是怕坚持不住。

  但总不能一直坐在这里,她也更不可能让眼前这个男生帮忙,就算在他面前都没什么脸面了,但她还不想再在糟糕的记录上加一笔。

  想着这里到家不过是三两分钟的距离,她犹豫了下站了起来。

  好在没事,应该没事,她想,她尽量小点步子,只要走出店门口,外面又很黑,总能凑合到家,到家就可以全部换掉。

  她抱着这样的种保守的心态,移到门口。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大概是这段时间营养补的太优良了,把以前缺的都补了回来,身体调理的非常好,好到什么程度,大姨妈热如火,那一股股澎湃在她走到门口,男生停下来,看向她腿下的地面时,她只觉得脸烧红的厉害,恨不得两眼一翻晕过去,或者坐回刚才的位置上重新选择,也好过现在进退两难的地步。

  而男生在看到她腿下突然滴下来的鲜血,那么红,像是血花一样溅来,一朵两朵,当场就吓的脸变了色。

  无论长得多么成熟稳重,在看到这个的时候,都会惊慌失措,为什么走走路会滴下血来,是受伤了?是腿?他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以为是腿,当时第一个想法就是把她抱回到底怎么伤到。

  但结果余眉怕被店里人看到,丢脸丢到姥姥家,一脚迈过去就飞快的出了店门,一下了台阶,立即就被追上来的男生给拽住了,“你受伤了!是不是腿?跑什么?”说完就低头看地上,他顿时变了脸,因为看到血正顺着她的小腿殷到了雪白的裙子上。

  天!这是男生心里的震惊,他几乎没什么反应的就将女生一把抱了起来,医院……不,他记得有一家……就在前面。

  随即就往回走,余眉缓过劲儿来,用力踢着小腿,“放我下来,你要带我去哪?谭慕铭!”这个时候的她,简直如雪山崩塌,如大水决堤,流得她是面色苍白,心焦气乱,偏偏还被抱起来,顿时咬牙切齿的道。

  “前面有家卫生所,先包扎下……”

  “包扎你个头啊,我这是月潮,女生每个月一次,要出血的,你懂不懂?”余眉受不了的吼了出来。

  月,月……潮?

  好在此时月亮不太亮,路灯有几处还是坏的,否则能清清楚楚看清男生听到这两个字时,耳朵开始红。

  当然就算在黑暗里,借着光余眉还是看到了,难得,总裁也有清纯少年时,也有脸红耳赤的羞涩,只是可惜以后随着年纪渐大,这种单纯自然的反应,也都是不再存在的东西了。

  余眉难得心下平静了些,轻声道:“放我下来吧,弄脏了你衣服。”

  不过男生显然没有立即放她下来,这种对于女生来说已经习以为常的事,对于还未完全成熟,还对女生的身体不了解,还觉得神秘好奇的男生来说,血,那绝对是震惊的存在。

  在男生的眼中,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流那么多血,而女生这时候在他眼里,已经是个脆弱的瓷娃娃,软软的卧在他胸前,像是没什么力气般,说话声音都没有之前的中气十足:“放下,你又流血怎么办?一步一流血的,放下你怎么办?我现在还是先送你回去吧。”他站在那里,强装镇定的道,平日冷淡的眸子却因女孩身上的黏,腻而变得紧张而毫不自知。

  余眉现在反而冷静下来,往前走走有商店,买一包这时候那种长长方方,还要到底去找公厕,耽误更长时间,也更尬尴,最重要的是,她感觉到男生因为抱着她的动作,上衣已经沾上了。

  别说是她现在这样没办法往回走,就算能下来走,男生衣服上那血,书包都挡不住了,晚上一样能吓死人,想着离到家只剩一个拐角,这个时候,楼道也没多少人,走快点,两分钟就到,只得点点头。

  男生紧紧抱着女生,女生也很柔软的贴着他,没有像前几次那么抵触和挣扎,反而为了让他能走快点,没那么累,紧紧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