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1/2)

加入书签

  拥抱,是人心与心最近的距离,跳动的心脏都似紧紧相连,那一瞬间,男生的全身的肌肉都似僵硬了下,可当柔软的气息萦绕在鼻息,他全身的僵硬又慢慢缓下来,微微放低蹲下的角度,让她能抱的更舒服一点,等到她气息安稳,才伸手轻轻搭在她的腰臀部,微微一用力将她单手抱了起来,另一只手揽住腿弯,将她彻底抱了起来。

  掂一掂,似乎比前又多了些肉,沉了点,不过对男生来说,增加的这点重量完全不算什么,转身就走下台阶。

  余眉感觉这一觉睡的很香,可能是坐船时受了惊吓,又或者早上没吃饭,体内消耗的大,或者游玩的人不对心思,闷闷不乐,更有可能是中午吃太多,又跑去爬山,总之很累,从身到心都很累。

  适当的休息睡眠是必要的,所以在她伸手抚着额头醒来的时候,感觉从身到心的清爽,无论是劳累还是虚弱都一扫而空,精神立即好起来。

  只不过,头还有点胀和疼是怎么回事?

  她揉了揉额角,用力的想,嗯,吃完饭,去爬的山,爬到一半,实在累的走不动,而且特别困,怎么会那么困,晕乎乎,似乎是醉酒的感觉,但是席间她确定自己并没有喝酒,至于喝的一直是可乐这一点,余眉很肯定。

  所以她只是往困的地方想,当时迷迷糊糊记得叶英说,让她先在椅子上坐一会儿,别睡,马上就把人叫回来一起回酒店,于是她也是撑着眼皮坐在那,只不过脖子像是没力气一样东倒西歪。

  眼晴也一直合上合上,越来越睁不开,恨不得拿根火柴根支着才好,叶英怎么还不回来,她是这样想的,也许快了吧,阳光晒在身上好暖,太困了,那就睡一下下吧。

  只睡一下下,等人来了就起来,她是这样想的,正好坐的是花园的那种白色木条长椅,可以睡一个人那种,她就那么慢慢的挪了下,曲着腿躺在椅子上,枕着一侧手臂,另一只胳膊没来得及放好,就搭在椅子边沉沉的睡了过去。

  而中间发生了什么事,她已经忘的一干二净,只觉得一开始阳光很暖,后来又冷了些,她舍不得醒,但再后来又好像暖和了,像在妈妈摇篮里一样,荡啊荡,特别有韵律的节奏,会感觉到很舒服,再后来就完全不记得了。

  余眉呻,吟了一声从床上起身,用头将乱糟糟的额头长发捋到脑后,这才眯着眼打量周围。

  哦,是酒店,和叶英住的那间,中间睡的太死了,她看到床头桌上放着她留在酒店的包,不由放下心,是叶英让人送她回来的吧?她人呢?

  余眉四下看了眼,房间静悄悄的,肯定送她回来后又出去玩了,她不由打了个哈欠,然后伸出手伸了个懒腰,往外面看看天色,现在什么时候了?下午三点?四点?

  她从包里掏出白色翻盖手机想看看时间,结果手机居然没电了,她郁闷的合上,充电器也没拿,算了,她把手机扔回包里,把拉链拉上。

  心道,不管几点,入秋后天色黑的快,估计人一会儿就回来了。

  然后低头拉了拉不整的衣服,像是闻到什么,来回嗅了嗅,天,这什么味儿?

  在船上的时候挤来挤去,吃饭可能又染上海鲜的腥味儿,爬山时走不动还坐在台阶上,怎么还有股说不清的酒味儿还是可乐味道,总之十分不好闻,而且因为睡觉衣服皱皱巴巴。

  她反复闻了几次,摇了摇还有点晕乎乎的头,然后掀开被子下床,两条腿就跟倒搭在墙上,长时间血不回流一般,居然有针扎刺刺的感觉。

  她轻“咝”了一声,然后一瘸一拐的扶着床边和墙向浴室走去,至少先冲个澡清醒清醒再说。

  卫生间没什么可说的,基本就是连锁型标准化配置,不说有没有什么品味,但至少看着是清洁整齐,洁白的毛巾挂在洗手台边。

  只是为什么连个浴帘也没有,余眉觉得很不习惯,不过出门在外也不能事事要求,只要干净方便就可以了,犹豫了下,看门锁好了,才开始试试水脱衣服。

  最舒服的莫过于睡醒洗个热水澡了,全身毛孔都张开的感觉,热水不断冲刷在余眉奶油白一样的皮肤上,滑腻如羊脂,水流如一股股小水蛇般顺着嫩滑如油脂的皮肤上滑落,清楚的印在镜子里。

  洗过澡,顺便刷牙洗脸把自己清理干净,用毛巾擦干湿发,伸手拿换洗衣服时才发现,她居然没有没带进来,只有几件她穿过的,又都被水打湿了。

  她不甘心又翻了翻,还是没有。

  回想刚才好像真的没拿,这怎么办?

  她用毛巾遮着胸口开始四下找大点的浴巾。

  但是没有。

  余眉站在那想了想,光着出去翻换洗衣服的可能性,如果是在家里,这当然没问题,问题是在外面,虽然是跟叶英合住,但总觉得那样太苦逼了。

  只是回头在换下来的衣服里再翻翻,外面的粉色蝙蝠衫自然是不能穿了,刚才在台子上浸了水,一大片都湿了,内衣什么的更不能再往身上套,唯一是粉色蝙蝠里吊带,她拿起来看了看,就是那种很普通的白色紧身吊带小衫,打底穿的,长度不算长,但能包住臀。

  出去找换洗衣服,又不是出门,余眉觉得能有个布片遮身,不至于光着就行,也没挑三拣四随手就套上,然后推开门往外看了看,没人,将湿辘辘的长发缠在脑后,她赶紧闪身出去,到包里去翻找。

  记得走之前她带着了一套换洗的衣服,哪呢?

  跑到放包的地方,然后左翻右翻,结果没有,没有!

  不会的,她翻的急,索性将包里的东西全倒在床上,东西很简单,唯一的布片就是一条真丝纱质小清新围巾,是她打算风大掩口鼻耳的。

  怎么会这样?

  她不由抖着包,翻着床上的用口,想着自己到底装没装?好像是装了,,她走的时候叶英一直手机催她,她心里想的是要带什么什么衣服,但是到来走的急,到底带没有?

  她当时说马上到,喝了最后几口牛奶,心里是想拿套上星期买的套装吧,然后呢?进房间,拿起包……就出门了,根本没带!天……

  余眉把包一扔,只顿了半秒,就弓着身体去旁边床,她没带,叶英总带了,借个长点的外套裤子也好,现在出去买也来得及。

  于是她开始翻,房间两张单人床,床头隔张实木床头柜,被子都是平铺在床上,枕头折成猫耳,她来回抖了抖被子,根本没有包,她记得她和叶英的包放在床上,出去玩的时候只带了钱和手机,现在床头根本不见包的影响,难道中午送她回来顺手带走了?

  可是,她带换洗的衣服干什么?余眉有点心急,不过也是抱着大不了再回去把湿了的旧衣穿上的念头,不放弃的四处找了找,也许好运,放在别的地方。

  就在她拉开床头柜的门没有,然后转身绕过床的一边,转到门口的两个沙发上时,沙发正对的门竟没有任何预兆的被人打开了。

  然后带进了一阵冷风,吹的没反应过来的余眉身体一哆嗦。

  男生手里提着两只女装袋子走进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个女生湿漉漉的发没有吹干,只挽在后面,发梢还在往衣服上滴着水,雪白的天鹅颈下,只穿着一件白色的吊带。

  似睡衣又不是睡衣,很短很贴身,整个延着曲线下来,然后下摆露出一双匀称的,圆润动人,弧线美妙的美人腿。

  本来用力抻后的衣服更显得薄透,偏偏透到发梢一滴水落下来,浸到上面,就跟透明的一般。

  女生在发现进来的人,不是叶英,而是谭慕铭后,那受惊的表情,整个人吓的一瞬间僵在那里,不知如何反应了。

  而男生惊讶虽不比她少半分,但绝对比她淡定的回过神,拎着衣服向她走过来,在走近了,目光落在她被包裹,形状完美像馒头一样的布料再顺路到光着的白嫩脚丫上,微顿了下。

  他脸上的表情没动,真的没有动,余眉一直发愣的和他对视,但是他喉头动了下,她为什么看到了,因为她的个子正对的就是脖子那里,能看的很清楚。

  她下意识的低头,于是就看到,天啊,什么时候发间的水滴到上面了?而且还是同一地方殷出两滴,那小点布料变成了透明,殷了也没什么,偏偏殷的地方……

  在她刚刚发现没半秒的时间里,男生轻笑了下,似责怪的道:“衣服脏了怎么还穿?”说完无意般用修长的手指轻拨了拨那像沾了污渍的丹色处,“我给你买了换洗衣物,已经让酒店干洗过了。”说完动了动手上的衣服袋子。

  从进门到现在,整个过程总共不超过十秒,余眉甚至还完全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连羞愧都还来不及,就感觉到自己突然像被古筝弹动了心弦,如电击一般腿都软了一下,忍不住惊呼了一声,然后退了一步,伸出雪白皓腕护着胸口,整张脸一瞬间红的跟丹顶鹤一样。

  她第一个反应不是愤怒,而是转身往浴室跑,可是刚一转过去,就被人伸手揽住了腰身。

  那只手不偏不倚的环在胸口下方,她能感觉极度的不安全感和战栗,“放开我,混蛋。”她一急之下,忍不住爆了出口,任何人在这个时候,都难以保持冷静。

  她已经不止是脸红,从耳朵一直到颈项,红成一片,从后面男生的角度,那片粉红色甚是喜人。

  “衣服都没有拿,到哪去儿?”对方的热气喷在耳边,余眉几乎有种想眩晕感,“你先放开,放开我拿东西。”她脑中的线都崩紧了,急急的快速的说,似乎多等一秒不行。

  男生听罢顿了下,半晌才微微松开了手,压力一减,余眉不由松了口气,她一只手挡着胸口,另一只手去勾他手上的袋子,而男生似乎为了她拿方便,缓缓将衣服袋子递到她面前。

  余眉紧张的伸手去抓,手有点抖,可能抓不稳,可能没还没抓到,只见袋子不知怎么就从手上掉到地上,掉到地上要去拣,要弯腰去拣。

  可是男生这时候就在后面,她能弯腰吗?衣服很短,无论是正弯还是背弯,完全的走光,如果说穿着内衣就算了,可现在的状况,余眉想起来就脸滴血。

  想到刚才的状况,肯定是男生搞的鬼,他不先松手,东西能掉吗?他慢不是想占便宜?她微微回头紧张的看了他一眼。

  两人之间的事,一直是巧合,可是这一次呢?女生的房间为什么他能进?是叶英给的他钥匙吗?不可能,无论怎么办,钥匙是绝对不会给他的,可是他怎么进来的?

  以前的几次如果都可以说是巧合,但是这一次……

  还有刚才掉袋子,也想看她故意出丑吧,从来不知道他会变这么坏?

  余眉见他一直在身后,一动不动也不走开,也不帮忙更不转身,再想到刚才,不由气得抬脚狠狠的用脚跟踩她他脚,打算把他踩疼转移注意力后,拿袋子进浴室,但是她忘了,是的,她忘记自己出来时着急光着脚。

  脚上根本没穿鞋,而谭慕铭……不仅是穿了鞋,还是某大牌鞋面带黑晶切割那种,踩上去就跟踩到了破璃渣上似的,顿时疼的一歪,伸手急急抓紧后面。

  可是,原本以为靠得住的人,似乎被她的力道撞飞,意外的拽住她往后退了几步,齐齐倒在后面的沙发上。

  这样的冲劲是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