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1/2)

加入书签

  那袋子伸到余眉面前,她并没有伸手去接,也没有说话,只停顿了下转身就走,不想理人,但是走的时候却没有关门,进了屋,她坐到桌前吃起煮的甜烂,香味浓郁的八宝粥。

  没多久就听到关门声,有人换了鞋起进来,熟门熟路的去厨房拿了盘子,将卤鸡爪和店里的卤鸡翅装了一盘子端了过来。

  余眉低头不语往嘴里舀米粥,不过那卤鸡爪的香味直往鼻子里窜,好东西没看着的时候,也许还忍得了,一旦放在面前,就在眼皮子底下,那种诱惑简直是抓心挠肝到了让人受不了的程度。

  她看着对方把盘放到桌上,还往她碗边推了推,她忍住不看,那修长的手指还轻轻点了点盘边,引得她的注意。

  她淡定了看了两眼,又强自镇定摆着脸色,又舀了一勺在嘴中,捣了两个字,才抬头看他。

  他看着女生,温文一笑,还带了一丝平日难得一见的讨好:“用不用我帮忙?”

  “帮什么忙?帮忙吃啊?去拿碗啊!”余眉声音硬绑绑的道,在见谭慕铭嘴角的笑意泛开,真的听话的去厨房拿碗筷时,她才会呼出一口气。

  又能怎么样啊,人和人之间相处,总会有这样那样的矛盾和磨擦,要想好好的相处下去,就得多看看别人身上的优点,而不是一有点意见不合,或者小矛盾小口角,就一世不来往,水深火热的。

  就算争吵起来,两个人也总要有一个人先退一步的,他肯带着吃的上来,就已经是难得的低头姿态了,她又怎么能真的拒之门外,而且这件事说起来,自己又何尝没有错的地方?

  看到他洗了手,便了碗筷来,余眉还是放下筷子起身把他手里的碗接了过来,然后给盛了一碗八宝粥:“不喜欢吃也没办法,没有食材了,喏。”说完把碗放到他身前。

  说完眼晴轻轻瞥了眼,见他坐在那里伸手接过,倒是规规距距的拿勺子舀子点米粥吃了一口,不由惊讶道:“有点甜,还很香,里面有核桃吗?”

  余眉见他又恢复如常,不见之前的别扭,才光明正大的看了他一眼,听到他问这个,微微抿了抿嘴角,瞅了瞅道:“你没吃过这种粥啊?就是把家里的杂米都扔在一起,乱煮,核桃我随便扔的,不过吃着还可以吗?核桃我们这个年纪多吃点好的,可以健脑开智,你不觉得核桃的形状就像人的大脑吗?”

  谭慕铭听着不由露出一丝笑,用勺子妥出一块看了看:“只是觉得煮开花的核桃像脑子进水了……”

  本来还有点绷紧脸的余眉听着顿时“噗”了一声,“那不是核桃,那是掉了皮的红枣,笨……”

  估计谭慕铭活这么大也没被人说过笨字,不过人要脸皮厚,天下无敌,他忽视余眉的那个笨字,而是一本正的看了看枣,又看了看时间,略带疑问道:“回来不到两个小时,能把枣子皮煮的全部爆开,怎么办到的?”

  家里有老人,请的保姆保姨也会经常煮保养食品,红枣自然不可缺少,但是有时煲上一下午,枣皮都好好的,这才一个多小时,怎么会煮的这么烂?”

  余眉听罢,不由抿唇笑了笑,“这是我的独门密方,怎么会告诉你,被你学去了怎么办?”

  不过看到谭慕铭将勺子里的枣和着煮烂的米粥一起放在嘴里吃,好像吃什么美味的东西一样,吃完手里的勺又在碗里到处找没皮的枣吃。

  一个不喜欢吃甜食的男生,居然喜欢吃没皮的枣?还真是挺稀奇的,余眉看他像孩子找宝贝似的在碗里四下寻着,一时心下一暖,忍不住起身,从砂锅里用勺子舀了些,然后把枣挑出来拨到他碗里。

  边拨边道:“一般家里为了省事,都是用电饭锅煮,煮完味道不好,一定要用砂锅,米事先要泡一下,然后再加这些东西,先是要大火煮一会,再转成小火煮一段时间,再大火,再小火,交替着这样,就会很短的时候煮的很烂,味道也会很好,你多吃一些,可以多补气补血。”

  余眉把枣拨到男生碗里,男生很自然的对她道:“谢谢。”不过随即他也拿起勺子在砂锅里挑了一些核桃碗里。

  余眉见着心里感觉贴心温暖了,顿时,这个人其实还不赖,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性格差吧,至少你对他好,他也对你好,至底为什么要跟他吵架,最后产生,都是自己不对还让他在门外站了半小时的愧疚感。

  她接过刚要和他一样说声谢谢,就听到他边拨边说:“这东西健脑开智,虽然我不太需要,但你不同,马上要高二了,多吃点对智力有好处……”

  说的很贴心,很关切,很温柔,如春风拂面,温泉润肤一般让人毛舒开,舒服,但是说完后咋巴咋巴嘴,再理解一下,顿时反应过来。

  不对啊,怎么听着不对味儿啊?什么叫我不太需要,但你不同?多吃点对智力有好处?

  就好像说她智力不够用,育不健全似的?余眉脸上的笑容一时间有点僵硬。

  ……

  吃完饭,余眉啃了半盘子卤鸡爪和卤鸡翅,真是好吃到爆,越吃越上瘾,又香又辣,吃得她嘴唇红嘟嘟,就跟春日里清晨阳光下照射下,开得最娇艳的红花。

  最后还是她一直默念不能吃多,不能变胖,要合理饮食,才恋恋不舍的把剩下那半盘放到厨房,因为屋里没有冰箱,她怕坏了,套了袋子,还放了半盆凉水镇着。

  心里也嘀咕,是不是应该买台小冰箱了,这样的话,做一些营养粥就可以放进冰箱,早上舀一碗热一下吃,能省不少时间和精力呢,而且她现在因为养养花有收入,手里着实有一笔钱,手头非常丰裕,那有钱了自然要提高生活品质,让自己过得更好一点,而不是把它们放在银行只做一堆数字。

  洗完了碗,出来时便看到谭慕铭从浴室走出来,头上还湿漉漉的滴着水,好一幅美男出浴图。

  如果不提他身上的那件女式短裤的话。

  她这里全是女生的衣服,男生洗完澡连个换洗的衣服都没有,难道要让他披件被单吗?肯定是不行,余眉只得翻箱倒跪,倒让她找到条夏天到膝盖的运动短裤。

  因为余眉没事会练练瑜伽,平时那些牛仔啊铅笔裤紧腿裤都不太适合,因为拉筋的姿势过大,衣服的寿命会短,所以她买了两条专门家里穿的嘻哈风的短裤,很肥大,但是因为真的有点肥了,穿着没屁股没腰的,腰都掉到胯骨那,一掀上衣,就看到一截白生生的腰和平坦雪白的肚子露出来,跟鱼肚似的。

  女子肚子可不是这么玩的,夏天都要注意保暖,余眉也懒得拿针线重加工,所以只穿了另一条腰口适合,这条一直扔在柜子里,正好拿给他换洗穿。

  上衣的话,他衬衫里穿着黑背心,凑合着穿也可以。

  她会觉得可能会瘦,女生穿着再肥,也是女生版型的裤子,号码在那呢,但显然没有她想象中的窘迫,居然还很合适,黑背心黑短裤,再加上湿湿的头,微微一甩头,竟是说不出的帅气魅惑。

  余眉转身没好气的把清洗晒干的冬天被褥拿了出来,然后铺在地上,“晚上要在这睡,只能睡地铺,屋里没有多余的房间给你了。”

  谭慕铭正拿着她的嫩粉色的毛巾擦着头,听着一愣:“屋里不是有床吗?”

  “那是我的床!你到我家来,难道要我打地铺把房间让给你?”余眉道,她还想着吃饭时核桃的事呢,有点火气大。

  谭慕铭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地铺,半晌动了动手继续擦头,“还是我睡地铺,谢谢你收留我,我不会占你的床的。”他一本正经到。

  余眉这才哼了声,蹲□给他铺被子,当然,这地铺没的打在房间里,而是在大厅靠墙,想想也够可怜够心酸的,这条件这环境,真是算是委屈这个大少爷了。

  余眉想到这个,还是把被子铺后了点,免得地凉冻坏了他,又给她底下垫了床毛毯,这才去洗漱,刷牙洗脸洗澡,洗澡的时候站在浴室,看着自己这个用帘子隔开的小小浴间,也有点臊的慌,不是为别的,就是浴室太简陋了,小到连身便东西都怕碰到什么瓶瓶罐罐。

  她这个个子大小还洗得这么瞻前顾后,更别提那个一米八,脱衣有肉穿衣显瘦的男生,不定洗的多艰难,说不定他这辈子也没洗过这么憋屈的澡。

  而且还让他睡在地上,说实在的余眉是有点内疚,但是没办法,租的地方条件就有这样,她不可能让他跟自己一个屋,只能对不起了,不由拍了拍脸,水顺着脸颊流下来,热水冲刷显得脸更红,不过,她也很快冷静下来。

  毕竟从一开始,她也没有隐瞒自己家里条件不好的事实,虽然现在好多了,但在有钱人眼里,没有钱和有点钱没什么区别,所以也就坦然了。

  出来时她换了宽松的睡衣睡裤,走到大厅还看了眼时钟,已经快十点了,平日她已经养成习惯,十点前是肯定要睡的,此时就已经有些困意,等走到门口,看到男生坐在墙边打的地铺上,那样子,真是让人忍俊止不住的笑。

  站在余眉的角度,她知道这位是未来星辉集团的总栽,总公司,分公司,甚至子公司遍布全国,甚至投资的电子业都扩展到海外,高高在上天之骄子的大总裁,现在居然在她的房外可怜巴巴的打着地铺,大概是自己的被子偏小,余眉觉得他盖上后,还要露出一截脚。

  想想那个景,她就觉得脸有点绷不住了,不由咳了一声,急忙转身开门。

  男生看到了她忍着笑的脸色,倒是如平常一样,看到她时道了一句:“晚安。”

  “嗯,睡的时候别忘记了关灯,开关在右面……”余眉掩饰的说完,赶紧进了屋,然后转身把门关好。

  她坐在屋里的椅子上,然后用兑了水精华的润肤水拍了拍脸手和脖子,觉得皮肤水当当的滋润后,才关了灯上床,关灯后能从门缝看到外面的光线。

  难道他要开着灯睡?不过在她刚想完,寂静的夜里就听到一声“吧嗒”,灯关了,屋子顿时陷入到黑暗中。

  余眉也是松了口气,总算是能睡觉了,她不由调整了姿势,弯着唇带着笑容的闭着眼晴,尽管她不想承认,但是觉得真是从来没有过的安心,有一个人在外面和她一起入睡,那感觉就像是……

  就像门神一样守着门口,安全感爆棚啊,尤其还是个学习好,头脑好,长得帅又富二代的男生,更重要的是,很安心,她不由想起那次自己不舒服,躲在床上,然后手里抓着一只手睡觉的那个感觉。

  想了一会儿,不由的轻轻的,用口型回了两个字,晚安……

  这一定是个好很眠之夜。

  她这样想,也这样认为,所以入睡的很快,可是就在她刚刚要进入梦乡,突然就听到一声喷嚏声。

  房子是老房子,别提什么隔音了,基本薄薄一层砖能隔开个房间就不错了,里外一点风吹草动都听的很清楚,而余眉又是个神经比较细的人,一点声音就会惊醒。

  她不由嘀咕了声,外面的窗没关,夏天么,有点热,不过现在是九月,正是两头开始凉的时候,晚上也不是那么热了,会不会风吹着他着凉了?不过,身体那么好的人,应该不会吹吹风就凉到了吧?

  她舒服的翻了个身,继续睡,刚眯着眼晴,又是一声喷嚏,再次把她惊醒,开始反复想,地板是不是有点潮了,毕竟每天都拖啊,睡地板会不会着凉的问题。

  不过她铺的很后啊,还压了层毯子,应该不至于吧?

  余眉想了想又躺下了,这次酝酿了好久才有睡意,刚刚觉得这次终于能睡了,接着一连两声的喷嚏,彻底把她的睡意赶跑,她不得不起身打开灯,然后打开门,看向地铺上的人。

  黑乎乎的也看不真切,“你怎么了?感冒了啊?我把窗户关上吧?”说着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