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chapter 6(1/2)

加入书签

  她在心里暗恋十几年的男人是什么样子?余眉的记忆有些笼统,因为前一世她从来不敢正面光明正大的看他,只敢远远的匆匆一瞥,即使偶而与他擦身而过,她也只是低着头,连目光都不敢多停留一下,即使这一生唯一的一点接触……也只在光线极暗的角落,那短短的一瞬,她看不清他的脸,他也自然不知道她是谁,也许,就算看到脸,也不会记得吧……

  余眉微仰着头看到眼前这个人时,愣在了那里。

  潭慕铭……

  啊,果然是他啊……

  这个从高中到大学再到工作,在她心里整整十四年的男人,此刻就在她的面前,离得那么近,那么近……

  近到她的脑袋里一片空白,无法作任何反应,只是怔怔的看着。

  轻爽的短,浅白色衬衫,清俊睿智的脸上说不上是淡淡还是笑,即使只是十七岁,仍有些许轻稚,却已经有未来气质清癯的雏形。

  这个人,在她心里曾是阳光,是向上的动力,是希望,是幻想,却从来没有想过靠近他,上一世的她不曾得到,这一世的她也从没有奢望。

  可是,为什么会在这时候突然出现?为什么要在她还未整理清自己的思绪和未来时候?

  毫不知又毫不犹豫的打乱了她心中计划的所有……

  此时,转角处,两个人因为头的牵扯,靠的很近,那么近的距离,连对方眉眼都看的清清楚楚,甚至彼此之间的呼吸都迫不得已的交换,余眉目光游移着,但却舍不得从他脸上移开,以前只能看杂志,现在却看到了真人,哪怕多看一眼,也好,可是多看几眼,那唇角的棱形,高挺的鼻,柔和的脸颊,如剑般的眉,她就开始不受控制的心跳加速……

  而他却似无所觉的从她手中接过手中的,修长的手指轻巧的在纽扣处解缠着,力道轻柔的只让她感觉到轻微的痒痒的,却没有半点扯痛的感觉。

  只几下间就将从钮扣中解下来,弹开钮扣上的丝,本来想说什么,但一抬眼,便见到眼前女生不错眼的看着他,那失神的样子,在她与他对视时,低头躲闪的目光,甚至下意识的伸手用头挡住脸,他的嘴角有一刻轻轻牵起,说不清是了然还是嘲弄,最后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了。

  “余眉……”回过神的叶英走过来。

  她看着前面那个腿修长的男生背着包迈步离开的背影,带着一脸的吃惊道:“余眉,刚才的那个男生是考入戒诚第一名的天才,谭慕铭啊,可嘉在宿舍里天天说的那个同班同学,你干嘛一脸见鬼的表,你别说你不知道……”全戒诚高中的女生都知道,现在的男女生可不再是以前九十年代有花在心口难开的时候了,这枚学习好,长得帅家里有背景的校草,有很多女学生暗暗心水,甚至有几个开始大胆追求了……

  ……

  余眉此时脑子有点乱?她边听着叶英说,边沉默的慢慢的转身向前走着。

  哦,她重生了,重生的那一刻她有想过很多,也暗暗过誓,一定要改变自己的生活,性格,让家里好起来,不那么穷困,选择更有前途的未来,让为她操心半辈子的母亲能一直为自己骄傲,曾经经历过一切再也不要重演一遍。

  所以,即使,他曾经是她的阳光,默默收留在心底。

  但这一生,她实在不想这样缚着沉重的心,想要改变一切,想要重新来过,就要忘记过去的所有,而第一件事,就是先忘记他……

  只有这样,才会有新的自己。

  可是,谭慕铭啊,只是这样想起这个名字,就会让她心头冒出淡淡的苦涩滋味儿的人。

  叶英看着从刚才就一直反常,低头默默不语的余眉,不由打量一会儿,有点吃惊的问道:“余眉,你不会刚才看见谭慕铭,喜欢上他了吧?”

  余眉没有开口,只是目光看着地面,慢慢走着。

  可是叶英却立即脑补了,喜欢这种事其实不需要直接说出口,有时沉默也是另一种变相的承认,她不由怜悯的看了余眉一眼,拍拍她的肩膀劝道:“那个潭慕铭确实长得帅,但那又怎么样,你长得也不差,只是咱们高中是市重点,学业挺重的,还是得以学习为主,啊爱啊还是留着大学吧……”

  余眉何尝没这么想过,所以她用三年的时间埋藏自己的心,拼命的学习,拼了命的努力,追着他的背影,他的成绩,他要上的大学,他报考的学校,每当她忍不住累的想哭的时候,就会像叶英所说的这么想,到了大学,考上一个大学,她一定要跟他说话,哪怕只是让他认识自己,哪怕是相处很短的时间。

  可是到最后,一切都是成了泡影,最终还是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