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1/2)

加入书签

  考试前夕,没有晚自习,天天七点,冷丁天还大亮时放学,真是各种不适应,像终于见了天日一样,但余眉知道,这种状态其实只是预热,预习一下,等到高三,倒数前一百天,那才是真正黑暗岁月,暗无天日了。

  考试终于熬过去,余眉其实还算是轻松的,至少以前的底子不至于让她在高一就狼狈不堪,但她也知道自己的资质,在这个天才遍地的学校,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真是半点也马虎不得。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斤两,如果论聪明,她只是中等偏下,甚至……是下,所能依靠的就是勤奋,再加上有前世的底子和合理的分配自己的时间,一步步严谨的学习计划,能走到这一步,能冲到百名榜六十名,真的已经是超常挥,要知道前世,也只是刚刚挤进百名榜而已,虽然现在只是高一而已。

  她不是天才,但她坚信努力可以弥补,不努力就算天才也会变成庸才。

  两辈子,这一点如果再不知道,那就真是白活一场,虽然就算是有些疲累,她也都会暗暗的跟自己说加油,每次都会拿自己的成绩与上一次对比,看哪里不足,看看哪里还需要再努力,怎么做才能做得更好,她不敢承认自己在戒城是最努力的同学,但也绝对属于勤能补拙的那一部分人,她的认真就连那个讨人厌的班主任都认同,这段时间总算拿她当正面例子了。

  虽然余眉因为一开始的印象,对这个老师还是不爽的很,但好歹没一开始那么抵触,而且好像越接触,这个老师其实也不是那么坏,对学生真的是很负责任,有时候她也很感叹,像这样主动的,不收礼不要回报,以岗业为骄傲兢兢业业出力不讨好的老师,在以后看人不多见了。

  当然,让余眉感到开心的是这世上有付出就真的有回报,点滴的努力和汗水凝成的成绩不会欺骗她,虽然进了重点班从原来的第一名降到了第八名,但是总成绩是进步的,她并没有觉得沮丧,反而更有动力的计划着暑假要复习好的功课规划。

  不过,学习归学习,在什么位置做什么事,她倒不想把自己弄成一个书呆子,没有学生不喜欢放假,余眉也是,终于可以放松一下,每天可以一觉睡到自然醒,心自然好的不得了。

  放假那天,她晚上九点就躺下,□□的,饱饱的睡一晚,早上混沌着脑袋去洗脸,一抬头,娇艳欲滴小脸上红艳艳的水嫩,尽管学习累,但她还是把自己养得六分颜色占全了十分。

  看着镜子里鲜明的美人,余眉的心自然是好的。

  但她到底也过了年少懵懂的年纪了,做不出对着镜子做鬼脸,或者欢天喜地蹦蹦跳跳欢呼的举动,也过了好奇女

  人那些神秘的化妆品,偷偷的往脸上抹抹画画,暗地里打扮一下的那种向往。

  此时的她反而是越少再往脸上涂东西,能不涂就不涂,血补的好,两颊饱满的红晕,连胭脂都省了,这个夏天,她连大宝都不擦,只拍点果冻水精华润一润就是,剩下的水就顺手往头抹一抹,当胶用,当然,不可能真的定型,但抹完感觉头确实是带一层浅浅光泽,越黑的蓝,也不知真的是水精华的功劳,还是她吃了这么久的黑芝麻终于见效。

  光那一头黑就有足够的回头率了够。

  而余眉最爱的还是洗完头坐在窗口,背对着阳光,手里拿着本席慕蓉的诗集,或者一些感悟人生唯美的心灵鸡汤,就这样静静的在阳光下等待头慢慢晒干,那种带着阳光自然的热度,和入手的蓬松感,感觉全身都暖起来,是她最喜欢的放松方式。

  放假,余眉自然要回趟家,她算了算,离上个月打电话说不能回去,已经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余眉很想回家看看,不过在回家之前,她把养的两盆剑阳蝶,送到了花鸟市场,因为暑假要一个月左右,花照顾不过来,而且这两盆也快开了。

  她现在基本一下只养两盆花,两个月能开花,用得都是瓶子里剩下的一点兑了水精华液体,不浪费还能赚点钱,也就慢慢养着,毕竟兰花现在还是很抢手,价钱都很高,好像是06年还是07年后,才遍地都是烂白菜价,以前的花鸟市场,那是遍地卖兰买兰人,后来都没有多少人在卖兰了,所以如果靠这个赚钱零花钱和压箱底钱,只能趁这几年时间了。

  而余眉继续养,也是因为养花不耽误时间,还让人心愉悦,能赚点钱,也很好卖,这两盆她雇车搬到了那个熟识的老板花店里,剑阳蝶这时也不算太名贵的花种,但是仍然能卖到一万多一盆,花店给的价钱是八千,总要让人也赚一笔,余眉将一万六存进银行。

  每一个人在看到银行卡里的钱一点一点的积攒,那心都即满足又幸福的,余眉也不例外,现在卡里加以前卖花的钱,有将近十五万,这些钱虽然不能在大城市买很好的房子,但至少让她有独立生活不依靠别人的能力,有了钱也可以改善自己的生活质量,不用让自己太过窘迫。

  因为曾经远离亲,所以才懂得珍惜,因为自己孤独过,才明白别人对自己的好来的不容易,因为穷苦过,才会努力的积攒财富,也因为上辈子为了太多的事来勉强自己,辛苦自己,才会想要这一辈子补偿,要更加爱自己一点。

  多花一点在自己身上,她也不觉得心疼,这次回家,雇的车也是好一点的,不再是那种能便宜五块,脏兮兮的面包车,走前自然带了很多好吃的,这边店里最好吃的罐装香辣肉酱,这个时候拌凉面吃别提多香了,还有一装酱爆炸鱼,好吃到要都要舔干净上面的酱汁,这个时候虾爬子也下来了,她买了不少新鲜的。

  然后又是大包小包回到家。

  这次回来余眉没有打电话,所以到家的时候,余妈正在门跟旁边那家打金饰的业主聊天呢,车上下来个穿着浅色碎花真丝连衣裙的女生,乌压压的头只是用簪子随意挽了下,还粗心大意的垂下几缕,看着真是柔美。

  哎哟那身材可真不错,个子正好,细腰长腿,露出来的皮肤又白又水灵,脚上穿着镶着碎钻的平底凉鞋,那纤细的脚踝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美的弧度。

  余妈还跟着几个人在看呢,心里还道不知道谁家的姑娘,不由还想起自己家的那个,到现在也没打电话,不过等女生拿袋子下来的时候。

  余妈嘴里的瓜子顿时掉下来,愣了下,上下的看余眉,真是自己闺女,立即高兴的跟什么似的,赶紧跟旁边的业主道:“哎哟,是我家姑娘,这孩子,怎么又长高了,我一下子没认出来,回来也不说一声,我还想让她爸给学校打电话来着,没想到回来了。”顿时几步走过去,帮余眉把东西拿下来。

  “真是小眉啊,真是女大十八变,每回回来我都觉得变了个样,哎呀,真是水灵,今年多大了?”

  “十七岁了阿姨。”余眉礼貌微笑道。

  “十七了啊,真好,可惜我那儿子不争气,早生了几年。”

  “去去去,你儿子都快订亲了,你都快当婆婆的人,还掂记什么。”余妈笑着呸了一声,拉着余眉就进了屋。

  进屋把东西放下,就拉着余眉上下看。

  刚才真是想认不敢认,这个时候看仔细了,余眉都觉得闺女真是说不出来的水灵,也许才搬过来,加上那些邻居业主第一次看到的是余眉原本就改变的样子,现在也没觉得太出奇。

  可是余妈不同啊,肚子里爬出来的,有一天,这个小时候又干又黄的孩子,突然变化的连她这个当妈的都看不出来,余妈觉得挺奇怪。

  “你这个子又高了,记得你中学毕业去卫生所量,才刚刚一米五六,像个小学生似的,又瘦又小,现在都快比妈高了……”

  余眉任余妈拉着看,闻不由笑了笑:“妈,学校那边吃的好,睡的好,天天什么活儿也不干,只是学习,而且你和爸给我的生活费又多,什么好的吃不上啊,吃的我都胖了好久,钱都花不完攒着呢,看,这次回来我又买了吃的,一会儿就去厨房给你和爸做,肯定好吃。”

  她其实说的也没错,除了皮肤水精华而变得水嫩饱满外,其它的都是她努力的结果,骨头汤,牛奶,虾皮汤,带壳的,还有天天抻着练的瑜伽,加上饮食多样睡眠良好,她个子真的从那次的一米六一,窜到了一米□□。

  女生一般到了十八岁就长不了多少了,余眉真是拼尽全力的在助力,其实她现在已经很满足,如果能再多一厘,到一米六五,就真的不负这么久的坚持和苦心。

  当然瑜伽是能改变人的气质,让人挺胸抬头有自信,而且补养的身体很丰润,加上拉筋使全身肌肉流线完美,身型更漂亮自然,余妈一时没看出来,也属正常。

  余妈这么一想,顿时缓过劲儿,看着眼前眸光闪闪,笑盈盈水灵灵的女儿,大有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概,当初家里穷,余眉考上高中,余眉还想咬咬牙把她供下来,然后下来就赶找个婆家,结了婚算了,有了文化将来找个小工厂做个快计或者什么库管,轻松又不累就挺好。

  这不怪余妈坑闺女,实在是农村结婚意识比较早,二十二三岁不结那都是晚婚了,一般十九二十就差不多要找了,她以前还张罗打算过,看看这家差不多的男孩子,看看那家下学工作的小伙,哪个顺眼点。

  但是人做变,这种老思想在搬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