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1/2)

加入书签

  林慧丽站在那里看着余眉从楼道里走出来,提着装垃圾的袋子,那清纯可人的模样,不知道怎么火气就起来了,想到那次在海清岛的事,再加上班里男生对两个美女的评价,就更加忍不住的生出一脸嫉妒的扭曲。

  若是平时,她就是再嫉妒,最多放在心里暗暗怒骂攀比,可是此时,家里出了事,从别墅搬到了六十来坪的普通楼房,别说是衣服,就是零花钱都没有以前的十分之一,还要忍受无能的父亲的骂骂咧咧,一遍一遍的指着她说废物,勾引个男人都不会,白瞎生了那么张脸……

  一个十八岁的女生,自尊心本就强,怎么忍受的了,生活巨大落差,父母的态度,同学的目光,而那小三趾高气扬的拿着父母给的钱,住着高楼,开着名车,从她和母亲面前冷笑而过,都在她心里留下了愤恨复仇的种子。

  以前不知是在哪个穷地方出来,不要脸的勾搭上她爸爸,没脸的做了小三,居然还不安份,还想登室入室,这也算了,如今他爸一贫如洗,她居然还用着爸爸给的钱,在她和妈妈面前炫耀,这些都击溃了林慧丽,让她心中充满了愤恨与嫉妒。

  如今看到余眉那张脸,和她身后走出来的楼道,连起刚才在楼上吃了闭门羹的丑态,也一并涌了出来。

  她顿时朝着人走了过去。

  余眉刚刚在房间用半米饭泡了剩下的鱼汤吃了,又喝了杯热牛奶,打算下来将带腥味儿的垃圾扔了,回去看会书睡觉,在这个小区,余眉还是很放心,不过下来时还是四处看了眼。

  很快就见到一脸不善的林慧丽朝她走了过来,看那样子余眉将手里的垃圾袋子在手上挽了挽,自从上次遇到色狼事件,她现在非常警惕。

  “余眉?”林慧丽站在她面前,上下打量,见着夜里灯光下美人肤如玉脂的样子,更是怒从中来,顿时阴阳怪气的道:“原来是你啊,在学校装的跟个清纯玉女,神圣不可侵犯,私底下还不是被人玩的烂货!”

  余眉听着简直是莫名其妙,这话说出来,任何人都会翻脸吧:“你又好到哪里?开口骂别人烂货的人,自己才是吧?”

  “怎么?说你烂货你不爱听啊?那你别追着男人跑啊?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后面是谭慕铭住的地方,你刚才怎么会从里面出来了?哦,为了追男人,跑到这里来缘份偶遇啊?”

  余眉简直被气笑了,不由打断道:“你也知道这是男人住的地方,你很清楚么,那你大晚上不回家,在这里干什么?别拿手指着我,当你用一只手指指着别人的时候,剩下的三只正指着自己……”

  “什么?”林慧丽被这么一顶,更激动了,手挥舞着道:“没看出来,在学校装的挺乖巧的,现在本性露出来了?农村出来的女人,就是贱,长好看点就更下贱。

  以前在村里没看过男生吗?没见过长的好看的男生吗?没接触过长的好看又有钱的男生吧?现在看见了,就像狗一样跟着,跪着不要脸的往前凑,瞪什么瞪?说的就是你。

  还下来倒垃圾,已经跟男人住一起?一起睡过了?那怪不得上次又是给你扒虾,又掰蟹的,殷勤的很,这跟人上过床感情就是不一样。

  班级还有男生还有说你是清纯玉女,我看是吧?瞎了眼才会觉得纯,真想让学校的学生看看你的真实面目,长着一张清纯脸,暗地里干着跟人睡觉拿钱的勾当,呸,长得再好看,天生也是给男人玩的命……”林慧丽拿着平生最恶毒的话攻击着,边说边觉得爽的不行,越说越过瘾。

  她说的过瘾,余眉听着跟看神经病一样看她,这人有病吧?她那一字一句,说的是自己吧?

  这人可真奇怪,明明她自己上大学时和男生滥,交,大学没毕业就跟一个大款当了小三,结果要钱太狠,两天半就被大款给甩了,同学圈没有不知道了。

  现在居然对着别人,横加指责,并且还满口胡说八道,得了狂犬病一样血口喷人,简直是可笑!

  佛说,你眼中别人什么样,你自己就是什么样。

  余眉心想,这话拿来说林慧丽,简直不能再对了,从现在这些恶意揣测别人话里,就完全听出了她日后成长的轨迹,用四个字形容就是,不堪入耳。

  她是疯子,余眉可不想让人以为自己跟她一样是疯子,不可思议的看了她半晌道:“林慧丽,你今天是不是忘吃药了?没吃药家去吃去,我没空陪你在这闲发疯。”余眉说完转身就要走。

  “怎么?说的你心虚了?你心虚我更要说,不要以为勾搭上有钱人家的儿子就万事大吉了,你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她上下打量余眉:“一个穷货,居然穿的起品牌,果然是跪舔男人的赏的吧?像你这种女人,我见的多了,物质的很,上学的时候勾引有钱的男生,毕业吃不了苦就勾引有夫之妇,不要脸,贱东西,你以为人家不知道你贱啊,会要你?哈哈,不过是玩你罢了,真当自己是盘菜,不要脸。”

  林慧丽说到后面,几乎是将对家里小三的恨意全部集中在了余眉一个人身上,恨不得抓烂她的脸。

  余眉平生两世第一次被人这么恶毒的用语言辱骂过,她本来要转身走的,听到话顿时停了下来:“林慧丽,你是疯狗啊?见人就咬?你才不要脸……”你全家都不要脸……

  “哟哟哟,我以为清纯玉女有多纯洁,原来也会爆粗口啊?真是让人大开眼界,真该拿录音机录下来放给学生听听,看看我们七班的美女都是怎么骂人的。

  一天到晚的装的跟正经人一样,男生喜欢你,你还真当自己是公主了?不过一个农村来的穷b学生真把自己当女神了?我再不要脸,也不如你不要脸来的贱啊,我说你怎么学习突飞猛进,像你这种脑大无脑学习靠抄的怎么能考在我前面,原来是跪舔到校草,傍上有钱人了,你可真长本事。

  不过可惜啊,你再傍又怎第样?人家将来也不能娶你,你想麻雀变凤凰进豪门,你想得倒美,你再怎么下贱白送,也改变不了你是扶不起来的阿斗,一辈子的小三,自甘下贱,自贱发骚,还跑到别人家里倒垃圾,哈哈,伺候男人伺候的很爽啊?人家玩你,你就以为是真爱啊?将来遇到更好的,分分钟甩你,被人玩烂的贱货,看你还得意的什么时候,没男人要你了,你就去下贱的当小姐去卖吧……”

  林慧丽就像找到了发泄通道,嘴唇一开一合,整脑子的怨恨喷涌而出,不受控制的辱骂唇骂,似乎只有这样才能一解心头之气。

  话越说越恶毒,越说越狠,越说越得意,似乎感觉到内心战胜了所有她瞧不起的人的那种快感与优越感,憋屈太久了,太久没这么爽过,这样的爽,让她咧着嘴学着小三那种冷笑,只是还没等眼神里的鄙视准确的传达。

  就感觉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朝她砸过来,然后一股腥味儿喷了她一身,等到她意识过来,面前这个目瞪口呆气的发抖的女生,已经开始拿起手里的垃圾袋朝她头一个劲的轮。

  余眉这一辈子从来没有打过人,更没打过女人,也根本没想到将来的有一天会跟人动手。

  她承认自己有时候是性子绵软,心硬不起来又总是妥协,但这对她喜欢的,亲近的亲人好吗?别人凭什么对她指手划脚随意践踏辱骂?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有气有火冲惹你的发去,看她好欺负吗?

  再加上刚才那些真的把她气到炸肺了,连话都没说,直接就拎着打。

  林慧丽比余眉高一点,也比余眉有劲,但奈何天时地利,她脚下今天穿了高跟鞋,高中生就骚包一样穿细跟鞋,余眉能放过她?上去就推她一把,把她给推到地方。

  余眉手里的那一包垃圾都是什么?都是她厨房的垃圾,摘掉的鱼头,虾头,海鲜壳,配料洋葱皮,土豆皮,还有几根摘掉烂叶的葱,当然里面还有一颗碎鸡蛋。

  没放好掉到地上,被余眉丢在里面,这时候砸起人来,那叫一个精彩,袋子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袋子,一向节省的她,就算有钱,生活上还是习惯节俭,用的是买菜的塑料袋,倒出来放到纸箱里,留着装垃圾,今天拿的这个真就是有点破油了,打了十来下,就碎了,然后满袋子的土豆片,鸡蛋液,海鲜壳和鱼头全往林慧丽头上身上招呼过去。

  把林慧丽打的趴在地上尖叫,余眉才醒过来罢手,人在愤怒的时候控制不了情绪这很正常,余眉这样心理安慰,其实就是想揍她,而且打人的感觉竟然会爽,她有点停不下手。

  这时,见满身狼狈,边尖叫边要爬起来的林慧丽,余眉退了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