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1/2)

加入书签

  余眉这个澡洗了很久,直到外面敲了三次门,余眉才眼角微红的走出来。

  此时谭慕铭已经换了身衣服,看她穿着自己选的衣服,黑发白肤,就那么娇滴滴的站在门口不肯往前走的样子,男生脸上的表情柔很多,他不由伸手牵她的手。

  并在她要挣开时用力握紧,然后拉到面前看了看,女生脸上的表情很别扭,还有点冷冷淡淡生气的样子,但终究没有拒绝,只是腰背挺直,被动的任他伸手整理围巾。

  看她目光移向别处,而眼角的地方仍然很红,似乎洗澡的时候又哭了一场,难怪洗了这么久,不过回起来,他也确实过份了些。

  声音不由的也放轻格外温和小心了些:“去吃饭,带你吃好吃的。”说完也不等她同意,就低头在她水嫩的脸颊亲了亲,拉着她出门。

  海清岛之所以为海清,是因为第一个买下岛的人叫海岛,他就用自己的名字命名,当然这是费话。

  因为海清岛风景秀美,地势又好,所以近几年度假区越扩越大,不仅是养活了一干下海捕鱼为生的岛民,各种饮食业也发展起来。

  海鲜小吃,街边摊店铺到处可见,只要是海鲜,没有你吃不到,只有你想不到,而且海清岛的海鲜,因为守在岛边,不仅仅海味新鲜,价格又很便宜。

  这时候一百块钱两个人吃都能吃很饱,尤其是炸海鲜的小摊位,几十块钱能买一大包,三五个人都不吃完,便宜到爆。

  男生拉着一个女生下了楼,没有在酒店的餐厅吃,而是出了门。

  秋天的晚上有点冷,一个男生拉着一个别扭闷闷不乐的少女在街上走,有不少人都回头看,美的东西总会引人多看两眼,尤其是男生伸手把女生有点的手握在掌心里,然后放进自己的蓝色短款呢衣的兜家里。

  女生从一开始的别扭被他拉着,到后来被拽到身前和他并排走,再到后来那一点贴心的举动,一时间那心头的雪山也慢慢融了。

  除了脸色还绷着外,总算不是那么明显被迫动作了。

  海上的夜晚是很冷的,余眉第一次这么真切感觉到,她以为自己穿了针织衫就够了,结果在船上时还是被冻的不行,而现在她伸出雪白纤指拢了拢大衣领子。

  还好,他给她带了大衣。

  给她的那两个袋子里装的东西不多,但却件件精致,从里到外,还配了一双鞋子。

  以前不知是看哪本杂志上说,男人和女人的眼光不同,从选衣服方面就能看出来,男人喜欢一个女人,通常为她挑选的款式和颜色都或多或少都在揭示着他们内心对女人一种x要求,换句话说,那种能让他门产生那种视觉上的……冲动。

  余眉拿出衣服时,竟觉得还好,出人意料的保守。

  如果不是他说过衣服是他亲自挑的,她可能会以为是导购小姐随便拿配的。

  不过她在镜子前用凉水冲了两下眼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半天,脑子才警醒。

  杂志道出男人普遍的心理,可每个男人表现手法不一样,有人直接,有人含蓄,有人拐弯抹角,有人甚至虚虚实实让你找不到痕迹。

  谭慕铭就是后面那一种,黑色蕾丝的内衣,虽然余眉也喜欢,但她也知道黑色是神秘性感的颜色,选了这颜色代表什么?不言而喻,而且黑色还代表他腹部是黑的,本性是黑的。

  黑色完再配一件少女喜欢的款式连衣裙,红粉衬得人十分娇艳美好,给个甜枣吃过,再一件淑女高腰荷叶裙摆大衣,底摆到膝那种,只露出小腿,一下子把所有的娇艳俏丽都掩盖上,连颈子都用素色围巾遮了,整个人似被雪包住,连一点点颜色都不露,就算脸蛋好看,整个人也只剩下纯洁雅致正经得体,不容人侵犯的高冷范儿。

  连挑件衣服都这么肚子黑,余眉越想越觉得自己这辈子心眼都比不过他的感觉,老这么给个巴掌塞个甜枣拐弯抹角,她又怎么能反抗的过?

  偏偏明知道是这样,竟然还很喜欢这种舒服的搭配,真的是把她卖了,她还帮他数钱那种,余眉为自己的不急气无地自容。

  她一边乱想边跟着他的脚步。

  穿过海鲜小吃街,很快来到了一家不太起眼的小饭店,意外的是饭店时的人挺多的,座位要事先预订,谭慕铭直接带她到指定的座位。

  用餐的地方很特别,带着那种墙被掏空的原生态装置成的,灯光不是太亮,很晕染朦胧,很有情调,坐下后,直接就上餐点了。

  男生拿过桌上未开封的湿巾,拉过余眉给她擦着手,余眉坐在他身边,就那么怔怔看着他用湿巾轻擦着洁白细腻的如葱管般匀称的手指和莹粉的指甲。

  擦完一只,换湿巾擦另一只。

  她知道男生有洁癖,但没想到会这么对自己的卫生也这么认真,明明刚才她就已经洗过了。

  两只手都擦完,他还是没有放开她,在余眉仍然板着脸时,竟是出乎意料,近似无奈的将葱嫩的手指放在嘴里咬了咬。

  “呀!”指尖的刺痛使她飞快的抽回手,满脸通红,不可相信的看着他,这人属狗的吗?湿巾再干净也有消毒剂啊,毒不死人也不能沾的,他不是有洁癖吗,能不能洁癖专业一点!

  看到余眉脸上终于绷不住,一脸指责的看着他,竟是笑得志得意满,“打算一天都板着个脸?之前的是我不对,嗯,没有尊重你,我觉得很羞愧,所以我请你吃晚餐,全程为你服务,我们一饭泯恩仇,把这一页翻过去吧,明天再重新来过,我保证,这次不再越过线,好吗?”

  男生的声音不似以前的清冷,竟有几分哄孩子一般,声音说不出的贴切好听,低低的,又是恳切又是自责,真的把话说的婉转低回。

  低姿态做到了,表明态度也做到了,诚意也算有了,余眉还要怎么继续来生这场气,脸都已经板不成形了。

  而恰好正松动间,服务生将螃蟹端了上来,个个热气腾腾像红通通像小火焰,特别大,看着就很肥,服务生也没走,问需不需要处理,谭慕铭点后,小伙手头很麻烦,不一会拆解完再拼好,又整只放回盘子里。

  余眉喜欢螃蟹,见着就挪不动步,闻着味儿就嘴巴就开始直抿,谭慕铭轻笑将一只翻过来,把蟹黄的一面放到她面前盘子里,“好了,吃吧,馋的跟猫似的。”说完熟练的将蟹肉刮到盘中。

  看着余眉拿起小银勺,没骨头的刮着蟹黄,“慢点吃,没人跟你抢。”说完宠溺的捏了捏她的脸蛋。

  余眉顿时有些恶寒,能不能别拿这种表情出来,宠溺?虽然看起来更像是带着戏谑的捉弄。

  随着螃蟹,很快海鲜大餐都摆了上来,全都是余眉喜欢的,虽然盘子大东西不多,但是都精致好吃到极点,都有点无从下口的感觉。

  黄澄登的宫保虾球做可真地道,味好鲜,还有花椒鱼片,喜食辣的余眉一边吃了几口,又鲜又辣美味到爆,香辣小龙虾自然不用提,是她的最爱,吃的嘴巴都红了。

  “这个少吃点,上火。”见她辣的不住的喝果汁,男生将那盘子拿远了些,把几道凉菜和汤往她面前推了推,余眉这个人最大的好处就是吃到好东西,听人劝。

  这不能怪她,她小时候营养不良,馋的东西永远吃不到嘴,所以,她对好吃的有种执着,而且自己也非常专研厨艺,不是为了将来弄个高帽子戴,而是让自己在相对的条件里,能吃的好一点。

  所以,只要有好吃的她都不挑,咬了一口香菇酿虾肉丸子,好美味。

  “这家店里的东西真好吃,你尝尝,真的很好吃!”

  男生没吃多少,一直给掰着海鲜壳,顺便给她擦手和嘴角。

  屋里很热,余眉把不耐脏的大衣和围巾脱了,只着洋粉色淑女裙,好在袖子只有七分,露出一小截手臂,白的似雪,隔壁桌子有人还往这边看了看,听着有女人在说:“……那个女生好白。”

  “那么白,不正常,不是打了美容针吧?”

  “要是我也能这样,打针也愿意啊。”

  “听说有副作用,之前还有人打针死了呢……”

  “这么可怕?”

  “还有整容失败,脸变形的没法见人的,我都见过……”

  “现在的人,为了美身体都不要了,等着老了后悔吧。”

  这时上了砂锅,里面还翻滚着汤汁,服务生介结了下这道菜,番茄梭子蟹豆腐煲,余眉还是第一次吃。

  谭慕铭给她舀了一小碗,她急不可耐的用勺子舀了点红红的汤汁,在碗边蹭了下,然后放进嘴里。

  “好鲜,怎么会这么好吃,刚才的服务生说里面加了什么吧,番茄,梭子蟹,还有豆腐,可能还有其它材料,嗯,我觉得我也能做出来,等回去,我做给你吃吧,肯定不会很差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