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chapter 9(1/2)

加入书签

  不过,在余眉手上的小金鱼颜色变鲜艳之前,进了深水的乌龟不知怎么又回来了,嘴里还咬着个皮带子,不知后面拖了个什么东西,好在水里的浮力好,乌龟借着力左摇右摆的倒也拉了上来。

  余眉蹲下身看着水边的那只长满苔藓的不大的铝箱,模样看起来挺惨的,脏乎乎像糊了一层屎那种,让人十分不想打开。

  但现在可不是嫌弃它的时候,她摸了摸乌龟,安抚下它左摇右摆的脑袋,这才将注意力又放在箱子上,很小的一只,长方形,提了下也不沉,表面坑坑巴巴,似乎是从烂泥里拔,出来的,缝隙填满了污垢,她犹豫了下,也没报什么期望的捞了把海草,拽着断了的皮把手,然后用草沾水在表面匆匆擦了几下。

  露出了表层黄绿色的诱斑,又在水里涮了涮,总算能看清个大概,普通的铝制箱子,上面还有锁,里面锁着什么?可别是什么碎尸断指吧,她这么一想心里真有点毛。

  报纸上经常有这样的变态,不过看看箱子的大小,应该不会是藏尸。

  想了想,还是拣了大点的块石头,对着诱迹斑斑的锁砸了几下,不一会儿锁扣就松了,余眉吸了口气,往周围望了望,近处没什么人,远处有几对侣在散步,她一咬牙就把箱子盖开了。

  一打开,顿时愣了下,里面并不是泡得涨的碎肉,而是一个黄焦焦黑乎乎的壶,整个箱子里垫的绸布都泡烂了,露出下面烂乎乎的海绵。

  这是什么东西?余眉看了看,才伸手小心的把里面的壶取出来,很小的一只,两只手正好能握住的大小,但是造形挺奇特的,像个南瓜,壶嘴还包着南瓜叶,挺精致的一只,上面还有字,余眉对着光看了看,刻着“仿得东菱式,盛来香”的字样,落款鸣远。

  这应该是个茶壶吧,挺小巧精致的,可能是哪个游客在当地买的工艺品不小心掉海里了,余眉也没多想,看着觉得喜欢,就随手用海水将壶身洗了洗,不能泡茶,当工艺品摆着也挺好看,洗完便拣了海边别人扔的宣传纸包了包,打算带回学校。

  回学校半个小时的路程,也不知这壶是不是泡太多水,把报纸都湿透了,还不断的往下滴着,沾到了她一裤角,手上也全是水,下了车,只得赶紧跑到学校门口不远的报厅,买了两张报纸,又跟老板要了个黑塑料袋,然后就把东西放到路边一侧,急忙撕了外层那湿乎乎的纸,打算再包上两层,装袋里提回宿舍。

  结果包的时候手忙脚乱的忘记盖子,一倒过来壶盖就掉了出来,顺势滚了出去,直滚了两米远最后撞到一只白带蓝的运动鞋上,才停了下来,余眉正拿着报纸给壶身擦水,见状忙抬头:“呃……”

  中午的阳光刺眼,仰头看过去的时候就见到了前几天才用淡淡嘲弄眼神看她的那个谭同学,此时他高高在上的站在那里低头看她,光线都像是在他后背镀上了一层金光,有如神祗。

  余眉有一瞬间的失神,然后便见谭慕铭弯下身,伸手将地上那个壶盖拣了起来,不语的拿在手里看。

  余眉有点不知所措。

  以前做梦都想要这种偶然相遇的机会,可是每每都很失望,现在放下了,反而一而再的碰见,虽然她已尽力的解开心结,但是看到这个人,多少还是会有些不自然。

  她擦了擦手站起身。

  可是……

  他要看多久?一个壶盖?

  远处校门口已经有人往这边看了,总不能这么一直站着,余眉想了想,放下了心头那点纠缠的心思,小心冀冀的走过去。

  是直接说谢谢接过壶盖,还是尽量抛去自已曾经暗恋过他这件事儿,以正常的同学关系,打一声招呼,客套一下。

  前者容易,后者有礼,要选哪一个?

  两米才多远,不过两三步的距离,她终于选了一个,抬起头,鼓起勇气,挤出同学间的友谊笑容,道出一句:“啊,好巧,又在这里遇见了,谢谢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