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1/2)

加入书签

  这时候楼上有人走下来,余眉急忙往旁边靠了靠,又把拉着她胳膊的手往下拨了拨,对方很有默契的松开,等到人走出去,余眉才继续往上走,当然这次步子快了些,但吸取上次的教训她没有跑,怕一时不稳再摔一下,上次幸运没有留下疤,但再来一下就未必那么好运了。

  余眉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总是在她要干什么的时候掉链子,还总在一个人面前掉,她都有点麻木了,所以这次因为走快了些,鞋居然掉了,直到感觉到踩在地面脚凉她才低头,现左脚空空如也。

  一回头,那只鞋竟是一下子滚到了台阶下面。

  这次回家,老爸让她挑了几套衣服带回来穿,身上这件裸粉色连衣裙就是,无论是料子还是款式都还拿得出手,颜色显得人娇嫩,与花样的年纪也合得来,余眉还是很喜欢,但脚下没有鞋配,余妈就把她拉到熟识的店里,给她挑了这双白色低底瓢鞋。

  结果可能号不准,也可能是她脚偏瘦,一只穿着竟然略有点松,不过她试了几下,平常的走路应该没什么问题,时间也急,她也不想挑挑拣拣,试了下可以就凑合穿了,没想到这点瑕疵如今在这里等着她呢。

  果然那句话是对的,开始就让你不舒服的,以后会让你越来越不舒服。

  她怎么也没想到,上个楼梯居然把鞋掉了,掉哪不好,偏偏掉在男生脚边。

  余眉的脸色极为尴尬,这个时候又单脚站在台阶上,她抿了抿唇,感觉进退两难,正想着是要一个个台阶单腿蹦下去拣鞋,还是光着脚就这么走下去,等回租房地方再洗脚。

  如果楼道现在只有她一个人,那这两种都可以,关键此时是还有别人啊,还有别人在看啊,无论是第一种还是第二种,都不是那么雅观,余眉再怎么也,也做不出在人面前穿着裙子单脚蹦,或者光着脚踩地面的事,于是也就一时愣在那不知如何是好。

  楼道寂静一片,随即便见站在楼下的那个浅色衬衫,袖子半挽到手臂上的男生,看了她一眼,然后直起身,弯腰从地上拣起了鞋。

  男人拿着女人掉落的鞋,如果真的亲临其境,是非常的尴尬和……怎么说,应该是很暧昧,因为女生穿的鞋是很私人的东西,虽然眼前的只是个十八岁的男生,但余眉还是红了脸。

  他按平时的步伐频率缓步走上来,然后弯身一语不的把鞋轻放在余眉的脚边,余眉急忙将脚伸进鞋里,有点慌张。

  不过这时候总不能再一声不吭,边穿边低声道了句:“谢谢……”

  男生慢慢走上来,站在她旁边,一米八的个子就是不居高临下都不行,低头看着她,声音虽平静温和的很,但眼晴显然是在她身上打量着,光明正大的问着私人问题,状似随意,又直指重点:“刚才送你回来的那个人是谁?”

  余眉站在他近处,就觉得好像被一把伞给遮住似的,阴影都覆盖住她,每每让人感觉不安,而且离得很近,他身上的那股说不上来的气味,总莫名的让她有点紧张感。

  “是我暑假给别人辅导功课,那家孩子的叔叔……”本来这事只要说句邻居就行,谁又知道是不是,她也是这么想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嘴巴不知不觉的就把实话说出去了,就跟学生在老师面前,有心想撒谎,结果几句就给问出来的感觉一样。

  “孩子的叔叔?那就是说你不熟悉不认识?不认识就敢坐他的车?你胆子大了啊。”男生说话慢悠悠,但话里的意思却如刀一样锋利,“看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是不是?那种三十多岁的大叔,为什么要特意送你回来?还敢把他带到楼下,你就不怕他下回来找你?一见到有便宜就去占,占之前就不想想,别人是不是想占你便宜?成天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呢?”

  虽然声音不大,但一句一句,那话说的可真不客气,偏偏说的余眉一时不知道怎么反驳。

  不过,余眉好歹不是真十几岁,听着被小多少岁的男生给训了,心里也是极不服气,“他是邻居家的,我帮个小忙,他也正好顺路,这才要送我回来,我们家都认识他,也不算什么不熟悉的人,而且你小小年纪,脑子里才是想什么呢,什么占便宜,人家都要成家立业相亲结婚了,你不能因为只看了一眼,就在这随便乱说吧?”

  “什么?他还没结婚?”男生剑眉立即竖起来,“你怎么那么单纯?没心没肺?一个三十多没结婚的男人,还不知道避嫌,送小姑娘回家,你以为他心里存着什么感谢的念头?别把男人想的太简单了,表面对你好的不一定就是好人……”

  余眉怎么觉得他说单纯的时候,那个纯字咬的很重,有点像蠢的读音,不过,余眉是个有涵养的人,不想在楼道跟他吵,当然,他说的她也不是没考虑过,毕竟她很不习惯坐陌生男人的车,但是前提是,已经确定了对方的身份,而且她也和对老妈说到地方会打话回家后,一路上一直观察着路线,并高度警惕,但这世上坏人真的没有想象的那么多,人家反而非常谦谦君子,很有礼貌。

  不过,男生话里的意思也是有为她好的成份在,她也没必要生气,只是弯腰又提了提鞋跟,怕再掉了,口里也道:“好了,你说的对,我确实马虎,连他名字都没记住,不过,下次我会注意了。”

  她一弯腰,因为穿的是无袖略宽松的裸粉连衣裙,领口还是v领,从某个很高的角度看的时候,那一抹晶莹粉腻,如拥雪成峰,如兔裹衣裳。

  看到的时候,男生本来要吐出口的话,顿时一塞,喉咙都不由的动了下,站在原地。

  余眉提好鞋,确认不会再掉,刚要转身往上迈,就被男生拉住,“过来,我拉着你。”

  那拉着她胳膊的手很热,让人有点不舒服,她挣了两下,“不用,我自己能走……”

  “摔了两次,掉了一次鞋,你确定下次鞋掉了还有人帮你拣?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路都走不好。”对方冷着脸训,仍不由分说拉着她,但说是拉,其实手劲儿很轻的在她身边护着她,怕她又一个不稳的又栽倒在台阶上,别是说她,连男生都快被她的五体投地给降服了。

  如果平时,余眉会生气,他怎么会这么说,面子里子都没有了,但是自从上次大姨妈那件事后,余眉感觉两人的关系好像好了一点点,甚至觉得有时候也不是那么厌恶。

  到二楼的这一道楼梯,男生都在小心冀冀似乎怕她走不稳再摔一跤般拉着她的手,带着她走。

  她真的很久没有被人这么珍惜过,一时间不止不觉得厌恶,心里还暖暖的,只觉得男生虽然偶而冷漠,但是不是有人说过,人都是有两面的,冷漠的背后,也许是温柔呢。

  二楼很快就到了,不过男生并没有把手里的袋子还给她,而是用下巴点了点门锁,让她开门。

  他不是第一次进了,加上次进来已经是第二次,余眉的房子什么构造,都看的一清二楚,早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而且考试之前,余眉还做了一盒对大脑有益的核桃酥饼送给他,里面掺了一滴水精华,算是感谢之前他天天送她回家的谢礼,他当时接了,但没拿到楼上,就在余眉的小餐桌上吃的一干二净。

  所以两人现在的关系,就是比之前好一些,但也不是很熟识,余眉犹豫了下,想了想,刚才他还帮她提东西,也就开了门。

  不过开门后,听到男生说,沈老太今天去以前关系好的友人那里吃礼,大概要叙旧一宿,晚上不会回来,他到现在还没吃饭。

  余眉把东西放在厨房,不由一愣:“那你家保姆呢?”

  “她也请了假。”

  “那你吃饭怎么办?”余眉也是下意识的顺口问道。

  结果男生倚在厨房门口,立即打蛇顺杆爬,悠闲的道:“大家同学一场,你总不会看我挨饿,我中午没吃,你帮我做点吃的吧,外面的东西不干净……”

  余眉不由的有些嘀咕,之前还去吃排骨面,现在又嫌不干净,不过听到他没吃饭,余眉还是拿起已经刷干净的锅出来,“那你去外面等等,哦,屋里有书,你拿一本看吧,我妈给我带了不少吃的,给你热一下就好……“

  她还真没说谎,她妈走的时候塞了好多吃的,她本来不想拿,自己一个人也吃不了,现在又是夏天,东西很容易坏,但老妈那种老传统还没改,硬要她拿着,热热能吃两顿,只好带了回来。

  余眉还真希望有个人帮她吃呢,省得好好的东西浪费了,顿时围上围裙,将装的几样饭菜给到进锅里,挑挑拣拣又重新加工翻炒了一遍。

  而男生此时却是在屋里四下看着,房子就这么小,对个子高腿长的人有种迈不开腿的感觉,除了小小的窄客厅,就是卧室了,卧室他上次来过,书桌上确实堆满了书本,于是就顺手推开。

  跟上次来时一样,那吊兰是吸水的,屋间虽然这么久没人住,还带着一股独特的香水,有点像一种洗浴液的淡淡薰衣草的味道,还有一点点女孩子身上的暖香,上次他来时闻到过,虽然已经很淡了,但仍然有。

  很好闻,他推开门走进去,屋子和上次来时一样,没什么变化,虽然很小的一间,但因为是女孩子,房间布置很温暖,吊兰的水不多了,叶子有点萎,但仍然还算翠绿,生命力还真强。

  桌上整齐摆着书本,似乎是些参考书之类,他走去翻了翻,上面无不有女孩的标注,可见平时有多下功夫在课业上,聪不聪明要另说,但这份勤奋,是值的赞扬的,他看了几眼便合上。

  女生比较精致,有不少编织物,颜色很明快,右面是衣柜,旁边是衣架,最后他扫了一圈,将目光定在床上。

  床单是那种浅浅的蓝色,而床单上正有些衣服叠了一半放在那里,可能是走的时候忘记了,这几件显然都是贴身穿的,男生伸手拿起一只很薄的浅粉色绸缎三角小裤,很小只,带着是蕾丝和花边,有点透,但很可爱。

  几乎难以想象,它怎么套在身上,不过想到那天在这里,裙子撸起来时的裙底风光,男生深吸了口气,随即看向旁边肉粉色的两个碗状,碗的大小就足够让人异想连篇。

  这时的余眉已经把热好的饭菜端到了桌子上,出来奇怪没见到人,不过也没惊讶,知道在卧室,余眉的卧室很简单,毕竟是出租屋,东西少,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除了书就是书,她也没有避讳,不过在推开门,说饭好的时候,就看到男生站在床边,目光好像看着床上的东西。

  她这么一看,当时就觉得脸烧,跑过去就把东西给收拾了,走的时候,她想着把窗台晒的内衣给收拾了,结果厨房正烧水,后来就忘了。

  余眉顿时把东西一股脑的塞进衣柜里,是她让人进来找书看打时间的,现在总不能说人家乱看东西吧,憋着一张脸,半天才道:“饭好了,赶紧吃吧。”

  男生倒是没有偷窥人家内衣非礼勿视的心虚样子,反而一本正经目不旁视的走过去,“嗯,还真的饿了。”

  走到桌前,看了看菜色,似乎挺对胃口,便坐了下来。

  余眉把门关上,走出来,虽然刚才窘的不行,但是论脸皮厚,她也能算得到,给他盛了一碗饭。

  他道了声谢,接过碗,先挟了清炒西兰花,夏天吃这个清爽不腻,很好吃,桌上还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