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1/2)

加入书签

  沈奶奶的生前简简单单,死后却风光大葬,来了很多人,其中除了谭家亲戚好友,也不乏一些与谭家有生意往来的合伙人,光车就堵在墓园外,围有些水泄不通。

  下葬的时候余眉也去了,却怎么也挤不进去,只能停在外围远远的看着。

  沈奶奶的骨灰盒是唯一的孙子拿着,她看到谭慕铭穿着黑色的礼服,胸口带着白花,双手紧紧的捧着手中的盒子,随着几个人后,头低低的一步一步往前走。

  余眉说不出那种感受,在殡仪馆临时设的灵堂时,余眉去上了三柱香,看着灵堂中间摆的像片,沈奶奶笑的那么慈祥,好像就在昨天似的,怎么也想不到,转眼间,人说没就没了,连一点点缓冲都没有,甚至没有让儿子孙子来得及看走时最后一眼。

  想到那天晚上她还拉着自己说话的情景,余眉眼晴不由的红了,她都不舍得,都想哭,难以想象,守着沈奶奶身边十九年的谭慕铭,会是什么样。

  是的,绝对难以想象。

  所以,在看到的时候,余眉眼晴忍不住的流下来。

  没有人看到这一幕会无动于衷,从来没有哭过人,在捧着骨灰盒的时候,哭的像个泪人,全场没有一个人会那样不顾形象的痛哭,不会哭的连肩膀的抖动都控制不了。

  余眉站在外面,一边看着他,眼泪瞬间流了下来,心疼的厉害,大概所有人都知道老太太和孙子的感情,却没有人知道在谭慕铭心中,沈老太对于他而言意味着什么。

  啊,从小将他养大的爷爷奶奶,已经走了一个,在他还没来得及回报的时候,剩下的,是他唯一的亲人了,唯一最重视的人,他无论如何都想要好好照顾,一点点头疼脑热都要让大夫上来,名义上是奶奶,可是实际更胜于母子。

  可是,却在他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也离开了他。

  他心里是什么样的?余眉无法想象,她只要想到自己的父母也不在身边,也都不在了,那种感觉,全世界只剩下一个人感觉,她就觉得眼泪就跟谭慕铭一样止也止不住,一直哭一直哭,有些停不下来。

  她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只要一看到男生的眼泪,她的眼泪就跟开了伐门的水龙头,旁边的人一个劲的看着她,有的好心的还送了纸巾。

  墓地早就采好的,早先沈老爷子下葬时,就一起买了地点,直接将骨灰盒放进去,可是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个仪式环节,却要三四个人才能办到。

  因为沈奶奶的孙子死死捧着骨灰盒不肯撒手。

  余眉从来没有看过谭慕铭这个样子,她前世从来都有知道这件事,他可能很讨厌别人知道他奶奶去世的事,没有一点消息透露出去。

  她有些痛恨自己,重生,却一无是处,如果,如果早一点知道这件事,知道沈老太太在这一年会离开,她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挽救,心梗不是无可挽救的,如果能早发现一点异状,如果能早点提醒,也许事情就会是另一个样子。

  也许,就不用从一个从小没有感受多少亲情的少年身边,将最后一点点的温暖给夺走,她从没有像这一刻一样,痛恨自己。

  她有些泣不成声的看着远处,几个从少年手里夺走了骨灰盒,少年站在墓前,孤零零的,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他和一座冰凉的墓。

  她站的这么久,似乎也听他一直边哭边说,“奶奶,奶奶,奶奶,孙子不孝,奶奶,孙子不孝……”一遍一遍,头垂的低低的,眼泪顺着脸流到嘴唇上,划过嘴唇从下巴上滴落,殷透了脚下那块白岩石。

  早上就已经阴沉的天色,终于滴下雨来,先是淅淅沥沥,然后便是瓢泼一样,豆大的雨点砸在头上,很多人不再站在周围,而是回到车里躲雨,只有谭家的几个人和一些亲戚还在原地撑场。

  因为这场雨,使得葬礼匆匆完成,人也走的差不多,最后只剩下谭家人,无论别人怎么劝,谭家的孙子跪在墓前,怎么都不肯离去。

  就算谭父谭母如何拉着他,他都跪地不起,最后谭父耐不住冰凉的雨水,被谭母扶回车上。

  顿时整个风雨飘摇的墓地中,就只剩下那么一个人,低着头,任雨水打湿浸凉,说不清的雨水还是泪水,就像是被遗弃在人间遗孤。

  站在树后的余眉再也忍不住的捂住嘴哭出声,他跪了多久,她就站了多久,直到雨越来越大,大到眼前全是雨雾,她才跑过去拉他。

  最爱的人死了,也许心疼到深处会觉得自己也跟着离开一样,余眉拉不动,雨水一直顺着脸颊往下流,可余眉就是能看清他的泪。

  没有哪个帅哥哭的时候是好看的,谭慕铭一样,甚至可以说是丑,脸颊止不住的有些内缩。

  可余眉却觉得没有任何时候比这个时候更让她记忆深刻,也许,她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幕,为至亲的人流泪的人,即使再丑,也胜过笑容灿烂的照片。

  余眉用她带的衣服帮他遮着头上的雨水,帮着他挡着大片的风雨,他现在这样子,雨又那么大,怎么受的了,却忘记自己。

  “余眉……”不知多久,他低着头,低低的叫着她的名字,他说:“奶奶不在了……”

  “没有。”余眉听到他终于肯出声,忙凑上前道,却不曾想,一吐出来,就是梗咽:“奶奶一直在的,在我们心里,她会一直活在我们心里,你记得,我也记的,都不会忘的……”

  谭慕铭闭着眼晴,眼泪滚了下来,他的手扣着地上的石板缝隙,脸上有一丝痛苦道:“你知道吗?她走的时候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