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1/2)

加入书签

  九月开学,戒城高中的开学礼声势浩大,高中的学生全体听校长主任轮流讲话,当然对高一高二的学生来说,只是看个热闹,真正内容大多针对的是高三即将升学的这一批,毕竟是教育工作者,多年的经验,虽然每年都差不多是这一套,但听起来每一句话都是那么煽动人心,哦不,激动人心又热膨湃的,最后在一片鼓励加油中结束。

  高一高二的同学也已经是昏昏欲睡了,可是回到教室,班主任也不甘落后,屁股刚坐稳就先上一课,高一是适应是基础,高三是全年补习复习要点的一年,而高二承上启下,是最关键的时候,如果这时候学习落下去,那么对高考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

  带着这样的压力,高二一开始就让人有点喘不过气来,课程排的很紧,老师们也把要点重点抓的很严,班级的里学习气氛也从一开始的松散到紧张,除了每个月都有过一次月考,平常的小测验就已经让人焦头烂额,不仅仅是月考排榜,小测验在班级里也会排,而且会贴在板侧。

  班里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受不了,都说戒城压力大,没想到高二就这样了,那高三什么怎么样?还能不能活了,不过好在周末的时间没有被剥夺,留一口喘气的声音和缓冲。

  不过对余眉而,她的成绩其实是很稳定的,因为有上一世的经验打底,这辈子努努力,维持班里五到八名还算是游刃有余,整个高二年级原来是两个文科重点班,加后来从理转文的同学,又增加一个班,理科一直是两个班,五个重点班,基本包揽了学校前一百名。

  这些被戒城从各个学校挑上来的天之骄子,在这个时候终于在天分方面有了高下之分,差一点的就像前世的余眉,拼了命的学习,一丝一毫的时间都不敢浪费,埋头苦读,而中等会觉得压力大,但还没到极限,那些平时大家都在一起嘻嘻哈哈,都跟正常人一样的,但是无论智商还是学习天份快狠准的天才。

  高二的课业对他们来说仍然是简简单单,没有什么不好理解和难度,只不过作业多了一点罢了,平时该嘻嘻哈哈还是嘻嘻哈哈,但一到考试,高下立见,所以经常也会让用功学习的同学感觉得极度的不公平,进而更拼命的学习,以期望下次能狠狠打压对方。

  当然也有装出来的,比如分班后,班里的林慧丽,她是戒城高中被男生票出来的几大校花之一,学习成绩在女生里也是很好的,难得的一个胸大又有脑的女生。

  一开始大家是这样想的,但是时间长了就会无语的现,这个人有点假,比如没事就说自己昨天又玩到十点,作业忘记做了,一到考试,怎么办?什么也不会啊,考完试问怎么样考的,就会说,好多不会的题啊,这次又要完蛋了。

  但是真相是,她每次都考的很好,而且有人知道她妈妈说她每天都要学习到十一二点,所以她的一切玩啊,不行啦,没复习之类的都是骗人的。

  一时间同学背也是议论,叶英都曾跟余眉说过,“她怎么这样啊,撒谎有什么意思?努力学习丢脸怎么,那么要脸子,觉得自己智商高人一等啊?还是怕人更努力学习抢了她的成绩了,不明白这种人心里怎么想的。”

  余眉不太爱背后不论人是非,而且也不太熟,所以她只笑了笑,就从书包里拿出一小袋洗干净的红枣,一个个水灵灵的,和叶英你一把我一把的吃着,即补充维生素又补血。

  “唉,我得向你学习了,白天不能磨蹭了,自习的时候多写点,你不知道,我妈让家教每天帮我补习,还要做作业,真有点吃不消了,感觉脑子就像拉不动的皮条一样,最近天天喝核桃奶呢。”

  “市面买的那种吗?”

  “是啊,盒装的,有人说对学生好,我妈一下子提回来三箱,够我喝一个月了。”

  “我也在喝啊,不过不是那种,是自己煮热牛奶里撒点核桃粉,核桃粉是买完核桃在超市磨出来那种。”

  “好喝吗?”

  “还行,不过肯定没有你买的盒装味道好。”

  两人正坐在一起趁课间说着话,不过叶英看到不远和班里一个男生你拽我,我拽你咯咯直笑的林慧丽,不由瞥了瞥嘴。

  “真是个狐狸精,班里的男生就没有她没勾引过的。”

  余眉也回头看了眼,不由碰了碰叶英,意思是让她小声点。

  “我就是看不惯她,你不知道,上学期放学,你猜我看到什么了?”叶英自从高一下半学期也转走读。

  “看到什么?”余眉咬着被兑了水精华的水泡出来娇艳欲滴的红枣,有独钟,中午不吃饭光吃枣都可以了,咬开果肉,真是浓浓的蜜甜,枣香和蜜甜好吃极了。

  叶英左右看看,然后凑到余眉耳边道:“你知道咱学校的校草吧,那天放学早,我去学校图书馆看了会书,出了学校校门,右拐在路边公园那小片树林,我看到这个狐狸精在勾引校草……”

  “校草?你是说……”余眉咬红枣的动作一顿,“谭慕铭?”

  “对啊,就是他,你还记高一的时候你的头勾到了人吗?就是他,我当时本来想去帮你的,但是看到你一直在看他,好像挺喜欢他的样子,就没过去,唉可惜,不过,咱学校的学生大部分心里都喜欢他,这也没什么好害羞,人嘛,都是视觉动物,就是这个狐狸精胆子够大的,居然拉着校草到树林边,还强吻……呕,脸皮真厚……”

  “强吻?谁强谁啊?”余眉此时枣终于吃不下去了,忍不住问。

  叶英说拉到树林边的时候,她脑中不由的就想起,路过一片小树林,下面省略三十八个字,但是听到强吻,一时间反应过来,东西都吃不下去了,谁说她没洁癖?她也是有洁癖的,感洁癖,她承认,她还喜欢心里喜欢的人,否则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打破自己的底限。

  其实那么多年,她还是一个人,没有结婚,不仅仅是心里有喜欢的对象,更是对陌生人的防备心很重,尤其是男性,她的心里和秘人空间里,是不允许她不喜欢和没有安全感的男人踏进半步。

  唯独一个人除外。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她的这个好是建立在喜欢这一点上,她希望这样的感,没有任何一个第三者插足,简单的,纯粹的,但是如果有,她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割断自己喜欢的念头,绝决的离开的,她虽然性子不刚强,但在自己感的世界里,却是非常的霸道且独一无二,她喜欢谭慕铭那么多年,很大程度是他给自己的安全感,和他从不滥。

  可是如今突然听到这个什么强吻,怎么不让她震惊。

  叶英还从没见过余眉这么八卦的时候,顿时来了兴趣,“那还能谁强谁?当然是林慧丽强吻校草男神啊,拼命的伸手拉低人家的脖子,想去亲……呸,想想就恶心,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样子,一张妖精脸,看着就跟葫芦娃里的蛇精一样,还真当自己是校花了,美人你不知道吧?她在其它班四下说,她才是七班的班花,真是臭不要脸,给你拎小手指头都不配的……”

  余眉因为名字带个眉,加上人漂亮,所以叶英就给她起了个外号,美人,要加上姓就是余美人,她是无意叫的,结果班里现在都在她名字后面加个人。

  不过现在不是讲这个的时候,也不是听谁是班花这种无营养的争议,她只想知道自己想知道的事,不由掐了她一下:“亲没亲?最后亲到没?”

  叶英顿了下,看了看余眉,“哎,你干嘛那么想知道,你不会还喜欢呢吧。”

  “哎呀,快上课了,你快说。”

  “这不显而易见吗?男神那么高,哪能让她轻易亲到呢,手还没搭上,就伸手,我跟你说,就这样,伸手,一掌盖在林慧丽撅嘴的脸上,然后直接就把人拨到了一边的树上。

  我说的有点不清楚,反正当时那动作帅呆了,可解恨,你在这,我是男神,你要亲我,我这样,伸出左手,盖在撅过来的脸上,然后往左一拨,就跟你眼前有跟碍眼的东西一样,然后你左手伸出往左一拨,就像拨跟草一样,反正是帅,不亏是男神……”

  余眉听着也是悬着的心落了地,脸上顿时露出甜甜的笑容,虽然两人现在还是冷战,但是吧,听着叶英说着这个,她感觉自己好像脑中一下子就描绘出了那个场景,还有那个不耐烦的脸色。

  “反正我当时特别解气,你不知道,看着她平时好像学习好,人模人样的,背后做的事,真是让人看不起,我还听说啊……”凑到余眉耳边:“她跟六班有个男生上床了,已经不是处的了……”

  余眉没什么惊讶的,高中这种事不多,但也不是没有,当然也只有在学校这样人心相对纯洁的环境中,才会有这样惊讶鄙视的想法,而她已经麻木了。

  当然,她也只对关心的人的关心,其它人反而不太在意,毕竟将来也不会有什么接触,不过,虽然她跟林慧丽没什么交集,后来还是听人说过,这个女生真够厉害有手段,大学毕业后进了一家私企业,做了三年,然后傍上了那家公司的老总,给他当了小三,后来还生下了儿子,用自己的美貌和儿子把那老总哄的服服贴贴,过的开宝马住别墅一身的贵妇范儿,让人羡慕的生活,暗地没几个老同学瞧的起她的,但她依然我行我素,过的风生水起。

  当然也有一些女同学羡慕她有这个本事,当小三的本事,但余眉却不认同,对于宁缺毋滥的她来说,就算穷死也不会给别人当什么小三,那简直是对自己人格和自尊的侮辱,以前就有结婚的上司对她的暗示,她最后厌恶到宁可辞职,也不想在他手下多待一天。

  在她的想法里,双方就算有争吵矛盾这都是性格方面的私事,都是可以原谅,但一旦涉及到第三者,对方有家庭,或者什么婚约,那绝对不能忍耐半分,她会立即掉头就走,不再存有幻想,这是她心里最低最低的底线。

  而这一点,很早很早余眉就只对一个人有信心了,那种他绝对不可能的安全感,是经过很久很久的时候沉淀积累下来,她深刻的知道这是个不会滥的好男人,所以,有时候真的会因此容忍很多,否则换成别人,别说是进家门,就是一起上下学,她都会不安的绕十几圈甩掉他。

  “你说男生看上她什么啊,她长得也不是那么好看,锥子脸能把桌子扎个坑,眼晴吊起来那么凶,不就是身材好点,胸大点,屁股大点,如果这算优点,那隔壁班的胖子也符合标准还比她大一圈呢。”

  余眉不由“噗”了一声,“好啦,男生跟女生的眼光本来就不一样,再说,这事也跟咱们没关系,说说得了,别外传了,让人听到不好。”

  “放心,学习压力大,讲讲八卦减减压,你也别老什么事都放在心里,跟我说一说,心释放一下。”

  释放?余眉要把心里的秘密跟她释放出来,绝对能把叶眉吓的一跟头,“好啊,我就跟你释放一个,我有一个喜欢的人。”她倾身吐出一句。

  叶英顿时不敢兴趣的“切”了一声,“这算什么秘密,这对别人是秘密,对我来说早就不是了,你喜欢的人我都知道,不就是咱校的校草吗?”

  余眉笑了笑,朋友之间总要吐露出点秘密关系才能更牢靠,而且在全校女生都仰慕校草俊颜的前提下,她的喜欢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你就光这么……”叶英手在身前掏了掏,没说出那个词:“不能光等待啊,总得有点行动,你看人家林慧丽,虽然她的做法挺恶心,但主动追求喜欢的人,那种不要脸的精神还是值得学习,咱不能像她那么疯,但也得有点态度……”

  “这个你就别操心了,现在高二,正是学习紧的时候,这种事以后再说吧。”余眉又从包里拿出袋洗好的红枣,递给叶英:“我装了不少,留你放学吃。”这个时候的学生都是长身体的时候,个个零食吃不够,肚子像无底洞,叶英就是,天天吃那些没有营养的薯片碳酸饮料,对身体真是很不好。

  不过自从余眉没事在书包里放一些吃食,然后也给叶英带一些后,慢慢潜移默化,叶英零食也吃的少了,毕竟余眉拿一样东西就跟她说,补充维生素啊,能让皮肤好,枣可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