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1/2)

加入书签

  余眉的妈在门口冻了一早上,心情能好吗?再看到女儿跟个男生一起上来,亲亲密密的手拉手,一时间表情简直是乌云盖顶。

  眼晴不善的看向拉自己女儿手的宵小,暗道哪家不学好的鳖犊玩意儿胆肥大发了,来勾搭她家的宝贝女儿,今天不让他鼻青脸肿么回去她都不姓余!

  本来就不姓余……

  “阿姨好,我是余眉的同学,住在楼上。”男生站在台阶上,顺手将手里东西接到手,对余妈露出讨人喜欢的笑脸。

  余眉之前还握着手想着一会从哪开始揪着打呢,等人一上来,抬眼这么一看,本来还在伸伸手掌找找感觉呢,顿时抹了抹身前衣服。

  满面的乌云顿时消散了一半,竟是意外的别说其它,只是不咸不淡的上下打量了几眼,才端了姿态,半点矜持的“嗯”了一声,没说其它。

  余眉此时真是吓了一跳,反应过来第一个动作就是急忙接过他手里的袋子,然后背着余眉捅了捅男生后腰,然后低着声音,嘴唇都不动的小说道:“你快上去……”

  别人不知道,她还能不清楚,老妈如果不对脸了,光说话都能噎死你,如果惹急了她,她敢不要命的冲上去扇你嘴,打人那叫一个快狠准,小姨再怎么瞧不起,也不敢当面惹余妈,也就背地里嚼舌根罢了。

  接到余眉的暗示,男生面不改色的回头看她,看的余眉眼皮直跳,他道:“那我先去了……”

  等到人走了,余妈顿时露出本性,“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开门!”

  余妈凶起人来可有气势,对现在的余眉来说,余威仍在,不过楼道这么冷,她待了一会儿就受不了,也不提老妈脸色不好发火了,赶紧掏了钥匙出来赶紧进屋吧。

  “慢手慢脚,真是的,你的性子到底像了谁,一点也不像我,我大清早的坐车,又拿了这么多东西,一直在这等,连口热乎水都没喝……”

  “妈,你把东西放着,我去倒杯蜂蜜水给你。”余眉进屋换了鞋,给余眉也拿拖鞋出来,然后等人进来关好门,便去拿水壶。

  倒完水余妈已经在屋里转了一圈,喝蜂蜜水的时候,脸色总算好点了,余眉还在厨房拿了点之前做的小点心,像绿豆饼和红枣豆沙饼,都是早上的早餐,事先做好省事儿。

  余妈等了一上午,早就饿了,就着热水吃了几块,“这蜂蜜味道一般,肯定兑了糖了,太甜,你爸知道你爱吃蜜,早就跟你舅舅打好招呼,后山放蜂采蜜给咱家留了几瓶,我带了两瓶过来,够你吃了。”

  “真的?妈,谢谢你啊,还有爸。”余眉立即打蛇棍上,上前拉着余眉的胳膊,微微撒娇的说。

  “少嬉皮笑脸的。”余妈吃个半饱,把手里的杯子一放,道:“你跟我说说,刚才是怎么回事?一上午没回来,回来就和男同学手拉着手?之前跟家里保证会好好学习,不谈恋爱,现在怎么回事?”

  要不是家里又雇了两个人,余妈轻闲起来,要不是余爸一个劲的要余妈去市里看看孩子,再怎么放心,再知道余眉会照顾自己,也没有一次不去看的道理,她还不知道自己的宝贝闺女在外面和男生一起有说有笑的,还好之前那谁家的大侄子送余眉到租房,余妈也知道了地址,否则还蒙在鼓里。

  余眉一听这个就觉得头疼,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也没想到余妈会搞突然袭击,连个提前的招呼都没有,但现在被撞到了,也只能想办法面对了。

  谈恋爱这种事跟老妈面前,提出来无疑是找死,早年想把闺女早点嫁了的那想法,已经随着余眉进入高中后烟消云散,一堆人的赞扬奉承中,及余妈尝到了的炫耀子女有出息好处与甜头,想法很迅速的转变成,我闺女将来是要上大学的,要有出息的,绝不能早恋嫁人自毁前程,等大学毕业,有了好工作,到时会有一堆人登门抢着要,还怕嫁不出去?

  所以余妈心中得出的结论就是,早恋=自毁前程=她不能炫耀=面上无光

  知母莫若女,余妈心里这点想法还能不清楚?

  家里条件再好,穿戴再高档舒服,在余妈心里也什么成就感,反而子女有出息的更让人羡慕嫉妒恨,更能满足余妈的虚荣心理,现在一提女儿在戒城,镇上就没人不眼红的,全镇唯一的一个,余妈夸起来也更有劲儿,几乎是把女儿塑造的天上有地上无。

  弄得余眉都不爱回家了,简直是煎熬。

  不能说恋爱,只能从其它地方来迂回安抚,便道:“妈,你别误解啊,我买了些海货土特产,准备下次往家里带,路上拿不动,他帮我提了,你也看到了,我租的房子在这儿,正好同学在楼上,走路都是顺路,而且啊,他是戒城高中的尖子生,全年级no1,理科高材生,学校都准备直接保送到q大,妈你知道这学校吧,多少人挤破脑袋想进啊,你看有学习这么好,这么有实力的学生就住在楼上,我能不和他处好关系吗?

  到时有不会的题,还可以向他请教,妈,近朱者赤,你不是也要我多跟好学生接触的吗?”

  “什么什么?南波丸子?”余妈,注意力停在了她听不懂的那句。

  “就是全年级第一的意思,近千学生里的榜首,老师都赞不绝口的好学生……”这个时候,余眉也不遗余力的暗示,围绕着那句跟着好学生有肉吃的理念说着。

  “这倒也是,那小伙子也不错。”余妈很快想起在外面时见到的男生,“高高的,长的也好,嗯,挺有礼貌的,人看起来正派,像个好学生。”

  正派?余眉有点吐血,是,看着是不错,正气凛凛,笑容朗朗,但也就表面看着能唬人了,芯子都黑透了,不过一提男生,余妈很显然语气一转,没刚才那么横眉冷眼的。

  也不由的感概,谭慕铭的那张脸真是女人杀手,连余妈这么个对小孩崽子不假颜色的人,居然一个笑话就降服了,提起来比她解释一万句都好使。

  “但是,好学生也不能手拉手,影响多不好,被同学看到,背后说三道四你还能安心学习吗?余眉啊,妈不是吓唬你,是跟你说正经的事,我听那些家里有孩子的业主说了,这高中可是关键,不能松懈了,女生尤其不能弄什么恋啊,爱啊,成绩很容易一撸到底,到时人家考上了,你啥好学校都考不到,自己后悔不说,父母也跟着操心不是。

  妈知道你从来没让我和你爸操过心,从小心里就是有主意,妈对你应该是放一百个放心的,但妈还是要跟你说念叨念叨,你现在还小,过了年才十八,别学那些乱七八糟的女生,小小年纪不学好,领的那些个歪瓜裂枣的红黄毛小屁孩可大街溜,那都是没出息的,将来没有前途,她们那种层次的,将来充其量就是做个底层打工仔,做点小买卖。

  你跟她们不一样,只要现在好好学习,将来什么没有?要学着把眼光放长远一点,才会有更好的未来,你是读书的人,你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余眉简直要对余妈刮目相看了,才几天不见啊,这种把眼光放长远,才会有更好的未来话,都从嘴里说出来了,而且这么一番听着义正言辞的话,当然这话换戒城学生家长,不稀奇,每个学生几乎都受到过这种敲打,但是现在居然会从她这个从上高中时,就说高中毕业给她相婆家的余妈口里道出来。

  简直惊讶无以论比。

  改变的都快不认识她了。

  半天余眉才反应过来,立即点头做保证道:“好的,妈,我有分寸,不会让你和爸失望。”

  再三保证后,才总算是不提此事了。

  余妈开始正式瞧女儿租的房子,到厨房卧室看了看:,“还行,屋子小了点,你一个人住够用了,有暖气,等取暖了冬天不遭罪。”说完打开厨房柜子看了看,要说自己女儿是个过日子的好手。

  看看,这囤的吃食,各种核桃,红枣蜜罐子小食嘴,五谷杂粮塞的满满的,饿谁都饿不死她,本来担心她学习做不上饭的余妈,总算放下心来。

  又看了看靠墙那台洁白的海尔冰箱,一时也道:“这也是房东给你用的?哎哟,这还真大方,这冰箱看着九成新,也舍得给房客……”

  余眉在旁边尴尬的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说自己买的还要解释钱,太麻烦了,索性就让余妈这样想也行。

  接着又看到窗边的养的两盆剑兰,那叫一个漂亮,养跟两个花仙子一样,叶子高傲高高撅起,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孤度,花已经结出一串错落有致的花苞,再过两天就能开了。

  “这花不错,镇上有家做生意养的就是这个,一盆听说好几万呢。”余妈挺感兴趣的看了看。

  余眉听着价有点心惊肉跳,余妈现在是越来越不好应付了,居然连兰花都知道,还好几万,可不就是好几万吗?

  为了不用等,不耽误时间的赚点零花钱,她都便宜卖的,两万的八千块,卖五万的拿两万就行,一万的,给个四五千也不计较,很多花店的老板都爱跟她合作。

  她说有个朋友倒腾这个,她只是代卖,也没人怀疑,毕竟她卖的频率不高,两个月两盆,而且都不在一个地方,这两年也只卖四五个地方,一个盆裁老板只交易二两次罢,而且便宜和贵的都有,不会引人怀疑。

  而她现在的存款也小三十万了,已经算是个小富婆。

  “妈,这兰花也有便宜的,有的十几块钱,有的几十块钱,花棚里有很多,都很便宜。”她道。

  “哦,也是,妈不懂这东西,就是看着开着好看,摆店里应该不错……”余妈开妈细细打量起花,余眉有点心惊胆颤,真怕老妈会开口要,她倒不是心疼花什么的,而是一拿回去不就露馅了吗?肯定有识货的,这株剑兰品种还很新,一株蔫搭搭的苗都要三千多,开了花,直接翻十倍的价。

  三万块的花拿回去,余爸余妈要知道还不炸了锅,她又要解释,一个谎要用三个谎来圆,想想也够心酸的,急忙在余妈开口前道:“妈,你要喜欢我给你拿一盆也行,只是这花娇贵,叶片冻了不好活,你要喜欢,就到镇上买一盆养着。”

  “也是,现在天冷了……”余妈一想离那么远呢,抱着盆花挺麻烦,也就没再提。

  余眉又是松了口气,总算糊弄过去了,她跟在余妈后面就像是接受领导审查似的,倒不是因为别的,主要是自己的秘密多了点。

  就在她想转身去把海边买的海产干货拿出来,看余妈喜欢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