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1/2)

加入书签

  回家包的返程车上,余眉将车窗打开,风吹在脸上极为凉爽,她扭头轻轻将座位旁随身带着包整理了下,给家人带的一些新奇的物件都在里面。

  现在的余家不是以前穷的叮当响眼皮子浅的时候了,衣食住行除了住,样样不缺,今年夏天刚买了车,花了八万,余妈还掩不住得意的说,年底就在镇上最好的地段买房子装修,这房子还没有盖呢,就已经电话里对余眉说了三次,旁边的街坊更都没人不知道一样,就跟自己家已经买了房子般,连马桶的牌子都已经选好牌子。

  不过,这也让余眉放心起来,知道家里的生意肯定是极为兴隆,财源滚滚的,这一辈子能看到余爸余妈过的好,也算是上辈子他们辛苦供自己一场,对他们最愧疚的补偿。

  这次走的匆忙,也没买什么好东西,家里什么都有,只买了些市内新上的小物件,和大玉行的玉饰,挑着种水好的买了大大小小十几个盒子。

  这个时候翡翠便宜的让余眉看到价钱都走不动步了,水滴形状的玻璃种,居然只卖几千块?天啊,余眉已经不止是大呼便宜,这么一件当初同事戴的花了十几万,她当即买下了,配条白金细链很好看,老妈买了两年,老爸小弟都挑了吊坠,挑的都是高档货,全部种水色三好。

  这时候都是流行金饰,玉饰反而少,主要买来就图个新奇,将来再有个收藏价值,能升值就更好了,反正左右不会赔钱,也不贵。

  轻手轻脚将给弟弟买的两版动画模型盒子往包里塞了塞,这才回头看向旁边挨着她睡的正熟的男生。

  昨晚又熬夜了,通宵没睡,所以早上坐着车倚着就着了,那眉眼,清俊中带着一抹帅气,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柔和!睡着的时候更是让余眉心仪,不由怔怔的贪看了半晌。

  今天的他,整个人都是她喜欢的样子,连身上的衣服是她给配的,随着自己的心意,一如第一次见他时的穿着。

  米色衬衫,上方却恣意地揭开了两个扣子,身下是简单的牛仔裤,脚上白色带蓝边休闲鞋,就是这样很简单,很大众,很学生气的打扮,却是余眉最心仪的,不知不觉就会看很久,觉得一瞬间像是回到了最开始的开始,一眼钟情的时候,这让余眉一早上都心情好的不得了,嘴角一直带着淡淡的笑容。

  想到此,不由帮男生整理了下有点凌乱起皱的衣领,这才轻轻微抬了下发酸的肩膀,让他头倚的更舒服些。

  这时,就听到前面一直开车没说话的司机,回过头冲她笑了下,道:“小姐,你跟你男朋友可真般配啊,热恋中吧,什么时候结婚啊?”

  余眉听完,脸色顿时红了红,两人都还是学生,但因为放假穿着自己的衣服,又靠的这么近,司机误会也正常,她看了眼睡的正沉的男生,怕打扰他,这才冲司机歉意的摆了摆手,没有开口解释。

  不过,男朋友三个字,还是让余眉两颊绯红,也不知是热的还是车内阳光晒的,但眉梢却一直带着笑意,伸手悄悄和搭落在她腿上的手轻握在一起。

  一个小时就到了,当初谭慕铭说跟余眉一起到小镇的时候,余眉的确是吓了一跳。

  高中就带男生回家这种事不仅在镇上有点惊世骇俗,就算x市也不好吧?

  她要这样干了,那就跟在余妈脸上甩巴掌一样,毕竟余眉现在的名声已经被余妈美化的,成了镇上众多家长口中的那个别人家的,教育起自己孩子,都是你看看别人家的孩子,一样是念xx中学,人家就能凭自己努力考上戒城,你怎么不行之类……

  余眉每每回来都觉得压力很大,但就算这样,也做不到与家长对着干的叛逆,就算有时候也很烦。

  不过,显然是她想多了。

  男生的意思只是散散心而已。

  她松了口气,但到底还是要一起回镇上,余眉仍然有些不自在,怕遇到熟人,可是一想到男生自己窝在出租房里,也心有不忍,觉得他能出来散散心也好,十多天的假,哪怕是看看风景,到处转一转。

  所以,余眉想了想没有反对。

  到了地方,余眉没有先回家,而是找了家口碑好的酒店,开了房间先把他安置了再说。

  男生显然在车上那点时间没有睡好,随着余眉上了车,左手拿着余眉买的那些物件,右手牵着女生的手,低着头,不太想说话的任女生拉着往前走。

  余眉虽然在镇上的时间不长,但也怕遇到熟人,遮阳帽压的很低,但给男生选酒店却十分尽心的,身边这个人是谁啊,肯委屈在她那三十来平的地方,简直不敢想象,每每看到他躺在那百来块钱的简易床上,余眉都觉得有点心惊肉跳,不仅仅是觉得对他身分的糟蹋,更觉得在这应该是他一生中最落魄的黑历史吧。

  怕他将来,这一段连记起都不想,所以,尽量给他找好的酒店,至少十来天能让他过的舒适点,说不上什么美好的回忆,至少也身心舒畅。

  看着前面那个在夏日里,皮肤如雪般清凉的女生,顶着太阳进了酒店,拿着他的身份证给他开房间,然后忙前忙后,害怕他嫌弃公用酒店脏,还特意买了新的床单和毯子,让酒店的人干洗了,铺上,衣服也放到衣橱里。

  一时间忙的额头的细汗点点,男生尽管脸上有疲惫的睡意,还是放下手上的袋子,心疼的接过她手里自己的衣物,揽过她亲了亲额角发际,低声道:“这些我自己来就行,你去洗个澡换件衣服再回去。”汗都贴在衣服上,他可不想女生这样出去。

  余眉也有些累了,闻言也就松了手,但见他眼底发青,便直催着让他快去休息,随即把空调打开,这才拿了衣服进了洗浴间。

  出来的时候,男生已脱了衬衫牛仔,只着背心和余眉给买的灰色棉质的休闲裤当作睡裤,侧着头枕在枕头上,已经睡着了。

  落地窗的白色窗帘被风撩起,在屋里翻飞,阳光时不时照在他的脸上,余眉都有些走不动步,不由的回到床边,看了半晌,才伸手点了点他挺直的鼻尖,算是道别。

  男生似有所觉的伸手抓着她的手指,闭着眼道了句:“别闹……”又睡了过去。

  直到余眉从他手中抽出手尖关上房门,也没有再醒过来。

  余眉事先并没有告诉余妈余爸她要回来,主要是不想余爸过来接,家里生意那么忙,不想再让余爸两小时来回那么跑。

  所以余眉回去的时候,余妈没做饭,而是在和几个业主在打牌。

  家里现在所有的店都有售货员,她早就当了甩手掌柜,平日就是收收钱,点个货,忙的时候帮个忙,剩下就是闲着,没什么事,也跟着学着玩牌,手气还旺的很,别看余妈没什么文化,但脑子好使的很,那精神头,干什么都不亏,连玩麻将都赢多输少。

  余眉看到余妈时,她正翻手清一色糊了,那挑眉自得的表情,眼晴扫着几个牌家的得意劲儿,连余眉这个亲生闺女都看呆了。

  那烫了时下最流行的大卷发,打理的那叫一个漂亮,能不漂亮吗?店对面就是理发沙龙,里面全是帅哥,拿剪子玩转笔那叫一个溜,余妈跟几个业主去了两次,人就长上面了,办了半年会员卡,每天早上去都有人专门给打理头发,给你收拾的一整天都有好心情。

  还有余眉给她买的那些精致的发夹,戴上真是平填气质。

  脖子上黄金项链加红宝石坠,手腕上是金灿灿的黄金镯子,全是余爸给买的,买了一套,花了一万五,黄金衬着余妈的白肤,竟难得不显得欲气,反而通身富贵气,加上整个人比以前稍微丰润了一点,一身衣服配的半点错也没有。

  再加上那豪气推牌的动作,和那无比自信耀眼的神情,就那么容易间脱胎换骨了一样。

  连余眉这个亲生女儿,都快要不认识这个妈了,看着此时,再想想以前抱着弟弟喂鸡时的样,变化大到余眉觉得是不是搞错了,余妈才应该是重生的那一个吧。

  原来要改变一个人的气质气场,只要给她换一个生活环境就够了。

  “小眉?”余妈正在那拿钱呢,这一把,三个闭门,一下子搂了几百块,两套衣服钱都出来了,正喜不自禁的呵呵乐呢,抬眼就看到自家闺女,手里提着包俏生生的站在门口看着她。

  余妈顿时收钱的手一停,“我家闺女回来了!”余妈本来就笑呵呵的神情,立即就惊喜起来。

  四个业主顿时好奇的看过来。

  “这就是你家的女儿?”

  “哎哟,可真会长,净挑爹妈好地方长了。”

  “你这孩子,回来怎么也不事先说一声,好让你爸开车去接你。”余妈也不数钱了,把钱一划拉就推了麻将,“不玩了,我闺女回来了……”

  见几个人站了起来,余眉只得迈进门,半开玩笑的笑道:“妈,我又不是外人,哪还用招呼啊,而且妈,你刚赢了钱就走,以后几个阿姨可不敢再和你凑局了。”

  话一说,顿时连余妈在内,几个人都在笑,四个人里,余眉只认得一个,是对门开超市的那家,其它两个不认识,超市的老板娘富态的很,听着不由摆手道:“哎哟,小眉,要说我还得感谢你呢,你要不回来,我们几个兜里钱可都进了你妈口袋了,今天她的那点子可真好到爆,清一色都让她摸了两回了,再来一回可吃不消,不来了,不来了,改天再说吧。”

  “去去去,你少在我闺女面前给我上眼药,我是肯定不玩了,我闺女回来中午没吃饭呢,不过我闺女既然这么说了,那今天我拆局就是不对,所以补偿你们,请你们到世外桃源去吃一顿,仅着赢的这些钱花,多了算我的,怎么样?”

  “这不好吧?”三个业主互相看了看。

  “哎呀,别婆婆麻麻了,走啦,走走,起来起来,过了村没这店了。”

  世外桃源可是镇上算是高消费的地儿,没个千八百的,进去吃饭都掉价,余妈今儿个手气旺赢了一千二,应该够用了。

  “阿姨,一起去吧,人多热闹,我妈可难得这么大方,平日里没带过我出去过,我这是跟阿姨们沾光了呢。”余眉将包放到里屋,这才走过来挽着余妈道。

  “就是,小时候给她钱,都一毛一毛的给……”余妈说完,顿时引得几个业主忍不住笑她,顺便也就站起来。

  要说,大家在镇上都是做生意的,手里都有钱,没什么服谁不服谁,但余妈不同,不少服的,不为别的,就为人家有个好闺女,上农村的土学校考进了x市的重点高中,单就这个,做家长的没有不服。

  父母没有不想自己儿女有出息的,可是,都一样是教育,从小上好的学校,天天看着作业功课,严加管教的,反而考的一般,成绩平平不突出。

  可是偏偏那些没什么文化,孩子放羊般的养,平时连课业成绩都不过问的,就出好孩子,真就是怪事了,几个业主看到余妈的闺女时,心里都在想,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怎么就能把孩子养的那么好,或者就是人家的闺女自己争气?

  看到余眉和余妈亲亲热热的说话,举手投足又知礼又体面,脸上笑容从回来时就没断过,与人说话柔声和气,有条不紊,不急不燥。

  无论余妈问几遍的问题都不烦,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