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1/2)

加入书签

  还好,赶上周末,不用一身伤去学校,余眉下意识翻个身却被疼痛惊醒,人会是在感觉到危险时,透支身体的力量逃脱,再加上摔在地上的震动力道,当时也许不觉得,但第二天,身体就会诚实的传达着全身骨骼肌肉重组的碾痛感。

  看着屋里朦胧的熟悉又有点陌生的房顶,一时间真就像从噩梦中回到现实,想起昨天的事,心中的庆幸万幸自不必说,她默默看了会房顶,想到今天是周日,再次闭上眼晴,睡了过去。

  不知多久,房间传来开门的声响,余眉立即惊醒过来,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的警惕从原来的一个格直接翻了几倍上去,昨日的教训恐怕她一辈子都忘了不。

  不仅挣扎着起身,还伸手将放在床头桌子上喝水的杯子拿了起来。

  结果见到的却是谭慕铭,手里端的吃的走进来,她这才觉得手指的疼,刚才抓杯子太用力,扣到了指甲,钻心一样,急忙松了手。

  见余眉醒了,谭慕铭将手里吃的放到柜子上,然后将手腕的袋子放到床头,“早上我去了趟那边,把你平日换洗的衣服带过来了。”他似不在意的说,却并没有提昨天被他怕昏死过去的渣的情况,余眉绝对不是不愿意听的,既然只是提一下那边,脸都变了色。

  自然不知道,早上那家的婆娘回来,发现自己老公躺在地上“哎哎”的喊救命,他到的时候,从容的收拾完现场,听着救护车的声音,走的时候还微微翘起嘴角。

  这事儿瘫了他也得受着,□□未遂这种事,只要不是傻缺到无可救要,正常人是一个字都不会吐出口。

  而在两人面前,昨天的事就是彻底翻过去,不能提,因为那就像是一场噩梦,提出来每每都是心悸一场,至于报警,男生不提,女生也不提。

  她有想过,这样的人渣若不让人知道,不定会害多少女生,可是一想到学校知道,老师知道,父母知道,周围亲戚朋友异样的眼神,她现在的精神,实在难以面对这样的事。

  这还只是未遂……

  她试图想发个声,但嗓子因为昨天的大叫,叫破了喉咙,到现在还是哑的。

  “别担心,事情已经解决了,以后不会了,来,我拿毛巾给你擦下手再吃饭。”说完从袋子里拿出毛巾去了卫生间。

  他一走,余眉吊着的心才慢慢回落,遇到这种事的人是极其敏感的,没有看到对方眼里的距离和不屑,说不上什么,微微松口气,呆呆坐在床边。

  用温热的毛巾给她擦了擦脸蛋,一晚上已经消了肿,看不出痕迹,然后是没包扎的几根手指,挨根仔细的擦选,给女生擦手指是手享受,因为那一根根嫩的跟葱白一样,轻轻掐一下都会出水的感觉看到上面加深的黑紫痕迹,更是有一种洁纯被沾染的错觉,使得他用力搓了那几处好几下。

  拉开窗帘,光色照进来,能清晰的看到男生坐在床对面的椅子上,拿着瓷勺一口一口喂着坐在床边的女生,女生在阳光下,皮肤都跟浸了水一般,又细又嫩,微微低着头,也不看男生,只是看着旁边的凳子腿,勺子到嘴边时才张一下口,然后粉唇轻轻的糯动咀嚼,看着女生顺从乖乖的样子,男生脸色有着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柔和,眼晴里都似映满了暖阳。

  饭是保姆做的虾皮馄饨,面薄肉嫩,隔着皮似乎能看到里面虾仁肉的粉色,一个个小小的,跟一只只带尾巴的小金鱼一样,惹的女生不自禁的往碗里看,并数着个,显然是好吃,男生不言,但眼里却是带着笑意。

  那吴嫂以前在馄饨馆做了几年,包的馄饨十分鲜美,若不如此,也争取不到报酬极不错的这份保姆工作,如今见她也爱吃,谭慕铭觉得这保姆请的总算是物有所值了。

  早上只有馄饨和一小碟三片酥桃饼,饼是店里买来的,合着女孩的口味儿,到了饼女生说什么也不用他喂,自己用左手能动的三根手指捻着饼吃。

  按说一碗馄饨够用了,但是她觉得没吃饱,可能是消耗了体力的关系,吃完男生拿湿巾给她擦手,她也十分顺从,两个人从上次的事,还是刚刚缓和了点关系。

  “要不要洗澡。”男生见女生勾着袋子要起身,忙帮她打开,你手不方便我帮你拿过去,里面有指套,我帮你厌的受伤的手指上,别沾了水。”

  说完谭慕铭就将里面的东西,能换洗的一一拿出来,在看到那几片少的可怜的内衣,余眉急忙伸手拨到一边盖上,她买的这种……不多,只有那么一两件,结果都让他给拿了过来。

  “不洗了?”男生见她这样,不由问,想到什么才道:“那等我走后……你要注意伤口。”

  “嗯。”余眉坐在那里,微微不自在的看着放在膝上缠着纱布的手指,点了点头。

  “至于退租的事,我会跟房东谈,下午先将东西搬回来,如果你想休息,闲吵闹,明天再搬也行……”

  看着余眉从昨天就一直不吭声,也不说话,男生刚霸道了一下下,就不由心软的蹲□,她在看自己的手,男生也顺着目光看她的手。

  然后,停顿了下,将膝上的手,小心牵在自己手掌里,“余眉……”他轻轻握着她的手腕,用力都不敢,只是轻轻触着,直到和她对视,才认真道:“我们交往吧……”

  “你不要担心,只是可以拉手的那种,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