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无事不登三宝殿(1/2)

加入书签

  魔地神歌

  沐雪光拧眉看着自己的剑被那浩荡的声音给震断,手上突然变出一张长弓,他从背上一抽,居然出现一支利箭,他用力拉起长弓,利箭嗖的一声划破空气,朝着临焰射去,临焰伸指,那箭被稳稳的夹在他的两指之间。

  沐雪光手指抽出十支箭,十箭连,夹杂着呼呼的法力,他狞笑一下,“你可以接一支,我看你能不能接个十支八支的。”

  话音刚落,又有十支利箭被他那长弓了出去,他的箭仿佛有无数支一般。魔地神歌再次响起,可是那些利箭却依旧呼呼生风,并未被这魔地神歌所折损。

  依旧如闪电如游龙般朝着临焰射了过去,临焰一头红未束,在半空中被风吹得乱舞,一身红衣衣袂翻飞,他表严肃,在这一瞬间,简姝宁突然觉得,临焰原来是可以依赖的,可以依靠的,他是她的男人。

  魔地神歌再次响起,可是那些利箭却依旧呼呼生风,并未被这魔地神歌所折损。

  她不知道这种感觉是如何升腾起来的,但是现在就存在于她的心中,暖暖的,让她感觉不是孤单一人。

  虽然她整个人趴在墙上,背后是那宝塔,宝塔下的红莲烨火依旧在熊熊燃烧,但是她可以从那些欢呼声中分辨得出来,临焰肯定又耍帅了,如果是惊呼,那就是临焰有危险了。

  什么时候,她的临焰居然成为了这些女弟子心目中的偶像一级的存在?

  无数支利箭朝着临焰射去,沐雪光面如寒霜,冷冷的看着对面不远处那红衣红的男子,再次拉弓,临焰左躲右闪,右夹右击,他现在拥有了实体,如果是以前虚灵之时,这箭可以直接从他的身体里穿过去,而他不受一丝损伤。

  扑-----的一声响,一支箭没入了他的肩膀,他抬手狠狠的箭拔出来,瞬间一股鲜血自伤口处喷吐而出,痛感,瞬间传遍全身。他一咬牙,手指间又夹到了一支箭。

  临焰受伤

  可是他在半空中躲闪的身形已经稍嫌迟钝,与之前灵动的身形相比,差之千里。

  “扑”又有一支箭射中他的左腿,他身形一顿,沐雪光冷冷的看着他,十支利箭带着法力呼啸而去,扑扑扑几声,居然十箭全部没入他的身体,他怔怔的看着没入自己身体的数只利箭,他抬手,狠狠的将这些箭一支一支拔出身体。

  血,渐渐的了他的衣服和身体。滴滴达达的跌落在地上。他摇摇晃晃的朝着沐雪光走去,他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红瞳,台下的尖叫声就没有停止过。

  “临焰,你受伤了!”

  “临焰,你是无敌的!”

  甚至夹杂着哭声,“临焰要是死了怎么办?”

  “胡说,临焰是仙灵,不会死的。”

  而让简姝宁意想不到的是,宝塔下面灼灼燃烧的红莲烨火居然越变越小,越变越小,她的心里一片慌张,“临焰,你在哪里?临焰,你说话!”

  她的心跳得很快,她的心头是从未有过的紧张,那种不可捉摸的,仿佛临焰随时会消失的恐慌感觉,让她几近疯狂。

  “我在,我还没有死。”临焰看着沐雪光,轻声的对简姝宁道。他一步一步的走向沐雪光,他一路走过去,柱子之上,留下了长长的一串血迹,鲜红的血,看起来触目惊心,“沐雪光,我再告诉你一次,姝宁没有杀薇白。信不信由你。但是,我是一定不会让姝宁死在你手上的。”

  沐雪光惊诧的看着近在眼前的临焰,“你放弃吧,你杀不了我,就救不了简姝宁。薇白死是事实,蓝雪自小与薇白姐妹深,根本不可能杀了薇白。让大家评评理,手足残杀有可能吗?”

  他自然是选择信任沐蓝雪,他们沐家已经失去了一个女儿,不能再失去另外一个女儿。“你忠心护主,我很感动,但是简姝宁今日,一定得死。”

  “你放!”临焰打断沐雪光的话。

  临焰受伤

  “你放!”临焰打断沐雪光的话,“她不是我的主人,她是我的女人!什么狗主人,你懂个?”

  沐雪光一怔,他根本没有想到临焰会讲如此粗话,他一向是温文的,虽然沐雪光甚少见他,但是印象里临焰是一个很沉稳的人。他想了想又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但是今天简姝宁一定得死!门内有规定,想切磋比武的弟子可以上执刑台,今天就是掌教至尊来,也阻止不了我杀简姝宁的心。”

  沐雪光说得斩钉截铁,他甚至不敢向父亲沐承空汇报这件事,他怕父亲难过,他要杀了简姝宁,带着她的头颅回去向父亲请罪,是他没有照顾好妹妹。

  但是临焰的话,却成功的在台下激起了千层浪,“天啊!临焰居然喜欢简师姐!”

  “天啊!我们没有机会了!”

  “即使他不喜欢简师姐,我们也没有机会吧?人妖殊途。”

  简姝宁的眼泪叭哒叭哒的掉下来,虽然临焰与她彼此从未说过此类的话,但是她早已经将临焰当做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她可以感受得到临焰此时的虚弱,不,她一定要阻止他继续下去,“临焰,你给我回来!回来我的脑袋上来!你需要休息,不要,不要!”

  她嘶哑着嗓子叫道,因为哭泣而鼻音浓重,“不要和他打了,临焰!”

  临焰一怔,“你哭了?”他低下头,轻扯出一丝笑意,不知道是甜笑,还是苦笑。他表怔忡的看着沐雪光道,“你知道吗?仙灵这种存在是最忠心的,比器灵和道灵都要忠心,但是我跟姝宁有更深一层的关系,因为我们是夫妻。”

  他的嘴里溢出来一口血,他抬起袖子狠狠的擦掉,“我们是不会分离的。我今次没有胜你,救不了姝宁,是因为姝宁还太弱,但是我的能力远远不在如此。”

  “你说这些都没有用,我依旧不会放过她。”

  沐雪光依旧表清冷,不知道什么时候,天上开始飘起了雪花。

  感觉不到你

  纷纷扬扬的雪花漫天飞舞,冷风如刀,打在人的身上脸上,凉气沁人。但是台下的人都没有因为下雪而离开,都怔怔的看着浴血而立的临焰。

  他任雪光打在自己的身上,上,他的表是前所未有的哀伤,“不管你放不放过她,都无所谓了。”

  他深深的看一眼被那宝塔所压的简姝宁,然后众人只看到一团火焰瞬间而起,妖艳而诡异,就在众人怔忡之间,那团火焰便轰的一声撞向了那宝塔,不知道是火焰力量太强大,还是宝塔太脆弱,然后所有的人只听到一声大叫,“红莲自爆!”

  然后轰隆一声震耳欲袭的声音,瞬间传遍了容华门每一个角落。

  “是什么在响?”正在打座的芙问蓦地睁开眼睛,问身边的南窗照。

  “不知道,听声音仿佛是从执刑台上传来的。”南窗照微微拧了眉,“要不要?”

  芙问轻轻点点头。

  伴随着简姝宁一声凄厉的“不!”-------的尖叫,而那团火焰与那宝塔瞬间便爆炸成一片片,一阵烟尘骤起,在这片烟尘之中,宝塔的碎片缓缓的飘浮在半空中,然后落在地上。

  简姝宁呆愣愣的看着面前那些宝塔碎片,两行热泪爬满了脸,她声音颤抖,双手在空中一阵乱抓,“临焰,临焰,你在哪里?临焰,你回答我?你在哪里?我完全感觉不到你。不------你不要死,你不能死------你不是说过,你死我死,我死你死吗?原来全是假的。原来你死了,我还可以活着。。”

  她颓然的跪坐在地上,哭喊着临焰的名字,“你不是上古时代流传下来的烨火吗?不是万火之源吗?你为什么会死?你不是可以活无限的生命吗?”

  她在脑海中搜索临焰的气息,可是没有,一片空荡荡,脑袋之中根本没有临焰的任何一丝感觉。

  沐雪光呆住了,势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感觉不到你

  他没有想到,临焰居然会自爆灵体。自爆,便等于自杀,将敌人杀死的时候也杀死了自己。

  看着简姝宁伤心欲绝的样子,他突然觉得,她不过是一个失去了爱人的可怜女人。他想痛下杀手,一掌将她毙命,可是却怎么也下不去手。

  漫天的大雪,铺天盖地,如同鹅毛一般,扬洒而下,雪中有一个女子,因为痛失爱人而悲痛欲绝。

  此此景,让闻者落泪,听者动容。

  “没有想到,简师姐原来也是这么爱临焰。”

  “临焰又酷又帅,是女人都会爱上他的吧?”

  “可惜了,临焰呢?”

  “他去哪里了?真的如简师姐所说,他死了吗?”

  “那么老天爷就太残忍了。”

  简姝宁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走到沐雪光面前,她的眼睛又红又肿,后背上全是伤,那是被宝塔碾压出来的伤,因为被灵器所伤,所以伤口愈合得慢。“你满意了吧?你得意了吧?我还我的临焰,你还我临焰!”

  她抓住沐雪光的领口,不停的摇晃捶打着他的身体,“我恨你,我恨你!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人像临焰一样,对我这么好。从来没有人。从来没有。”

  她哭得太痛,居然由捶打沐雪光,变成了趴在他的怀里痛哭,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她哭得险些晕过去,沐雪光有些不知所措的任她打任她骂,任她哭,任她抱。

  他明明是要杀了她的,在这一瞬间,他的心却莫名的被触动了,柔软了,疼痛了。他想到了沐洁纯。他对她的爱是自私的,是掠夺的。而简姝宁与临焰的爱是两相悦的。

  他突然在简姝宁面前,自惭形秽了。

  “姝宁”一声轻浅的呻吟声,传进简姝宁的耳朵里面。她蓦地一惊,抬起痛哭的双眼,“临焰?是不是你在叫我?你在哪里?”

  她一把推开沐雪光,沐雪光被她得有些踉跄着后退了两步。

  感觉不到你

  她疯了一样到处在柱子之间穿棱寻找,“临焰,你快回我的话啊!我感觉不到你!”

  是谁?一直在呼唤自己的名字?那声音熟悉的让人心疼,那叫喊嘶哑的让人难过,好困,好想睡,可是那声音一直在叫自己,临焰勉强撑开眼皮,他竟然是微笑了一下,除了她在叫自己,还会有谁会用这么激烈的方式呼唤自己?

  天上的雪下得好大啊!

  落在脸上凉凉的,他想抬手抹去脸上的雪水,可是却没有一点点力气,手是怎么样也抬不起来。

  他大口的呼吸一下,觉得胸口都疼得让他想叫出声来,可是他却叫出声的力气也没有。好累,好想睡觉,他听到一阵又一阵的哭声,那样难过的哭声,天地间只有那让人心痛的哭声,伴随着雪花落地的扑簌簌的声音。

  “你怎么那么爱哭?”他在心里想道。他又忍不住笑了一下。可是这一笑,又扯动伤口,他疼得整张俊脸都皱了起来。

  一张熟悉的脸映入自己的眼帘,哭得红肿得眼睛,鼻子也红红的,她看到他,眼睛又止不住的掉下来。她刷的一下撕开他的衣服,检查着他的伤口,他看到她手忙脚乱的取出了金创符,为他疗伤,点点光茫闪过,可是他的伤口依旧在流血,那金创符对他根本不管用。

  她哭得更凶了,她跪坐在他的面前,她甚至不敢将他抱在怀里,怕因为挪动,而加剧伤口流血的速度。

  “你哭得像只红兔子,眼睛和鼻子都是红的。”他在心里想道,可是他张嘴想说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你不要说话,我听得到。我听得到。”

  简姝宁六神无主的看着临焰,“你告诉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才能救你?”

  她在西面柱子后面找到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临焰,“我以为,我以为你随着宝塔灰飞烟灭了。”她双手颤抖,她看着他身上的伤,数十只箭刺的伤口,血流成河,她甚至不敢碰一下。

  倾尽一切只为你

  她掏出金创符,为他疗伤,可是也不管用,那箭上面有法力,而他体质特殊,不是人类的体质。如果只是普通的箭,根本对他构不成威胁。

  她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他消失在自己面前?

  “我甚至没有力气钻回本体红莲火焰符中。怎么办?我觉得我要死了。”临焰苦笑一下。“别哭了。你哭的样子丑死了。”

  “你不能死,我不会让你死的。我怎么可能让你死?”简姝宁用衣袖擦擦眼泪,“你忍一忍,我带你去找掌教至尊,他一定有办法的。你不会死的。”

  眼泪仿佛没有尽头一样,又掉了出来,“眼泪怎么这么多,我不想哭的,简姝宁是坚强的女人。简姝宁不可以哭。该死的。为什么眼泪这么多。”她有些生气的说,可是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眼泪就跟决了堤的洪水一般,不停的往外漫出眼眶。

  “姝宁。。”一声熟悉的声音响起,简姝宁回头,一看来人,她哭得更凶了,扑通一声跪下,“芙问师姐,算我求求你,你救救临焰吧!”

  她又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她抬起头,额头都磕破了皮,可见她磕的有多用力。

  临焰闭上眼睛,又缓缓的睁开,他想说我不值得,可是他却说不出口。

  “这世上只有你值得我倾尽一切,只有你一个人。临焰。”简姝宁在心里面回应他。她语气绝决而坚定。“今生今世,只有你。”

  “不是我不肯救他,而是他自爆,无人能救。”芙问心疼的想将简姝宁搀扶起来,可是简姝宁死活不起来,“芙问师姐,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你骗我的

章节目录