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1/2)

加入书签

  骨子里带着骄傲的谭慕铭,何时被人这样赶出去,还是被一个“伤残”人士,以扔东西的方式砸出门,那感觉就跟噎着似的看着女生咬牙拿被子枕头小物件丢他,偏偏他还不忍心,不舍得她疼,自己憋着气的出去,出门的时候,脸都是黑色的。

  不过,下午的时候那边的东西还是搬了过来,雇了搬家公司的工人,东西不多,也不费事,半小时就归档,顺带什么东西放什么位置,收拾的利利索索,就是衣服,都是谭慕铭特意找的女护工,专门把屋子收拾一遍,顺带衣服挂进衣橱,厨房的锅碗都洗刷干净,免得她再动手洗一次。

  女护工经常做的医院活计,动起手来那叫一个熟练利落,半小时全部搞定,其实也不怪她这么快,雇主钱先给了,一百块,自然是早收拾完早走。

  从头到尾,那个黑着脸还雇人搬东西的人,都没再进屋,等到护工走的时候,还在门外站着,两人一个门内,一个门外,女护工把门一关,隔绝了两人。

  余眉从头到尾也没叫他进来,男生的自尊让他不能迈进去。

  床上躺着人,气得肝疼,他有什么资格生气?自己原来好好的,不是他能发生这些事吗?到了事情追到源头,竟然源自他怀疑自己去堕胎?

  想想自己受的那些苦,都是子虚乌有的事,她有多委屈?他还生个屁气!你还自尊,我还有自尊呢,是,表妹支开她写了她的名字,恶劣的她当面质问,自己有什么对不住她,多大仇让她这么做。

  可是另一方面,这种事你知道了,不能问一下吗?正常人不都要问一下?结果,见到她就是冷冰冰,一开口就滚滚滚,想起来余眉有多气,天道好轮回,以前你让我滚,现在我让你滚,看你受不受得了。

  确实受不了,门外那个站了一个多小时,没等到一声让他进去的话,气的踢了一脚楼梯,顶着也不知道哪来的怒气就下了楼。

  中二少年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男神中二那种更不明白了,喜怒无常让他们演绎的非常完美,以前你不让进,他会厚脸皮破门而入。

  现在没人阻着,他却又有自尊的你不说话,他绝不踏入一步,简直是让人拿不清里面的尺寸力道。

  余眉是真生气了,这段时间积压在心里的情绪太多,再加上上次的事,真的有点些灰意冷,人可能就是这样,在经历一些凶险后,会把以前觉得天重要的事,看得淡些。

  她现在只想一个人待在一间屋子里安慰自己。

  余眉手上的伤,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指甲是会慢慢打上来,手上乌青也就是看着可怕点,已经不疼了,脸上虽然仍然有痕迹,但再过一天,基本就没事了。

  她一个人在安静的屋子里躺了一会儿,看着和原来布置一样的米色窗帘,浅蓝色台灯,还有绿意盎然的吊兰,一时间也打起了精神,人总是回到自己认为最安全的地方,才能够心安的去想别的。

  躺了这么久,躺不住,余眉套上拖鞋起身到水房,半天挤出一滴水精华,看着这么一滴浅浅果冻样的东西,看了半天,她到现在也不太清楚,这东西到底是什么,猜的只是水里的精华。

  可水中有什么精华?余眉也想象不到,但连海龟都一跃而起抢着要,必定是有好处并且营养足的物质。她能想象的就是将很多水熬干,出来的东西。

  余眉不知道叫什么,只好水精华的叫着,但这个东西,虽然不是后来出的护肤品,但比护肤品好用的多。

  女生哪有不在乎自己脸蛋的,拿过镜子,第一滴精华想都没想就往脸上抹,抹在受伤的脸颊,补补水也许痕迹消的更快,能变淡也好。

  然后是手背上的淤痕,果冻精华抹上去,真的是滑滑的,抹完对着光能明显看到像蛋清留下的一层薄,膜,水汪汪的,这层物质什么时候消失了,才是完全被皮肤吸收。

  伤口包着纱布她没有碰,因为很疼,伤口必定是肿了的,因为一直是持续不断的疼痛,不会让你疼的大叫,却让人很烦燥,她只得去够药袋,用剩下几根好的手指,将医生开的几盒药,按着医嘱扣下来,就着加了水精华的水将药吃了。

  药里面可能有安眠的成份,加上她身体也不舒服,不多久又睡了过去。

  也许是休息好,也许是药起了作用,周一上学,余眉只用了几个肉色的药贴贴着手指,倒没包纱布那么明显,不过叶英还是看见了,奇怪的问道:“你这手怎么了,贴了三个贴。”

  “拣碎碗时不小心割的。”余眉随口道,对于她遭遇的事,她不打算跟任何人讲,任何人,包括父母,不过想到什么还是道,“叶英啊,你现在放学自己回去吗?”

  “本来我妈来接,最近她又忙了,所以,我要自己回了。”

  “你家不是有请保姆阿姨吗?还是让阿姨来接吧,自己一个人不安全。”

  “没事,和我顺路的同学有几个,一起走很安全,至于分开那几分钟路,就两拐弯,挺近的。”

  “你别那么大意,还是让阿姨下楼接一下吧。”

  “你怎么了余眉?突然说这个,你担心出事啊,这你完全没必要担心,真要有不长眼的,我几脚就给他踹边上去了,你还不知道我吗?”叶英微扬了扬下巴自信的道。

  余眉当然知道,叶英体育好,跨栏很厉害,腿又长,可是……

  她微微低头,掩去眼里至今想起还会不自觉曲手指的不自然,低头看着卷子上的数字,叶英没经历过不明白,男人和女人之间那种完全不敌的力量悬殊。

  她捏着卷子想了想,才道:“叶英,我们一起住宿吧。”

  “怎么又突然想住宿了?”叶英立即将头摇的像拨浪鼓:“还是不了,学校再好也不如在家舒服,吃饭都是我爱吃的菜,咱学校食堂能按你口味来吗?而且什么都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