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欲速则不达(1/2)

加入书签

  临焰让开身子,请许成岚进得院内,“我去叫小树起床,然后和姝宁一起去。”

  临焰先叫醒了小树,然后他去叫简姝宁,“姝宁,姝宁,起床了。”

  简姝宁依旧紧闭着双眼,没有任何动静。临焰轻拍她的脸,“懒猪,起床了。”她依旧没有睁开眼睛,临焰一阵心慌,大声叫道,“许成岚,许成岚,姝宁出事了!”

  许成岚听到临焰的叫声,急忙闯进房来,他轻轻扣住简姝宁的脉门,没有脉博,他面上一凉,“怎么没有脉博的跳动?”

  “昨晚上还好好的,紫罗极魂丹的药力作,她全身灼热,我抱着她睡了一宿,没想到刚才我叫她,她居然没有反应。”临焰说话又急又快,他的心跳得又急又快,不知道为什么,他很恐慌,很害怕,他看着床上没有生气的简姝宁,居然产生一种随时要失去她的感觉。

  “你先别慌,我去请教元宝长老,他对丹药与医术都很是精通。”许成岚夺门而出,飘然远去。

  小树惺忪着一双眼睛,站在床边看着临焰,“临焰大哥,主人怎么了?”

  临焰的眼睛通红,声音嘶哑,“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此时此刻的他,六神无主,他一把抱起她,将她揽在怀里,“姝宁,姝宁,你睁开眼,你告诉我,你究竟怎么了?”

  可是简姝宁依旧无声无息,她安静得仿佛睡着了一般,她安静得好像再也睁不开眼睛一般。

  “姝宁,姝宁,你别吓我。”临焰痛不欲生,“要是你死了,我也不会独活,姝宁,我们还要完成共同的梦想,你不是还要修成长生吗?姝宁,你回答我啊。姝宁,你说话啊。”

  “主人,你病了吗?主人,主人。”小树也趴在简姝宁的面前,轻声叫简姝宁,可是根本无济于事。

  就在一灵一妖着急万份的时候,张元宝和许成岚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许师兄!”

  姝宁殿

  小树看到许成岚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主人怎么了嘛!”

  许成岚轻轻抱住小树,右手轻拍他的背,“你主人只是病了,先让元宝长老给她诊断一下。你先别哭。”

  小树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他抬起泪眼,看着许成岚,“主人会不会死?”

  “不会的,不会的,你家主人那么顽强的生命力,怎么会死呢?”许成岚看着泪眼朦胧的小树,心头一紧,只觉得心跳都慢了半拍。

  张元宝拨动一下简姝宁紧闭的眼睑,然后又将手指放在她的鼻息间,探了探还有没有呼息,然后又手抚上她的脉门,他拧起了眉,“你什么时候出她没有呼吸的?”

  “就在刚才,许师兄过来叫我们搬到姝宁殿的时候,我叫她,怎么都不醒。”临焰一脸紧张的看着张元宝,他死死盯住张元宝,唯恐漏了张元宝任何一个表。

  “千年蛇胆,只有强身健体的作用,并且千年王蛇的功力会过度到姝宁的身上,那么究竟是为什么呢?只有百利而无一害啊?难道是撞上了紫罗极魂丹,起了反作用?”张元宝皱着眉头,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许师兄,元宝长老都不知道是为什么。”小树包了一包泪,撇了撇嘴,眼泪又掉下来。

  “小树,别吵,让元宝长老思考一下,小树,别哭。”许成岚为小树擦一擦泪,哎哟喂,心疼死他了。

  “我突然想起来一事,也许,姝宁的身体通过这种休眠状态来调整千年蛇胆的千年功力,将它调整并吸收,然后化解成为自己的力量。紫罗极魂丹作辅助作用,我猜得不错的话,今天晚上入了夜,她还是会高烧不退的。”

  张元宝分析道。“临焰,你要好生的照顾姝宁,并且时时准备一些凉水,为她的额头进行凉敷。”

  “千年王蛇的蛇胆强劲无比,姝宁一时消化不了,所以就好像蛇一样,选择了类似于冬眠的状态来化解。”

  姝宁殿

  许成岚算是想明白了。“意思就是说,姝宁睡几天就会自动苏醒了?”

  “理论是如此的,也许等她完全吸收了,消化了,这些功力,她就会醒了。也许明天她就会醒来,也许三四天之后她才会醒来。这要看她消化吸收的程度了。”张元宝如此说道,“这是因人而异的。姝宁底子薄,并不是从小就修炼,如果依她的资质。从小就修道,肯定要比现在境界高。她二十岁以后才开始进入修道界,这种进步程度,已经十分惊人了。”

  “那如果她一直不肯醒来,怎么办?”临焰颤抖着唇,问张元宝,他经历这多少血雨腥风的场面,可是唯独在简姝宁面前,他无法自持。

  “临焰,那是不可能的。她一定会醒过来的,她对这个世界如此热爱,怎么会舍得永远闭上眼睛?”张元宝试图安慰临焰,他伸出手,想拍他的肩膀,可是临焰却躲开了,他的眼瞳红得吓人,“你别骗人了,你治不好她,就来骗我。”

  “临焰,你别激动。”许成岚拉住临焰的手臂,他的眼中闪动着让人温暖的力量,“相信我,相信元宝,我们一定会尽力,让她苏醒过来。”

  临焰颓然的垂下头,“你们都走吧。我想和她安静的呆在一起。”

  “临焰,带着姝宁搬到姝宁殿吧,那里条件要比这里好,也许适合她的身体。”许成岚的话让临焰又是眼前一亮,“真的吗?”

  “姝宁峰仙气缭绕,灵花异草数不胜数,灵禽走兽更是遍布整座山头,我们现在就开始收拾东西吧。”许成岚居然亲自下手,收拾房间内的东西。

  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好收拾的,不过几件道袍,几本册子,还有一些日常所需品,姝宁殿内准备的都有。

  一切都收拾停当了,他们一行人来到了姝宁殿。姝宁峰通体都是一种淡紫色的石头,好像紫宝石,紫水晶。看样子就好像是一座魔幻城堡一般的存在,好像并不在尘世之中一样。

  姝宁殿

  将简姝宁安顿好,张元宝交给临焰了一枚紫玉石,说是这枚紫玉石是聚魂用的。有助于简姝宁早点醒来,许成岚带着小树儿走了,说是小树儿在这里只会添乱。

  若大的一个姝宁殿,只有临焰和简姝宁两个人。空荡荡的,临焰抱着简姝宁躺在宽大的床上,觉得很寂寞。

  她的脸色依旧很红,整张脸了无生气,平静无波。

  天工长老们倒挺体帖,在大殿的主道上每隔几丈远就搁上一枚拳头大小的夜明珠,所以即使入了夜,这姝宁殿里面,依旧挺亮堂,虽然比不上当日容华大赛上面,柱子上碗口大小的夜明珠,但是也算很不错的了。

  临焰想起简姝宁的那只碎星河手镯,从她的荷包中找出来,然后他嗖的一下钻进

  了紫罗葫芦中,将那手镯泡进了琼浆池中。

  看着那手镯沉了底,他才又钻出紫罗葫芦。

  简姝宁依旧安静的躺在床上,仿佛是一具雕塑一般。现在已经入了夜,他摸摸简姝宁的额头,果然如张元宝所说,她的体温开始上升。

  他端来清水,拿来锦帕,开始为她进行凉敷。

  然后他又和每次她体内的紫罗极魂丹药力作时一样,躺在她的身边,抱住她,用自己的冰凉熨平她的灼热。

  她好像睡得极不安稳,呻吟声不断的自她的口中传出,临焰不知所措的抱着她,像哄孩子一样哄她,“乖,临焰抱抱就不热了。”

  简姝宁的眼睛始终没有睁开,她如此折腾了临焰半宿,才又重新安静下来。临焰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也跟着被她给烫得热了起来。

  临焰觉得自己真的是度日如年。每天都盼着她醒来,可是每天她都不曾醒来。尤其是入了夜,她仿佛是在火焰中生活一般,那体温热得吓人,她的脸上始终挂着红晕,不曾退过。

  已经是第四天了,简姝宁依旧没有要醒来的迹象。临焰怔怔的看着她的脸,然后抱着她闭上了眼睛。

  姝宁殿

  他觉得自己很累,不仅身体累,心也累。每天都在期待中醒来,每天都在痛苦中入睡。张元宝和许成岚每天都会过来一趟。

  但是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过。紫玉石被他摆在了房间里面的桌子上,那石头总是忽明忽暗的,他觉得除了做照明作用之外,也没有其他用途。

  秋风落叶,不知道为什么,容华门的天气居然已经是深秋了。他抱着简姝宁走出姝宁殿,“姝宁,你瞧这秋风多美,我带你去欣赏一下你的山峰。”

  姝宁峰上面,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的石头都是紫色的,看起来到处都是一片紫色的海洋,完全符合女孩子的审美。

  “你天天呆在房间里面,肯定闷的。”临焰又对简姝宁道,其实他知道,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因为完全处于昏睡状态。

  “你瞧,这里有一片树林,这树叶全是紫色的,真的是太奇怪了。不过很漂亮,如果是在人间,怕是永远也欣赏不到如此美景吧。”

  落叶飘零而下,一个俊美的红衣红的男子,怀中抱着一身雪衣的安静女子,怎么看也是一副郎妾意的美丽画面,唯一的遗憾便是,这女子了无生气。

  “不知道过段时间,会不会下雪。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到过雪了。跟随着圣临也前主人的时候,他喜欢躲在山洞中修炼,一闭关便是一年半载的。我想看今年的雪,你能陪我吗?”

  临焰轻吻简姝宁的嘴唇,依旧带柔软的感觉,但是却得不到如同往日一般的热回应。

  “原来仙灵临焰也有如此多愁善感的一面。”一个动听的女声在身后响起,却有几分陌生。

  临焰转了身,却看到一个黄衣女子,正是那日容华大赛的南窗照。“原来是你,有事吗?”

  “听说简姝宁住进了姝宁殿,我便来拜访一下,却未曾想正遇到你一个人在自自语。”南窗照看着闭着双眼的简姝宁,眼睛里有些疑惑,“姝宁病了吗?”

  你终于醒了

  “好吧!我便先回去了,你好好照顾姝宁。”南窗照朝着临焰点了点头,便飞身而去。黄色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临焰的视线中。

  “你瞧,南窗照也走了。”临焰抱着简姝宁也朝着姝宁殿走去,“我好寂寞啊!曾经我以为我终于可以不寂寞了,因为有了你的存在,可是现在,我现,只要没有你,我依旧是寂寞的。”

  他一个人自自语,他走的很慢,仿佛要让简姝宁欣赏沿途的风景一般,他的双眼没有焦距的望着前方,空茫而寂寞。

  一天很快便又过去,夜晚如期降临,临焰又准备好清水和锦帕,准备随时为简姝宁凉,他抱着她躺在床上,不敢闭上眼睛,害怕她痛的时候,她热的时候,他没有现。

  让临焰意外的是,前半夜她一直挺好,体温虽然有些热,但是比起前几天来说,已经算低的了。慢慢的,临焰也闭上了眼睛。

  “热。。热。”低低的呻吟声传入临焰的耳朵,临焰猛地睁开眼睛,坐起身,他连忙看简姝宁,她的额头又被汗湿了,他抬手摸摸,现烫的吓人,他连忙翻身下床去拿锦帕,但是却被一只手给抓住了他的手腕,“临焰,不要走。。”

  他一怔,缓缓的回过头去,他的声音嘶哑得吓人,“姝宁,你醒了吗?”

  可是再也没有人回答他,简姝宁的手还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腕,可是她又重新陷入了昏睡当中。

  他狂喜的将她抱在怀里,“姝宁,没有关系,你能说话了就好,你终于肯叫我一声了。”那样疯狂的惊喜,席卷着他的身心,让他不知所措的高兴。

  他兴奋的像个孩子一样,只差没有喜极而泣,他紧紧的抱着她,他的唇来到她的唇上,轻轻的啄一下,又啄一下。

  她的那声呻吟,给了他希望与期待,让他更加有信心,相信简姝宁一定会醒来。

  你终于醒了

  傍晚的时候。张元宝又来了,同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女子,便是夏歌。

  “姝宁还没有醒来吗?”张元宝替她把了把脉,蓦地一怔,“她恢复脉博了!”

  “有好转的迹象了,是不是?”夏歌坐在简姝宁的床边,轻轻将她脸颊上的线,替她拨弄到耳后,“元宝,我是不是头回见这孩子?”

  “当然了,你问什么傻话呢?”张元宝又撑开简姝宁的眼皮,开始观察。

  “可是为什么我觉得她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夏歌看着床上紧闭着双眼的简姝宁,觉得好生熟悉的感觉。

  “昨夜,她有模糊的叫了我一声,这么几天了,她从来没有说过话。我急忙叫她,可是她叫了我之后,又昏睡了过去。”临焰想到昨天半夜,简姝宁呼唤他的那一声,他依旧心激动。

  “这两天你要寸步不离,守着她,我估计她快醒过来了。”张元宝叹了口气,“人家吃了千年蛇胆,那是强身健体,精神头多得没地儿用,可是姝宁吃了,偏生是昏睡。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我都快疯了,你还有心说笑。”临焰表甚是纠结,他这几天真的是憔悴了不少。“姝宁再不醒来,我怕我也会长眠不起。”

  “临焰,你这做仆人的,还真是尽心尽力。”张元宝蓦地想起了什么似的,表甚是狐疑的看着临焰。

  临焰没有说话,只是表一怔,半晌,他苦笑一下,“她是我的命。你是过来人,你应该懂的。”

  一旁的夏歌颤抖着唇,“临焰,你莫不是。。”她不敢再往下说。

  那是禁忌啊!

  比人妖殊途还要严重的禁忌啊!

  “姝宁不知道,你也不知道吗?那般后果。。那般后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