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1/2)

加入书签

  林慧丽和于嘉嘉都是有钱人家的子女,长得又漂亮,自然是穿什么都好看,别管是穿裙子撩长发风情万种,还是描眉涂唇,钻石耳钉银光闪闪,总是能夺人眼球。

  叶英说外是两人这次来是下够血本,平常在学校根本不可能穿除了校服之外的衣服,为了杜绝早恋,学校都恨不得女同学也剪了男生的短发才好,发卡都限制在只有黑白灰三色,颜色太鲜艳的都不行,结果就把孩子们憋的,有好衣服不能穿,有外国化妆品不能用,现在又都处于十七八要成人的阶段,个个都想要摆脱身上那种幼稚的学生气,向时尚又成熟的女人方向模仿。

  关键模仿不要紧,也得分个场合和时间,桌上海鲜带着浓浓的汤汁,掰着蟹壳里面都带着黄,动作间难免会溅到,那娇滴滴的白色衣服,一滴就会是一点屎黄色,那明显昂贵的衣服,花多少毛爷爷不知道,但光看款式就至少四位数了。

  也真舍得!

  有钱人的世界理解不了。

  余眉只等着她们就位好吃饭,而饱受目光赞美与关注的两个女生,也是极为自信又优雅的拉开椅子,对于余眉和叶英的识趣,也算是满意。

  不知两个人达成了什么协议,居然没有为了位置明争暗抢,林慧丽先走过来,离得近的苏洋很有礼貌也很勤快的帮其拉开椅子,林慧丽像富家名媛一样坐了下来。

  旁边的叶英忍不住啐了口:“真以为自己什么是公主小姐了,不就是家里有个钢厂吗?拽的二五八万,还有那个苏洋,给这种人拉什么椅子,我就看不惯他……”越看不惯,越是连于嘉嘉的椅子都一并绅士的拉开了。

  余眉能感觉到叶英的气愤,不由伸手捏了捏她的手背,阻止了她有点压不住的声音,其实验田余眉对叶英真的不太担心,本身她知道她未来的老公是谁,虽然没见过面,但名字是知道的。

  而且她不像自己,她敢说又敢做,不喜欢你的时候,能当面骂你落你面子,不会委屈讨好,喜欢你的时候,没有人能逃出她的热情似火,这种敢爱敢恨性格的人总是能比别人更容易得到自己想要的。

  余眉不由从两个女生身上移到身边叶英的脸上,她的眼神愤怒的发亮,反而更神采奕奕,本来之前对苏洋冷冷淡淡,但显然因为一点点小事,让她起了斗志,固然会生气,但同时也成了动力。

  于嘉嘉没有坐到谭慕铭的对面,自然是不甘心,但显然自己忍了,默认的坐在苏洋对面,总算八个人到齐。

  “大家都是同学,彼此都认识就不用介绍了吧。”苏洋询问其它几个人。

  “脸认识,但未必名字叫得上来,还是按规距来吧。”小霸王在旁边伸长了脚道,碰到了叶英的脚,叶英面不改变,腿一抬就把那越界的脚给踹了回去。

  小霸王平时懒散惯了,顿时坐直溜,看了眼对面的女生,心道,这是没找坐对地方?欲求不满?真是好大的火气。

  此时的八个人里,最开心的就是林慧丽,当然最忐忑的也是她,于嘉丽是真心喜欢谭慕铭,而自己,其实是也喜欢的,只不过还掺杂了些别的事,否则她也不愿意放着甜美的邻家小妹,而选择这么心机的一条路,其实原本选中的女生并不是她,她是后来插手进来,顶替了那个名额,当然付出了什么只有她自己知道。

  前些日子的告白失败,一个女生的自尊受到了打击,但是她不能给自己愈合的时间,家里的公司出了事,父亲原本钢铁铸造的生意客源滚滚,订单铺天盖地,十分红火,也赚到了钱。

  可也正是因为赚到钱了,才会想赚更多,她父亲又是个不甘小富的人,再要更多,更多再更多,但人心不足蛇吞象,看到别人投资房地产,也拿出了手里的全部资金投入,贷款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

  结果……就被人坑了,不仅如此,因为最近两年周边的铸造业兴旺起来,家里的生意也日渐萧条,最近父亲正不断敲打她,让她多接近班里谭慕铭,说他爸爸就是b市搞房地产,如果能帮自己一把,卖出他手里的那片砸了无数钱,却最终贬值到无人买的废地,那家里的情况就会好转。

  银行的债务不仅能还上,产业也会起死回生,公司也不必破产,她也可以继续公主一样的生活。

  求自己的女儿,林慧丽的爸爸也算是彻底走投无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女儿长得漂亮,又在戒城高中,而且和谭博涛的儿子又是同年级同学,天时地利,如果再不能把握这个机会,那未必还有更好的机会。

  林慧丽是喜欢谭慕铭,平时的性格也是开朗大胆的,也有主动跑去跟他说话,但她本来是个特别左右逢源的人,和男生没有不好的,追她的也是来者不拒,三心二意在男生中周旋也自得其乐。

  但大多数都是主动追她的,她什么时候轮到她去追别人,可是,家里的状况她知道,他爸爸也没有夸大其辞,她也不止听母亲念过,如果破产了,现在的住的房子都要收走,她妈妈没有工作,两人是无业状态,没住的地方,没钱没车更没衣服,那是个什么日子。

  从小不缺钱的林慧丽不能想象,买一件衣服都要看手里有多少钱的事,她从来没有过,也根本无法忍受。

  她很快接受了父亲的意见,因为别无选择,她虽然是父亲的女儿,但她爸爸在外面养了两个情妇,帮他生了一子一女,而自己对于他也不是唯一的选择,但她却只能依靠父亲,她和妈妈都要靠着他这棵大树。

  这个道理她非常明白。

  一个女生追求一个男生,有什么办法?尤其这个男生长得出众又聪明,除了她,还有全校女生的喜欢,难度太大了,她唯一自信的就是那些女生没有她大胆,没有她放得开。

  而女追男隔层纱,现在的男女生之间就只有一层纱,把那层纱一撕,这件事也就成了,她不断给自己打气。

  先在男生面前赚好感度,再去告白,再接吻,再……

  总之必须要让谭慕铭在他父亲那里替自己家里说话的,至于高中毕业后,她真的不介意嫁给他,毕竟她能接受父亲的条件,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对方是谭慕铭这样的人,就算她厚起脸皮,也绝对不亏的。

  于是那天晚上她在小树林跟男生告白并接吻,当然结果是让人郁悴,但她不放弃,她不止一次听老妈骂老爸养的两个情妇,个个狐狸精,床上手段如何如何,也骂她爸下贱,男人都贱的很,管不住下半,身,随便一个贱人都能滚床单做情妇。

  这也在她脑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男人就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说什么夫妻情,什么忠贞,都是可笑的,敌不过女人的撩拨。

  她还记得暑假的时候跟同学去网吧,这时候电脑刚刚有点普及,能有个两三家,网费要四块钱一小时,她也只是和朋友出去去玩玩,不怎么会打字,但是能看个网页,就看到有人在讨论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还有一个女的说的一个真事儿,和结婚的老公十分恩爱,老公人有多好,特别开朗爱她又上进,前几天他因公司出差去s市,晚上还和她聊了一个多小时电话,聊完准备睡觉了,谁想到她突发奇想,就想跟老公开个玩话,因为她听到电话里说过是哪个酒店,就找那边的同事问了那个酒店的电话,拐了下个弯的打到总台,让总台把电话接通。

  听到老公的声音,她说她很兴奋,她就想老公一定不知道这个人是我,于是捏着鼻子嗲里嗲气的试探,先生晚上是一个人吗?先生需要特殊服务吗?

  结果最后是悲剧,她那个好好的老实爱自己的老公,居然是个在外面宿酒店会招特殊服务,会要年纪小的嫩妹子,会要全套,一夜天亮还兼工具那种,什么都了解,甚至连价钱都十分清楚。

  那女的不甘心,她又恢复声音用手机接通老公电话,然后撒娇的说睡不着,要陪聊天有睡意,但是现实就像一巴掌甩在她脸上一样,平时她要聊多久都陪着的好老公,居然会说自己累了,要睡,要她乖乖的,然后关了电话。

  她一夜无眠,流了一晚的眼泪,心好痛,不知道怎么办,在网上发泄着,林慧丽觉得她很可怜,但同时也鄙视那个男人,而心里也对男人的薄弱处有了更深的了解和疑惑。

  在她终于尝到了甜头后,也有了经验后,她对自己更有信心,这一次,她有绝对的把握,也有了计划,能在这个四面是水,中间小岛度过的一天一夜的时间里达成心愿。

  她故意穿着不符合她在学校时穿的贴着胸形腰身的火辣紧身红裙,十七岁就已高耸倨傲的身材,青涩又带着性感的模样,相信没有男人可以拒绝,更不提男生了。

  虽然眼前这一个不好搞定,林慧丽喝了口怀子里的果汁,目光在对面男生身上和脸上打转,但是一旦他尝到了甜头,这个高冷的校草,不知道还会不会维持住这个样子,恐怕也会像那个网吧里的女的老公一样,在人前一副清冷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