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chapter 7(1/2)

加入书签

  执迷不悟的暗恋一个人十四年,如果重生了,重生在她十六岁那年,一般人想要做的事就是千方百计的接近这个暗恋的人,将他圈养起来,追求他,在他还是年少时,在他感还是一片空白的时候,就像叶英说的,在他在还没有喜欢上别人的时候,先在他心中留下重重的痕迹,直到将他追到手为止,应该要这样……

  可是,偏偏余眉是个另类,她在爱一个人的时候可以默默的,无私心的,不打扰对方的况上,喜欢对方一辈子,待到她有一天醒悟过来,不喜欢了,就算让她重新来过,就算有了小金鱼,有了比别人多十几年的经历,她却再无一丝兴趣与想法,就像自己构建出来的泡沫,被自己用力戳破一样,再不存在。

  而这一次,即使见了一面,她仍然还会对这个人紧张,但她已经打定主意,再也不要为别人活着,将能拥有的一切抓得牢牢的,努力改变自已,然后……在自己年纪最好的时间,找一个最爱她的人,过前世她曾羡慕的生活,就已经足够了。

  ……

  而现在她最需要抓住的,就是学业,当然,对这一点她还是有几分信心的,上辈子她以最后一名的成绩考进戒城,后来也一直是吊车尾,但高三那年却厚积薄,拼着一股劲成绩突飞猛进,最后从差等生进入了尖子班,惊掉不少人的眼珠子,自然有自己的一套摸索出来学习经验和方法,再加上本来就有的底子,好好合理安排下时间,这三年会过得轻松些。

  当然,最让她不急不燥的,无疑是高考试题,这也是她有恃无恐的最大优势了,这一个星期她都在埋头翻找着书,从高三的卷子书里划出了不少试题出来,合在一起大约看了下,约摸差不多占了七成。

  倒不是她记忆力有多好,而是当年她不甘心,不甘心自己没有考入想进的那所学校,甚至打算重读高三,再冲刺一回,所以她有将当年的高考所有题目一道道题的研究过,虽然后来还是作罢,但现在想想,一些重要的题目仍然记忆清晰。

  随即,她将所有可能考的题目,分类都归在一本空白的读书笔记上,时不时的拿出来翻看吃透,打算每隔一段时间再复写一遍。

  当她极为专心书本的时候,时间就会过得飞快,转眼又到了周末,宿舍几个离家近的,下课回来换个衣服就直接走了,叶英把来不及洗的脏衣服全塞包里,打算拿回家洗,顺便要余眉到她家里玩,余眉摇了摇头,重生这么久,她还没有回家看看,明天打算回去一趟。

  九月末的天气一天比一天冷,早上起来她在包里翻来翻去,实在没有能穿出门的衣服,只得换上没舍得穿的新牛仔裤和米色针织衫,套了鞋,将昨晚洗过的头扎了起来,将早先留着的钱取出来揣兜里,看了眼时间,打算先去市场买点东西,再顺道坐车回去。

  想想也有点头疼,家离学校太远了,光车就要坐三个小时,路还不好,能把人颠簸晕三倒四的,为了状态能好点,别吐在人家车上,她走前在矿泉水里滴了一滴水精华,留着路上不好受了喝两口,又给小鱼润了水,这才出门。

  先到附近的市场,在一些物廉价美的鞋店转了转,挑着模样给老妈买了一双穿着舒服,模样又耐看符合老妈眼光的黑色皮鞋,里面带着一层毛,冬天也可以穿。

  余眉的眼光高,不是她有钱,而是多年养成的习惯,宁买一双贵点的穿三年,不买一双便宜的三个月丢,每一分钱都计算着长远的打算,结果一小心就花超支了,光老妈的一双鞋就花了一百二。

  又给弟弟买了几本启蒙带图画类的识字书,和一套拼图积木,本来还想给小弟再买一套衣服,但是拿回去老妈肯定要念叨的,农村的小孩都不穿新衣服,拣亲戚家旧的穿,说是好养活,想了想,又带了一大瓶五颜六色的糖果,现在家里钱紧张,老妈一分钱恨不得掰两半花,肯定舍不得给小弟买糖吃。

  顺便又给老爸买了瓶好点的酒,这么几样不起眼的东西,就花了将近二百,远超了预算,但给亲人买东西,余眉从来都不心疼。

  东西都买好了,跟老板要了个大黑色塑料袋,将买的几件东西商标去了,价钱也去了,鞋只用小塑料袋随意装着,连鞋盒都扔了,一起丢进一个袋子里装,这么随手杂乱的放在一起,立即就像是地摊买的十来块钱的东西,果然好东西也是要靠包装的。

  余眉也是不得已才这么做,看包装老妈会起疑会问,如果她坦白,说这些东西花了二百,她妈一定二话不说,拿起扫帚追着她打,那时候二百块钱顶打工半个月的工资了,她一个月的生活费呢。

  周日回家的人多,售票员极热的拉客,看到余眉手拿着袋子,立即上前帮她拿着,并安排了座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