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1/2)

加入书签

  男生走了以后,余眉看到地上那只脏了泥水的护腕,似乎明白男生走过来的意思,是要给她看这只小熊吗?告诉她,看,我还留着,我们和好吧?

  她忍不住想笑,这么幼稚。

  走过去将浸在水里的护腕拣了起来,当初买的时候,那家店只有这一种颜色,五块钱的东西,连棉质都算不上,两只护腕一只熊爸爸,一只熊妈妈。

  余眉在选的时候有着小小的私心,这是一对的东西,双双对对的东西寓意也好,她想,是不是自己和喜欢的人,将来也能像这一对小熊一样,幸福的组合在一起。

  所以,那时的她就厚着脸皮,装做不经意的拿起,跟他说:哝,就这一对吧。

  然后把熊爸爸那只给了他。

  如今看到他仍然将她第一次送的东西保存的好好的,心里又怎么没有一丝触动?就算之前两人有那么多的不愉快,但她还是会因为一点点的小事而感动。

  感情的事,总没有平等可言,多一点,少一点,舍得与不舍,理智与内心,总会受伤,会柔盾,会难受。

  余眉吸了口气,伸手轻轻抹去上面的水珠。

  这时,操场那边传来一声枪响,五千米开始了,所有的人涌在前面,女生更是凑到跑道边,高声的喊着支持者的名字,如浪潮一样,掩过所有。

  “谭慕铭,谭慕铭……”就算只听到声音,都能感觉到路边女生的热情。

  余眉站在台阶上,远远向那边望了一眼,跑在最前面的人,驰骋操场,将后面的人远远甩在身后,惹来的无数人尖叫,可是却不像前世她挤在前面看到的那样从容,反而带着浓浓的怒气,发泄在一道道跑圈上,站在跑道边似乎都能感觉到那满满的烈炎。

  余眉看了一眼,转身离开了座区。

  水槽的水哗哗的响,余眉将手里的护腕放在水龙头下用力的搓,直到把上面的泥水搓洗干净,拧干,颜色又恢复了纯白,只是因为用加布料差,竟是起了一层浅浅毛球。

  真是劣质的东西。

  她一个人在无人的卫生间,将湿湿的护腕套在手腕上,然后拿下来,看了半天,才走到垃圾筒处,轻轻的放了手,洁白的护腕立即掉进了筒里,与那些包装与手纸混在一起。

  这一次,过了就过了,不想再挽回了,以后,她会过的很好,会考好的学校,会认真的工作,认真的生活,也会再找一个差不多的人,组建家庭,互相体谅,没有争吵,平静的生活,她会觉得满意,父母也会觉得满意,所有人对她都不会有挑剔,衣食丰足,无波无澜日子。

  这应该才是她最适合的,不要再妄求了,老天已经给了她太多,她不该太贪心的,女人没有爱情也可以过的很好,还可以更好……

  直到外面传来脚步,余眉才仰了仰头,看了看窗外,转身朝外走去。

  运动会过去,又是紧张的考试学习,作业一点都不会少,初一的时候那点作业量自习时就能完成,初二回家后还要写两个小时,听说到了初三,有的能写到后半夜,简直吓尿。

  紧接着高二开始晚自习,晚上六点半才能回去。

  放学余眉将英语老师要的卷子放到办公室桌上,英语老师的桌子靠着门边,放好便直接背着书包往回走。

  其它几个课代表也同样将收来的卷子放到自己老师的办公桌,有两个见老师不在,还互相打打闹闹,将其中桌的一张卷了给带出来,掉在地上。

  有人路过门口时,见到不由弯腰拣了起来,卷子上面的字十分清秀,而在卷首的名字,余眉……

  “呵,可真够逗的,随便拣着张纸都是她,我服了,你说,这是不是天意,赌还是继续吧……”小霸王吊郎当的道。

  男生之间打打闹闹,没什么隔夜仇,哪打哪了,否则那可是仇人遍天下了,初中简直是混世魔王般的存在,有一度老师都恨不能把这熊孩子给弄体校去,眼不见为净。

  而且他这人就是没脸皮,当初就不招谭慕铭待见,被他揍了多少回,如果不是他的厚脸皮,两人是绝对到现在没得和解,别想有做朋友的一天。

  嘴贱贱的说完,便见旁边的谭慕铭停住脚步,拿着卷子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盯着上面出神。

  便是连小霸王也奇怪的凑上去看了一眼,“看什么呢?一张卷子而已……”说完歪着头扫了一眼,除了字挺好看之外,没什么出奇。

  “展浩颖……”谭慕铭盯着卷子上的名字眼晴都不眨道,“你有你家亲戚的电话?在x镇做人流的大夫……”

  “哪辈子亲戚?八杆子打不着,还不是巴结我爸调到x市……”

  “我问你有没有?”

  “这倒没有,不过好像有她女儿的……”

  “找!”

  “靠,你说找就找,凭什么听你的,我偏不找……”边得得瑟瑟的边把手机掏出来,一点没耽误的从一堆人名中扒拉出来,“呢呢,就这个……”

  亲亲小猫咪?谭慕铭觉得要吐了,一把将手机推开,“打,问她电话,我有事要问。”

  展浩颖疑惑的看了看卷子又看了看他,到底没说什么风凉,这是有事啊,当然他也想知道什么事,便打了过去,顺利的要到了亲亲小猫咪妈妈的电话号。

  那小镇医院的人流大夫跟展浩颖家同性,认识他爸,不知怎么就攀上关系,什么五百年前是一家,说不定还是亲戚呢,那么上赶子巴结为了什么,不就是想调到x市大医院,以展浩颖父亲的身份,这点实在算不上什么事儿。

  电话一通,展浩颖与其哈拉了两句就转手给了谭慕铭。

  谭慕铭接过立即直奔主题:“阿姨你好,我想知道那天两个女孩,哪一个做的流产手术。”

  “我知道签字是余眉,可以回忆下样子吗?个子高的还是矮的?皮肤白还是黑?”

  “高的黑的那一个?确定吗阿姨?”

  “她的表姐很漂亮?你是说流产的那个叫另一个人表姐?”

  “好的,谢谢……”得到了他想要的,谭慕铭将手机从耳边拿了下来,结束通话。

  展浩颖接过来,脸上的表情也是跟图画一样,因为离的近,双方的话都听的很清楚,“不是吧?就是说,表妹做的手术,然后签字时签的表姐名?哈哈,可真有意思,没见过这么贱,随便编一个名字都可以,居然这么坑姐……”

  谭慕铭也忍不住“嗤”了一声,“当然要签表姐,事情败露可以推到她身上,才能洗的清清白白……”

  “狠!余眉表妹到底什么样?真想见识一下,这么小心思可够毒的……”

  谭慕铭将卷子放回桌上,转身就往楼下走。

  后面展浩颖急忙道:“喂喂,说好去电子城……”电子城才来了批新电脑机子,正准备搬两台回去打游戏,结果对方转身不见,又泡汤了。

  余眉一个人有些孤零零的侧背着书包往租房子的地方走,明天就放假了,早上要去一趟房屋中介,说什么也要周末的时候换地方,不想再等了,一是住的环境不满意,楼道的灯坏了没人修,二是对门那家三天两头打,太扰民,她对那家男的也很讨厌。

  不过,明天就解决了,无论怎么样,先换个地方吧,离开这里。

  想到这儿,心情也轻松些,至于回原来的租房处,她想都没有想,既然走了,回去不过是被人看不起,她宁愿离的远点,租的远一点。

  十五分钟的路说长不长,想想事什么就到了,过程中她不断的往后望,确定有没有人跟踪,毕竟一个女生住,又离学校这么远,并不安全,万事小心点好,也因为以前看过报道,很多女生警惕性低,走路只看手机或者发呆,被人跟踪都不知道。

  所以,在一个人的时候,余眉从来不敢在路上发怔……

  想起什么余眉将包带往肩膀上紧了紧,加快了脚步,此时的天已经有点黑了,五楼两层的灯坏了没人修,垃圾堆在楼道门口,没有人收拾,当初房东说住户有出钱雇人统一清扫,结果是一星期扫一次,冬天还好,夏天都发臭了。

  余眉这种爱干净的人,有点忍受不了,如果来的那天就是这样,她绝对不会租的,估计那时是刚清扫过的楼道吧,余眉走过一个黑色塑料袋,不知道谁扔的,袋子开了,里面有没喝完的豆浆袋子,还有个红红的不知道是血还是什么东西,恶心的余眉都要吐了。

  真的不能忍受,还好,还好,明天周末能出去找地方住。

  从四楼到五楼,余眉把脚步放轻了些,先听了听楼上的动静,好像没什么声音,这才往上走,边走边掏钥匙,又扫了眼,这个时候应该是吃饭时间,这才去开门,把钥匙插,进门锁后,转动数圈,刚拉开门,便感觉身后有人一把抱住她,“哎哟,小乖乖,可等到你回来了,快进屋让叔叔稀罕稀罕……”

  余眉在感觉到后面有人,无声无息,一时间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那恶心的人的声音,立即认出来是对面那个平日老是主动搭话的男的。

  她第一个反应就是叫,喊,大声,可是那男的很谨慎,一下子就捂住她的嘴,伸手就去拿钥匙掀门,这个时候的余眉心里的警报已经拉的震天响,红灯转的心慌。

  那恶心的手捂的她整个人都喘不上气,更发不出声音,但她头脑清醒,他来抢钥匙,第一反应就是绝对不能开门,一旦进了门,想要出来难如登天,死都不能进去,她拼命的攥住钥匙,用力的扭动,拔,出来,手指甲都扣破无所觉。

  她被扣在门上,嘴巴捂住,拼命的反抗,成功的利用空隙将钥匙甩了出去。

  只听到一声清脆的撞击地面的声音,钥匙被撇出了楼梯下面。

  “没钥匙也好,今儿个你婶婶没在家,就到叔叔家里玩,叔叔会疼你的。”说着那男的就抓着余眉满脸兴奋的往自己屋里拖。

  天知道这么久的时间,想了多少个晚上,第一眼的时候就跟掉了魂一样,都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天天穿着宽大的校服,都掩不住那葱嫩葱嫩的小脸,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