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1/2)

加入书签

  从门诊出来,手上的血迹已经清洗干净,崩掉指甲的手指已经包扎好,右手两个,左手一个,还好情况并不是那么严重,崩的并不厉害,只是扯到了些皮肉,至于手上一些细碎的小伤口,也无大碍,就是皮肤嫩指甲划出的几道口子,看着一道道红,有点触目惊心。

  十指连心,有多疼?光看着谭慕铭背着疼哭红眼晴红红的女生往回走,边走边特别轻柔的安慰她的语调就知道了,估计这个男生这辈子也没有对人这么小声冀冀的说话过。

  从那个门出来就是背着的,倒不是腿不能走,而踩到地面就站不住有点恶心,可能是头撞击了下地面,又被打了两巴掌,脑子不清醒,拍片后,大夫说是轻微脑震荡,开了点药让回家休息好好养着。

  余眉路上不说话,只是趴在谭慕铭的背上,脸扭向衣服里遮挡着脸,无论谭慕铭怎么跟她说话,她都不开口,只是手腕搭在男生前面紧紧的环着,脸贴着他的后背一动不动的趴着。

  女生怎么安慰,谭慕铭不知道,只是拼命搜刮着他已经十多年没看过的那些陌生的笑话,想让背上的哭的眼红红的女生心情好一点。

  所以,这个上课不拿书本,作业写个答案,书包空的只装两本感兴趣的借书,一到考试总拿第一的人,绞尽脑汁,捉襟见肘的说着笑话,只为了哭滴滴的美人一笑。

  “有个老师,背对着火炉站着,对自己的学生说:说话前要三思,起码要数五十下,重要的事要数一百下,学生们都争先恐后的数起来,九十八,九十九,一百,到一百的时候,一起喊,老师,你的衣服着火了……”

  说完身后的人动也没动,没什么反应。

  谭慕铭咳了一声,脸有点不自在的又换了一个:“还在这个老师,问学生,我问你,五乘三是多少?学生说不知道,老师就引导说,这样吧你爸爸给你五块钱,你妈妈给你五块钱,然后你妹妹给你五块钱,一共是多少?学生坚定的说,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背上的人还是没反应,不过,半天没的吸鼻子了,应该是不哭了吧,心里想着,不由再接再厉道:“还是这个老师,她说下礼拜一要期末考试,现在试卷要发到印刷场印刷,这段时间你样要为考试做好准备,现在你们有什么需要问的吗?她的学生道,只有一个问题,老师,那个印刷厂工人住在哪儿?”

  这个一说完,就感觉到后背的女生终于动了动,换了一面脸颊贴着他的后背。

  以前总是有些抗拒,此时却是从未有过的依赖与贴切,柔柔软软的靠着他,虽然不说话,但却让人疼到心里去。

  谭慕铭嘴里说着笑话,逗她放松心情,脸色却并不是很好,想到之前的一幕,恐怕别说是女生,就是他都难掩的愤怒,余眉住的地方,他知道,不止一次跟在后面,更知道她住的哪一间。

  因为每次算着时间五楼的那个房间的灯都是亮的。

  两人毕竟认识快两年,她是个规律的人,早上要喝一杯牛奶,晚上要吃营养的煮汤,放学就回出租房,除了菜市场,很少去别的地方。

  所以,在他到了租房的地方,踌躇了下,准备往回走时,下意识的看了眼楼上熟悉的灯光,但却发现,那盏灯并没有亮。

  如果不是那一眼,他就不会产生疑惑,因为当时的时间已经近七点了,以他对余眉的了解,绝对不会这么晚不在,甚至搬到这里来,她每天留在学校多写半小时作业的习惯都没有了,早早的往回走。

  这个点却没回,可能吗?他是抱着这样的疑问走进去。

  在到三楼时,就似乎听到声音,那么熟悉的一声,他就心知不妙,本来还迟疑的脚步,顿时三步并两步,一口气冲到四楼,他甚至在楼道看见了钥匙,他顺手将墙角的木拖布的棍子卸了下来,冲到五楼,一眼就见那样的场景,还有扔在地那只带着小熊图案的雪白护腕。

  没有人了解当时男生的心情,女生手上校服上的血,苍白又带着红肿的脸颊,还在嘴角的血,奄奄一息任人拖拽的模样,及那人渣下贱的话语。

  他气疯了,有一瞬间觉得心都被碾了一样,当即便拎着木棍走过去便一轮,一下子没把人渣轮死过去,现在冷静下来想想,当时太冲动,轮死他太便宜,还是半身不遂比较适合。

  让他下半辈子每一天,每一秒都在为今天这件事来后悔,是个不错的主意。

  谭慕铭甚至在想来件事执行起来的可能性,如何能将自己摘出来,在不告诉任何人的情况下达成目地,九曲十八弯的脑回路就跟瞬间接上了电一般,亮了起来,一条完全可行的路线被整理了出来,男生不由的冷笑了笑。

  随即低头看到环在他胸前的两只水葱一样的小手,以前握在手里是多么柔软无骨,跟白玉似的,看的人眼晴都移不开,而此,仍然是白玉一般但上面去布着一道道红痕,手背手腕在几处开始青青紫紫,显然是被人用手用力的拧。

  当时不显,过后就会出现痕迹。

  谭慕铭看着手上的惨状,想到大夫处理她指甲伤口时,她疼的脸色惨白的样子,恨不得替她担下所有的疼。

  背着女生上了楼,原本想背到家里,但女生到了二楼就微微挣扎着要下来,想到她身上和脸上的伤,也肯定不想会被人看到,便从女生书包里找到钥匙打开了门。

  屋里不过也并没有搬空,冰箱和一些冬被并没有全拿走,谭慕铭将晒干净,松软的被子取了出来,铺到了床上。

  余眉身上的校服有血,手又是这个样子,衣服还是男生帮忙脱了,这个时候根本也顾不得男女,只想让她舒服的躺一会儿。

  好在现在没到夏天,里面穿着一层薄衫薄裤,掀开被子,把她换进被子里,再帮她盖上整个过程里,余眉都没说话,沉默的顺从,站在那里任他帮忙脱去带血的校服。

  等窝在被子里,舒服的被子里,谭慕铭将医生开的消肿解淤的膏药拔掉盖子,用指腹给她涂着脸颊。

  因为肿了,本来就嫩的皮肤,越发的薄,似乎一碰就破一般,男生的手都不敢碰,力道只得轻轻的,再轻一点,生怕用痛了她一点点。

  余眉太累了,可能是因为之前挣扎用尽了力气,只觉得疲惫,身心都是,她只想找一个地方,安全的地方,能让她躺一会儿,让她歇息一下。

  大概是一个多月没住了,或者房间搬走很多东西,没有熟悉的盆栽,更没有橘黄色花瓣的窗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