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1/2)

加入书签

  余眉只是扫了一眼,也没有什么好在意的,她刚从家里回来,手里还拿着几个袋子,里面倒不是别的,是老妈给她拿的衣服。

  她现在买衣服的时间少了,有需要基本都是回家的时候从家里拿一些换洗,老爸经营的几个店面生意不错,已经代理三个品牌,有适合她穿的,所以这次也是大包小包,从头到脚,其实没什么必要,高中生基本天天校服,而且到了高三的话,也没什么课余时间,衣服多了也穿不上。

  可余妈偏往她包里塞,说是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哪个不穿的不是又洋气又好看,一天换三五套的,这人啊,服装生意做久了,看人都先看穿着,余妈以前可不太在意这个,如今也知道要体面要脸面,每回余眉回家都是多带点,再多带点,弄的余眉哭笑不得。

  也不由感概,现在自己地位,与以前那是天差地别,她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理所当然的享受着这份来自父母的关心。

  余眉走的并不快,进去的时候,两人慢慢往上登着楼梯,而余眉就在后面,她犹豫了下,考虑到租房就在二楼,也不急,就没有越过去,只是又放慢速度跟在后面,也不由观察起两人。

  看着穿着不像是普通人,男的一身应该手工定制,上面还有手缝的痕迹,西装笔挺型非常好,妇人就更看的出来,走路的气质都像是名门闺秀,也一直配合着身边丈夫的速度。

  “用不用歇一会儿?我看你累了。”她轻声询问。

  “不用。”身边的丈夫低声道,并扶着楼梯手,加快了速度。

  “慢点走……”

  余眉听着也不由心生羡慕,能感觉出来两人之间的感情是非常好的,妇人的丈夫是不是腿脚不好?还是身体不舒服,走起楼梯似乎挺吃力,余眉正想是不是上去帮忙一下,包里的手机响了。

  那妇人听到声音向后看一眼,余眉看到那张脸时,也是一愣,比一身装束还显年轻,而且五官非常漂亮,而让余眉感觉到发愣的是,冷不丁一看不知道哪里有点熟悉,但仔细看又看不出来。

  那妇人见余眉也看过来,便向她笑了笑,余眉也赶紧回一个笑,见妇人回过头去,她才闪了下神,然后取出手机,看到打来电话的人,盯了半天没接。

  那电话就跟主人似的,霸道的一遍遍的响,非要响到她接为止,余眉站在楼梯上盯着那个谭慕铭三个字,最终还是带着点气和无奈的接通了放在耳边,然后边往上走。

  “怎么才接?”电话里的声音有点清冷,人本来就清冷范,没想到电话里更显得金属质感的那种冰凉,但无语的是,该死的还是那么好听,好听到无论对方有什么错,都忍不住想原谅一样。

  “外面风太大,没听到……”余眉这段时间有点躲着他,之前发生的那些事都让她的心乱糟糟,只想要冷静一下,想一想要不要再接受一次,要不要再试一次……

  “风太大?”对方尾音只微微往上一挑,立即表达出无限的质疑。

  “打电话来什么事?”余眉可不想在有人的情况下可不想跟他讨论风大不大这个问题,余眉跟在两个人身后慢慢往上走,然后压低声音问,毕竟楼道有回音,有点什么声音别人都听得到。

  电话里的声音停了一下,似乎是吸了口气,用力平复了下心情后,才道:“你上来,我有事跟你说。”

  “我在家还没回x市……”

  听着这话,电话里的人终于有点生气了,“余眉,我已经清清楚楚听见你说话的声音,你还跟我说在家?”他的话有点咬牙切齿,但却不敢过于发怒,最后只得压低声音与脾气不协调的道:“别想躲,我知道你在楼下,我就在门口等你……”

  就在门口?余眉赶紧从耳边拿下电话,心虚的抬头往上望,他就在二楼?怪不得他说听到声音,这楼道根本不隔音,估计一开始铃声响起的时候,他就已经听到了。

  这么直接被人识破的感觉,有点尴尬,她微动了动唇,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便将手机合上,便顺着两人一侧的楼道往上走,其实只有几步就到二楼了。

  余眉迈上去,也确实看到人了,电话里听着声音,就知道他不高兴,现在看到人,那张清俊的脸上,不满之情溢于言表,手里还拿着电话,有点不可思议的盯着,是没想到余眉会挂他电话,此时他正倚在门后墙边,微低着头,额前发还有些湿,不知是刚洗过澡还是运动完。

  抿起的嘴角和近乎发黑严肃的脸色,估计他这知多年也没遇到一个跟他谎着幼稚的谎,还撂他电话的人,心情可想而知了。

  等到余眉走上来,他抬头看到人时,那脸色还没缓过劲儿,就在余眉觉得他要气愤走过来,怪声怪气的微讽这种被当场揭穿的可笑谎言时。

  却看到他脸色突然一变,变的严肃异常,拿在耳边的电话,也慢慢放下来,然后另一只手缓缓合上,本来是倚在墙边,此时也站起身,然后目光越过余眉看向余眉后面。

  这情景让余眉也下意识的随他的目光看向身后,行走很慢的那一对男女这时也跟了上来,而在看到妇人丈夫正面,余眉瞬间明白了这两个人是谁。

  其实谭慕铭的长相是综合了父母两个人的优点,生的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换旁人不可能像余眉这么快的反应过来。

  而余眉是谁?她看着谭慕铭的照片多少年?五官别说是用眼晴,就是闭着眼梦中都一丝一毫不差,在看到妇人时她就有种熟悉感,见到她丈夫及谭慕铭的反应,不必去想,一瞬间就明白过来,这两个人就是沈老太的儿子儿媳,谭慕铭的父母。

  此时愣神不止余眉一人,谭父谭母看到儿子站在那里也是愣了下。

  “铭铭?”谭母微微惊讶的出声,并露了惊喜的笑脸。

  谭慕铭面无表情的看了两个人至少三秒,才露出一丝不到达眼底的笑,道了声:“爸,妈,回来怎么不来个电话?”

  “这不是刚好行程赶出来,就回来看看。”谭母走上来急忙拉着儿子看了看,“铭铭,这半年又长高了,跟小时候真的一点不一样了。”

  “是啊,儿子长的太快,连妈你不认得了……”谭慕铭说的这话时还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谭母,但其中的意思,谁又听不出来就连余眉都感觉到了。

  谭母本来脸上的笑也是一滞,随即眼圈就泛红,一时说不出话来。

  “慕铭,你就是这样语气跟长辈说话的?”站在那里的谭父拉下脸斥道。

  “我刚才说的话有什么不对吗?爸?如果有说不对,那也与别人说我有娘生没娘养这句好太多了……”谭慕铭继续微笑,不过这次不对谭母,而是直接面对着谭父,目光对着目光,神情对着神情,半点移动都没有。

  “你……”谭父一时气得变了脸,小时候儿子见到自己还知道怕,作的无法无天,唯有父亲,只敢躲在门后边看,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丝毫不将这个父亲放在眼里,每一次回来都必得冷凌凌的眼神看着他,甚至有时连句爸都鲜少叫出口。

  谭母急忙回身扶着他,“博涛,怎么了?别生气,别生气,他还是孩子,你别跟孩子置气……”

  谭慕铭看到这一慕,撇开目光,脸上闪过一丝早知如此的讽刺,然后便看到站在门边,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余眉一眼,余眉也正以探究的目光看他。

  他眼神一变,带了丝火气的扫了她一眼,见她还在门口站着,手里带动着提很多东西,一动不动,似乎不敢打扰她们,谭慕铭顿了下,移开。

  “这次回来待多久?半小时?二十分钟?十分钟?”

  “铭铭,这次也是挤出的时间,半小时后我们就要走,所以……”

  谭慕铭淡淡的笑了笑,顿时连话都不想说了,表情就已经表达出:那你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有可以浪费的时间?

  在他心里,父母就像是住客栈的客人,对其唯一的感情,大概就是陌生的一年也叫不上三次的字眼。

  谭慕铭转身直接上了楼,将门打开,没有关的走了进去。

  妇人急忙对有些情绪激动的丈夫道:“好了好了,博涛,你别气着身体,公司那边……他还小,不懂的,等他到了那边就明白了,咱们先上妈吧……”

  余眉直到看着两人上了楼,她才转身掏钥匙开门,把包放进屋里,手指都勒成深深的一条红沟,她不由的揉了揉,想着刚才的事儿,她知道谭慕铭跟父母的关系不好,但却没想到糟到这种程度。

  不过,将儿子丢给老人,一年只回来一两次,就她住在这里两年的时候,也只是听说回来两次,加这一次是三次,这样长久的分熟,感情淡薄也正常,她将自己放入他的角度,恐怕心中的怨更是只多不少的。

  再想到有娘生没娘养,余眉不知怎么就莫名有些心酸起来,她从来没想过,像他那样自尊强的男生,有一天也会被人骂过这句话,而这句话带给他的,将会是什么样的愤怒。

  记起在菜家静室吃饭时,自己劝解后他的反应,那么愤怒,那么难以自控,她好像有些理解了。

  余眉将带回来的新衣服,吊牌剪掉,相近色扔进洗衣机,然后站在旁边发呆,没站多久,就被门外的敲门声惊醒。

  她急忙擦了擦手,过去开门。

  门外不是别人,正是刚才走前撇了她一眼的谭慕铭。

  “你怎么来了?”余眉打开了门,向后望了望,她记得说是半小时,现在十分钟都没到吧?

  谭慕铭多久没有进这间小的一目了然的房间了,自从那次闹了别扭,基本就是门前止步,不过今天的她好像没有像往常一样的防备,人走进去,她没有堵也没有拦,只是在门口站了会儿,似乎在犹豫,但好像怕他心情不好似的,什么也没说的关上门。

  谭慕铭进来,坐在很小的客厅椅子上,屋子本来就小,她一个人时还好,多一个人高马大的,立即显得拥挤起来。

  余眉到了厨房,边烧着水,边打开从家里拿回来的牛皮纸袋,里面装着吃食,基本每次回来都会带吃的东西,按余妈的话是,坐车太累,还要做饭,拿回来热热就是一顿,省多少事,她想想也对,就没拒绝。

  从纸袋里往盘子里倒了二十几颗牛眼大,外面沾满了芝麻粒的圆球,这个可是余眉最爱吃的甜食了,娘俩在家时自己研究的,做了不少,这次被她带回来一些。

  不一会儿水开了,余眉边抓了一小撮绿观音到茶杯,洗了茶后,倒上开水,将小盘上的芝麻珠子,连茶水一起放到托盘上,然后走出厨房。

  谭慕铭只在门口的时候,说了一句,他们有事要谈,我在家不方便。

  然后从进来就没有说话,只是坐在桌前,并没有像余眉那样动不动发呆,他四下打量,会看向厨房余眉在做什么,看着似乎与平时一样,但是,余眉却知道,他的情绪不太好。

  他的手,一直在桌前,时不时会碰桌子两下,那是一种下意识的焦燥行为。

  他的心里没有外表那么冷静和云谈风清。

  是啊,不过才十九岁,就算心中有再大的隔膜,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父母,语言再如何强硬,态度再如何坚决,可是内心呢,比任何人都要渴望吧,那种从来没有拥有过的,想要亲近父母,却已经不再合适的心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